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笑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阿静和玉儿是大学时代最好的一对朋友,是曾经在青春的困惑中一起迷惘过、一起为爱痛哭过、一起追问过生命意义的永远的朋友。

大学毕业后,玉儿去了北京,阿静留在了当地,在一家很大的合资企业工作,薪金优厚,生活无忧,但物质的丰富并没有带来心灵的富足,相反工作的压力和现实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争斗越来越使阿静厌烦。玉儿去北京后生活也很优越,但精神生活的空虚却是无论在怎样的大都市的繁华和斑斓中都无法填补的。偶尔她们会写写信、通个电话,谈的还是对生命意义的追问、对人生的困惑,岁月的流逝和环境的变化并没有给人生一个满意的答案。

直到有一天,阿静读到了《转法轮》,修炼了法轮功。阿静的生活和生命被彻底的改变了,阿静变得积极、乐观、变得平和、淡泊。而电话的那一端的玉儿却还在叹息和无奈,阿静知道玉儿也不是随波逐流的人,生命的深处也有对人善良本性的渴望,所以才会在现实和心灵之间辛苦的挣扎着。阿静很想让玉儿也学大法,但玉儿有点固执……。

时光荏苒,再次在电话里听到阿静的声音已经是二零零一年的过年前了,那时阿静刚刚从劳教所出来,玉儿在电话里问:“你还好吗?”阿静说:“还行。”玉儿说:“我过年回来看你。”阿静说:“好。”就这样简单的几句,却包含了太多的东西。

见面的时候阿静显得有些憔悴,瘦了很多,但精神很好,平静的面容中更多了几分成熟与坚忍。

“后悔吗?”玉儿问,“不,为什么后悔?”阿静答。

玉儿问:“失去了这么多,受了这么多苦,值得吗?”阿静笑了笑说:“值得。”玉儿说:“我觉的你变了很多。以前你是个心很软的人,父母有一点点不舒服,你都会很紧张,对父母体贴备至。而现在你却能为了你自己的信仰而伤害他们,让他们为你担惊受怕,让他们为你以泪洗面,你觉的你做的对吗?”

阿静的面容也变得严肃起来,沉吟了片刻,她慢慢的说:“我知道这是很多人都有的想法,而且是很多法轮功修炼者的家人、亲属、朋友、同事的想法,也是使他们中的有些人对法轮功由理解同情转变到对其不解甚至反对的原因。说真的,在我决定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为我们的师父喊冤之前,我的思想也在这个问题上激烈的挣扎过。我知道我此去的后果,我知道我会失去工作、面对牢狱。但最让我放不下的还是我的父母,我知道他们会很难过,会很担心,会受到很大的伤害。但是你冷静的想一想,伤害他们的真的是我吗?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我们明明知道电视、广播、报纸上对法轮功的报道都是假的、是最恶毒的谎言,我们在实践中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知道师父是清白的。我们怎么能不站出来说明真相呢?难道在这种时候躲起来明哲保身就是孝顺,就是有情有义了吗?按照你们的想法,要我们在家自己炼,不敢说一句真话,那我们还修什么真啊?如果真理是可以随着强权、利益和压力而任意改动的标准,那还是真理吗?那真理也就不珍贵了,还能值得历史上那么多的仁人志士苦苦求索了吗?”

阿静深吸了口气,接着说:“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们本身就是受迫害的,而我们的家庭也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但伤害我的家人的不是我,而是这个邪恶的党,它不但迫害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庭,而且还把这一切嫁祸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这是何等的恶毒?我给你举个例子吧,还记得文革时有很多人被打成右派、反革命吗,这些人的子女都被称为黑五类,并受到了株连,同样遭到了迫害,其中有些子女怨恨自己的父母,怨恨是因为父母成为了右派而害了他们,毁了前程。你不觉的荒唐吗,他们的父母本身就是受害者,这一切难道不是迫害他们父母的共产党干的吗?那么今天的事情不是一样的道理吗?”玉儿没有说话,陷入了沉思……。

当又一个春天到来的时候已经是二零零五年的三月了,这一次阿静有机会出差到北京,并住在了玉儿家里。收拾停当之后,已经入夜了,两个人躺在床了,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那时候在同一寝室里,八个姐妹彻夜长谈是常有的事。当寝室中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剩下仍不舍得睡的总是阿静和玉儿两个。

“还是喜欢静夜?”玉儿问,“是啊,喜欢在这样静的夜里看看书。”阿静回答道。“最近在看什么书?”“还是《转法轮》。”“我也在读。”阿静惊奇的几乎跳起来,“真的吗?”“是的,一个朋友在动态网上了解了法轮功,觉的很好,建议我也看一看。”“但我觉的看不太懂,不能理解,有点玄。”

阿静笑了笑说:“以你的文化知识,看不懂是不可能的,我想你是不敢相信。我们从娘胎里出来接受的就是无神论的教育,以至于我们认为无神论是我们天生就有的想法。试想一下,如果我们不是生活在中共的社会,而是出生在西方国家,一出生就接受神职人员的洗礼,我们一定会相信有神的存在。”

“至于你说的不能理解,释迦牟尼二千五百年前在印度讲的佛法,今天的常人能一下子理解吗,就是当时的出家人也是要尽其一生去参悟的。”“佛法是更高的科学,如果人人都能理解,人人都能相信,那就不珍贵了,所谓‘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也就是说,一个悟性很低的下士闻到了佛法,一定大笑是迷信,一定不肯相信,这是很正常的,如果下士都能接受的法理,那一定就是平常之理,也就不能称其为佛法了,对吗?”

“而且如果佛法那么容易理解,那么容易找到,那么,唐僧师徒就不必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去西天取经了。”“所以我劝你别因为一时的不理解而放弃,不带任何观念的多读几遍,你会渐渐理解的。到那时也许你就能理解为什么释迦牟尼为了修道而放弃了印度太子之位,为什么耶稣为了拯救世人而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还有就是今天的法轮大法弟子为什么能够为了自己的信仰在中共如此残酷的打压下依然不屈的抗争。”“历史告诉我们修炼就是要经历磨难,历史还告诉我们不管经历多少磨难,真理必胜,正义一定会战胜邪恶。”玉儿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那一夜,她们聊到很晚,阿静给玉儿讲了很多,讲到了许多中国人听不到的外面真实的信息,讲到中共邪恶的本质,还原了历史的真正原貌,讲到了《九评》,讲到了三退……。

几个月后,玉儿来了电话,她说:那本书我已经在看第三遍了,还有就是要告诉你:我退了。阿静知道玉儿说的是什么,她开心地笑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3/148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