天津大港区体育教师王云财因坚持信仰九次被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天津大港区体育教师王云财因坚持信仰,九次被迫害,受尽折磨。长达七年的迫害,使王云财不仅失去了工作,还失去了美好的家庭,给他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

王云财是原大港区石化三小的体育教师,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的他品德高尚、工作兢兢业业,取得诸多优异成绩,曾获“优秀教师”称号。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王云财因坚持晨炼被大港分局非法拘留七天。因他在邪恶的高压下仍不放弃自己的信仰,恶警们就唆使犯人对他进行折磨,不让他睡觉;在炎热的夏天强迫喝开水而后穿上皮袄做俯卧;长时间固定姿势不准动,期间恐吓威胁、殴打不断。使这个纯朴、刚强的热血男儿第一次亲身体验了自吹“伟、光、正”的恶党政府对无辜善良人的迫害,给本人及家属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

走出牢笼后王云财只身来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恶警绑架没收了身份证至今未归还。后被原石化公安处绑架到大港分局。因绝食反迫害被送进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恶人们把他绑在床上强行灌食和输液。原石化公司培教中心的刘秋伏、胜利街派出所的恶警察胖刘及精神病院的主任诱骗家属在一张精神病的诊断书上签字,被家属拒绝。在极度恐怖的精神病院一个星期后,王云财被送回看守所,却发现钱卡被一个外号叫野狗的牢头里外勾结花掉七、八百元,而且被逼進精神病院的医药费全部由他自己承担。恶党妄图通过经济上施加的巨大压力逼王云财脱离大法。结果徒然。

第三次遭迫害是由于他在公园里晨炼,大港区恶警绑架并拘留他十五天。时逢过大年,使亲人不能团聚,给家人造成严重的精神伤害。

第四次遭迫害是因为逐级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关押在大港公安分局看守所。因绝食抗议遭野蛮灌食。又因抗拒灌食被单管教、李殿刚打耳光。

之后,又以他在过年期间与朋友聚会、一起吃饭、说话被说成是“非法串联”,“扰乱社会治安”,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被送劳教时,李殿刚又以教学费为名骗取三百元现金。

在天津双口劳教所,王云财更是受尽折磨。为了让他放弃修炼,恶警们对他威逼恐吓,唆使犯人用棍棒打他;用电棍电击;长时间不让他睡觉;睡觉时把他一个一米八多的人塞在床底下;长时间奴役劳动;强迫听诋毁大法的录音等等迫害,由于吃不饱、睡不好身心遭受严重的伤害。

第五次遭迫害是在天津被恶警绑架。天津市610的恶警穆瑞利、老米等,将王云财扒光衣服吊起来毒打,并对其性器官进行侮辱。一个被叫做科长的恶警用手指着鼻子说:“我就是你们说的恶警”。这次王云财又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由于长期受精神迫害和肉体摧残,王云财感染了肺结核,故两次送劳教拒收。在此情况下他被转送大港分局看守所关押四个月。大病未愈,又被送進板桥劳教所。经绝食抗议并写抗议书,七个月后才允许保外就医。

保外就医三个月后,恶党召开十六大会议,他第六次遭迫害。被胜利街派出所恶警上报材料收回劳教所。

第七次遭迫害是在接孩子回家的路上,走到四区高层下,被王金堂、王春和、张磊、王付军等七、八个胜利街派出所的恶警围住打的遍体鳞伤,而后被绑架。后非法抄家,又送回劳教所。

在饱受精神压力和恶人的唆使下,王云财的妻子提出了离婚要求。王云财在承受无数肉体与精神折磨的同时,又遭受了失去亲人的巨大精神痛苦。

第八次遭迫害是王云财回家看孩子,被原石化公安处的张刘锁得知,他便协同培教中心纪委书记张浮生到王云财的父母家进行骚扰,无理取闹,并让其父母打骂他,遭到了王家父母的痛斥。二人怀恨在心,出于报复,上报材料借开两会将王云财强行收监。

王云财虽屡遭迫害,经受无数磨难,他心里想的仍然是受谎言毒害的众生。为了让农民了解大法真相,他到农村去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遭绑架。由于身体状况级差,被判三年劳教监外执行。这是他第九次遭迫害。

请善良的父老乡亲们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对善良人的无端迫害,对正义的支持就是在给您自己造福。

善恶有报是天理,目前,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纷纷遭恶报,胜利派出所的恶警张磊已经遭恶报成终身残废。这是那些参与迫害者的前车之鉴。劝那些至今还在执迷不悟的恶人们赶快悬崖勒马,挽回给大法、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