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

  • 喊“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 法轮功是真的好!

  • 哥哥支持大法得福报

  •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们”

  • “我要赎罪”

  • 喊“法轮大法好”得福报

    一天,朱某下班后,吃完饭后忽觉头晕目眩,全身红肿,嘴也肿起了老高。其父见状就叫他躺下,心念“法轮大法好”,他就照做了,十多分钟后,嘴上的肿就退了,全身也感觉舒服多了。

    又一天朱某去上班,行至东环路时,一面包车直冲他而来,当时情况危急,心想这下完了。忽然他想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喊声把路人都惊动了,只见那辆面包车“咯噔”一下猛的停住,朱某脱险。


    法轮功是真的好!

    我姓王,五十多岁,在一家污水厂工作,夏天可以,冬天到处是水,时不时有人被摔伤住医院的。前几天,我在夜间干活时,连人带手推车摔倒在冰上,我顿感眼前金星乱转头晕,心脏好象要跳出来一样,浑身出冷汗,四肢不会动,想爬爬不起来,想喊人出不了声,我因心脏不太好,当时就想:完了,深更半夜的,周围没有一个人,等死吧。

    突然我想起以前有人告诉我说:“有危难时,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得救。”从前我不相信,现在没办法了,只好试一试,我心里一遍一遍的念,感觉四肢能动了,头也不怎么晕了,心慢慢平静下来。后来我干脆盘腿念,奇怪的是感觉在冰上坐着没觉的太凉,我知道是法轮大法在救我,真神了。

    又过一会,我站起来,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通过这事我真信法轮功了。从此我常念“法轮大法好”,并佩戴法轮功护身符。希望那些和我一样不太相信大法的人,不要认为是迷信,法轮功是真的好!


    哥哥支持大法得福报

    我哥哥是河北故城县某村一个勤劳、善良的庄稼人。自99年7.20恶党迫害大法以来,我们全家因去北京上访,回家后邪恶绑架我至洗脑班迫害,我的孩子被当地学校拒之门外,剥夺了孩子的学习权利,丈夫也因此被邪恶非法劳教。

    在邪恶势力的压力下,亲戚们纷纷劝我放弃大法,向邪恶妥协,有的不明真相的还骂我傻,认为跟政府对着干是没好下场的。只有我哥哥没有数落我一句,反而支持我对大法的信仰,因为他看到了我们一家自修炼以来所发生的种种美好神奇的变化:身体变好了,心情舒畅了,家庭和睦了,生活也越来越好了。

    《九评共产党》发表出来后,我拿给哥哥看,并给他讲恶党为迫害大法所编造的谎言和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大法在国外洪传的盛况以及世界各国对大法的支持,哥哥很认真的听着,并主动提出退出恶党的邪恶组织。哥哥还主动向我要了一些真相资料和《九评共产党》,说带回去挨家挨户地分发给本村和附近村子里的人,让更多的人看清楚恶党的真实面目,脱离邪党组织。

    我给哥哥的护身符,他时常带在身上,并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不,哥哥得福报了,身体越来越硬朗了不说,特别是今年,同村的人家地里收成都很一般,但哥哥家不论是种的西瓜、辣椒,还是棉花、玉米、小麦,都获得了大丰收,收入是去年的翻倍。我问哥哥:“知道这是为啥吗?”哥哥也很疑惑,觉的奇怪。我告诉他:“一份真相资料就是一座金山、一座银山,你发出的真相资料,让被邪党谎言蒙蔽的人明白了真相,他们就有了得救的机会,你这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这是大法给你的福份啊。”哥哥恍然大悟,连声称是。


    “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们”

    几个月前,一位大法弟子给湖北麻城市一个张老板讲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临别时赠给他一个护身符,并告诉他天天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会在危难关头逢凶化吉,平安吉祥。从此张老板把护身符紧贴在身,天天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

    2006年12月26日,张老板和司机等三人乘小车到平堵山周老板处联系业务并收欠款。业务联系完后,周老板设酒菜招待张老板一行。酒逢知己兴致浓,他们共喝了三瓶酒。酒足饭饱后张老板他们乘车,选择从平堵山到三河口至麻城路线行进,位于公路东边是一个池塘,公路西边是一个有四米多高的深岸,车突然打歪,开到了深岸边歪了,幸亏前边一棵杉树抵住了车子,再往前一点就翻到深岸下面去了。出事时间大约是下午三点左右,虽然车歪了一边没有翻下去,可司机吓得面如土色。张老板急忙打电话请周老板带人来帮忙把车子拉起来了,
    车上三人安然无恙。

    张老板事后说:“我非常感谢法轮功,如果我身上没有法轮功的护身符,车翻到岸下面我们三人就没命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们。”


    “我要赎罪”

    今年12月12日有一个串门的人来我家说:“你看看这张纸条上的字看的清吗”?我说:“看得清,你不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的吗”?他说:“我真的很服气,你们炼的法轮大法就是好。”我说:“好处多着呢。”他说:“有人告诉我‘法轮大法好’,我就念‘法轮大法好’,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感冒了。”我说:“你常念‘法轮大法好’不但不爱生病,全家人也跟着受益,而且幸福平安。”

    接下来他很严肃的说:“乡政府人员指使我们几个人晚上看着炼法轮功的、贴传单的,谁举报一个,他们说给谁两千元钱。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别说他们给我两千块钱,他们就是给我两万元钱我也不举报你们。我把传单揭下来都收起来了。”

    我说:“孩子啊,撕毁传单是要遭报的呀,那些传单都是救人的,乡政府这是拿钱买你的命啊。”他说:“我不撕不行啊,他们拿钱雇着我们哪。”我说:“撕了传单不但自己遭报,还要连累全家哪,花多少钱也买不了一条命啊!”他说:“哎呀,我怎么不知道还要遭报呢,你快给我点大法传单和资料,我再贴上行不行 ,我要赎罪。我不听共产(邪)党的指示了。”我说:“你告诉我你住哪里,等我找到传单后,我就放你门口了。从现在开始,你别再和他们迫害法轮功了。老天要灭中共了,你们家里有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的,该退就退了,退了保平安。”他高兴的说:“好,好!”晚上,我把大法传单送到了他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