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在寒风中灿烂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纽约的天气逐渐的一天冷过一天,寒风在萧瑟的夜色中肆虐无忌。看着这些从我眼前匆匆而过人群,我的脑海浮现出师尊多次讲过的话,这世界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我想,这其中的许多人或许正在等待一个被救度的机会呢!于是我的内心就充满了神圣感,寒冷的感觉也不再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快乐和幸福感。

当我今晚又一次匆匆赶到林肯艺术中心,已是七点过五分了。一个多月之前,我就差不多每晚都在这儿把新唐人新年晚会的信息传播给有缘人。除了周日之夜外,林肯艺术中心每晚都有好几场演出。大都会歌剧院,纽约芭蕾舞剧院,林肯戏剧中心,以及众多的林肯影剧院,都林立错落在这个建筑群中。从大纽约各地汇流到这儿看演出的观众,在相当的比例上,代表着西方社会有地位的白人上流阶层。

二零零五年的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就在这儿表演,所以我对这个地方是不感到陌生的。但在我无数次的来纽约参加大法活动的经历中,却未曾踏足过这儿。这次来纽约,又一次遇到老朋友达莲亚,她来自以色列。尽管她年过七十,但是每次我来纽约,我们总是有缘碰在一起做大法的事。这次一见面,她就告诉我到林肯艺术中心,“这个地方需要更多的人”“有很多很多的人来这儿,包括中国人”。中共邪党编造的某荒诞剧正在大都会歌剧院招摇。

达莲亚似乎是独自一人每天来,白天和晚上,赶在演出之前的一个多小时,来这儿发新年晚会的传单,给这群衣着得体而又彬彬有礼的纽约人,同时,又发正念。我马上答应晚上的时间和她在一起来这儿,担当起救度众生的责任。

当我一次又一次的把“Chinese New Year Spectacular,Traditional,Authentic,Chinese Culture”这几个字送入他们的耳边,几乎每天都会得到积极的反应:“太好了!我的儿媳是中国人”,一位举止优雅的女士感到十分的惊喜。“我的孙女是领养的中国女孩,我们会把这个消息带给他们的”,一位衣着得体的银发妇女把这一份资料很珍惜的放入口袋:“噢,我公司有不少中国的同事,我希望和他们一起去欣赏。”

更多的人接过了传单,还好奇的问,哪一天是中国的新年?是什么生肖年?显示出他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和热衷。更有一些人本来已经走过去了,又倒回来从我手上拿走传单。这里的观众大概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中国人,有不少的中国人也很乐意的从我手中接过了晚会的资料。到林肯艺术中心来欣赏西洋歌剧和芭蕾的这些中国人,和唐人街的广东人、福建人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中国人。

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有三个人分别告诉我,他们决定观赏我们的新年晚会。一对银发老人说他们全家人都去看,而且已经买了票;一位男士说他的太太有一个好朋友兼同事,是哈佛大学的教授(中国人),所以他太太买票和这位朋友一起庆祝中国新年。“太好了!那么,你呢?”我不想让这位男士错过机会。他一听,哈哈大笑,“我当然也会一起去,我是她的丈夫啊!”

一个年轻人说和他的女朋友一道来欢度中国的新年。是啊,二月十四日——新年晚会第一天的表演时间,恰好是西方的情人节,我都差一点忘了。

和往常不同的是,今晚我没有看到其他的同修,偌大的一个林肯艺术中心,好象只有我一个人在发新年晚会的传单。但是,我的内心却是很欢乐。

灿烂的笑容自然的荡漾在我的脸上了,融化了冰冷的空气,同时也溶化了人们之间隔膜的距离。一拨又一拨的人流,从我眼前路过时,人们看到的是:在寒气逼人的风中,一个灿烂的笑脸,一遍又一遍的告诉着他们,中国新年晚会——与众不同的神传文化——美轮美奂的表演艺术——不能错过的欣赏机会……。他们纷纷地,也露出了微笑,接受了这份有着特殊意义的美好的信息。

无意中一抬头,一轮明月正在高耸的建筑群之间的蓝漆的夜空中,向我宁静的微笑着。我明白了:这是师尊在鼓励我。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后关键时候,能够助师正法,是一种何等的荣耀和自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