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实做好三件事 先生改变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我得法已经五年了,但前些年由于开书店忙于生计,都处在带修不修的状态,加上家人并不修炼,所以直到前年秋天收掉书店以后,我才从新走回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行列。半年多前成立了当区的明慧假日学校,并提供该场地作为电脑教室讲真相用,也大约与此同时加入了台湾刚成立的天国乐团,参与了许多相关的洪法活动。

不修炼的先生看我对大法的热衷投入,总提醒我不要过热,认为我就是炼炼功修修心性就可以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活动要参加?当知道我用电脑在向大陆同胞讲退党、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他更误会我们是在搞政治!……几次我想向他说明,他都不愿听,等到后来我進一步参加了天国乐团,他更不能谅解为什么法轮功会有乐团?他认为这功法教人修炼就修炼,搞什么乐团呢?……后来我只好用传纸条的方式,委婉的告诉他一些真相,但他还是没办法一时接受。

当时每当我上电脑讲真相或练习乐器比较晚回家时,先生都不高兴,我知道这是我的业力和邪恶的干扰,因此并没有跟先生起矛盾,反而对先生更好,语气更柔和,另一方面我也针对他背后的邪恶、邪灵发正念。这样在短期内虽然并没有看到什么明显的效果,但慢慢的他也就不再管我了。……每当我思及先生他是个很好,心性也很高的人,想到他也是要来得法,却因为固有的观念、执著心,让自己迷失在此的时候,心中都感到沉痛。而他自己可能也隐约感到跟大法的缘份,却因为安逸心作梗,而不愿意直接走入大法来修炼,婆婆为此劝了他几次,他总是回绝。我暗想是否因为业力轮报还在起作用,加上自己也不够精進,学法太少,以致没办法改变现状呢?

读师父二零零六年各地的讲法,看到师父一直告诉弟子要多学法,多学法,在《致澳洲法会》的讲法里也一直强调:「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那些在救度众生、证实大法中做的好的、变化大的地区,一定是大家法学的好。」所以我悟到自己要更认真的对待法,提高自己的心性,做好三件事,才能使他真正被救度。

因为我认真的对待这件事,也许他的缘份也到了;在去年底他们公司裁员,他也被强制优退,变的比较有时间看书。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安排他要来得法了,我于是找机会慢慢告诉他未来即将法正人间的事,当下他非常不相信,不久我拿师父的经文《大法之福》让他看,他半信半疑的到网路查资料,当他查到玛雅文化和圣经预言,加上他先前对佛学的认识,他开始主动来问我问题了,而他问我的许多问题也都是我最近看师父各地讲法时看到的。

我知道他已经相信了,就常把大法的经书故意放在桌上,希望吸引他的注意,结果他真的开始看了,甚至也从新把《转法轮》拿起来看了,在很短的时间内他就这样看了很多大法经书,就这样他不再干扰我了。可是他的怕心还很重,他心里虽然明白这是我应该走的证实法的路,却仍然不肯答应我参加天国乐团去香港的游行活动,以要和我翻脸的字言,反对我参加。

遇到这样的状况我心里很挣扎,便向内找是不是应该要加强对他发正念和加强再学法,以提高自己的心性来改变他的心意呢?想不到这一次我主动承办的明慧学校三天两夜小弟子精進学法冬令营,会变成这件事情的转机。当冬令营第一天晚上把住宿同修安顿好,回到家再把家事处理好后已经很晚了,当我躺下来要睡觉时,却发现全身热到不行,很清楚的感觉到是法轮从头到脚在旋转,通透全身,整个晚上一遍又一遍的,转的我整晚都没睡。那时真的很感动,感谢师父帮我清理身体,一直到清晨四点钟我又起来学法,然后再到明慧学校冬令营的场地和当天早起的同修一起发正念和炼功。

而在冬令营活动期间,我看到有一些小弟子就算在严重的消业状态中,都坚持把课程上完,让我自己向内找时感到惭愧,发现自己真的不够精進,不应该再以任何理由或借口解释自己没把功炼好、没把法学好、没把正念发好的原因。当隔天午休时,又一次的热流通透全身,这次就象自己要爆炸一样,而且很多思绪不断涌入,很多的法理在刹那之间都明白了,以前看过的法也都浮现上来,真实的意义瞬间也明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勇猛精進,所以当活动结束后,虽然我已经筋疲力尽,隔天还是坚持到炼功点炼功。

当整个活动结束后回家时,我看到了先生时让我非常感动。因为先生他一直想要把头发留长,劝他好几年他都不愿意剪,当我看到《在悉尼讲法》中师父提到:「现在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很长的头发………」这一段法理时便想告诉他,希望能劝他剪掉,可是却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机会;就在办冬令营的第二天,他告诉我有人把他当女生呢,我便趁机告诉他这段法理,虽然当时他还反驳我,甚至在冬令营的最后一天我在看第九讲时,我还走神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再度把《在悉尼讲法》这段法理拿给他看,让他把头发剪掉!没想到当我回家时,他已经是短头发了,当时我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对法更坚信了,那天晚上就寝时我和先生深谈到清晨四点半,他不但静静听我这几天的心得,师父也一再给我智慧,让我有源源不断的思绪和他对谈,同时说服他让我参加天国乐团香港游行的活动。先生终于放下他执著的心结跟怕心,终于不再反对了!从我加入天国乐团后,我的大女儿也从新走回大法修炼的行列,家里的环境也更溶洽了。从我成立地区明慧学校并主动承办这几次的小弟子营队以来,我回家时看到先生的大转变、小孩和婆婆的转变,让我对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伟大是无法言表的衷心感谢!

我要再一次的感谢师父,感谢这一路走来,天国乐团的伙伴和明慧学校的小弟子,以及协助过我的大小同修,感谢你们让我提升那么多,那么大,也谢谢每个同修在我有矛盾时给我的指正,我要再一次说能修大法真的太殊胜了,更感谢在这其中赐予我一切的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