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认识到大法的洪大、深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我九四年底走入大法修炼,我基本能背下《转法轮》。二零零一年我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当时我有个想法:我是一个神,我将用我的生命去结束此劳教所对所有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迫害(但不等于去死)。由于有此念头,邪恶反而不怎么迫害我,与其他同修相比,我的环境相对宽松,包括我绝食等邪恶也不象对其他同修一样马上灌食或用其它方式折磨。当然我也告诉警察:我这样做实际是给他们创造一个摆正自己位置的机会。

在狱中,由于邪恶的干扰,我没法通背《转法轮》,根本就背不下去,思想中阻力太大,我只能每天多发正念,背短经文等。这种状态大约过了一年,期间有强烈抵制邪恶的行为,也有配合邪恶的行为。有一天,我想到为别人着想的问题,头脑中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师父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我为什么不能替师父分担一点呢?我要能替师父分担一些该有多好。有了这个想法,在学法和发正念上我做的更好了些,我每天尽量多背几次《转法轮》的目录。

大约背了一两周的时间,我清楚的感觉到好象目录中的每个字都在告诉我什么,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和强烈,仿佛我能够看到那每个字都在和我交流着,只是我人的这边不明白。我心中那种对法的渴求更加强烈,于是下了个决心:一定要通背《转法轮》。

有了这个强大的决心和愿望,肯定是师父帮了我一下,我顺着《转法轮》的章节背下去,竟然几乎全背了出来!我反复静心通背了几次,这个过程中我又有了许多的体悟。

以前,我学法大多数都是第二遍又看到原来没注意到的东西,或是又觉的新明白了什么,好象没出现过第二遍与第一遍的认识差异很大的状态。但是那时我几次背到“那些高层次上的大觉者看着心里更不平了”时,认识根本与以前不一样,一次觉的应该珍惜大法;一次觉的他们怎么还有妒嫉心啊;一次流泪了,为旧的生命感到惋惜。

有一天,好象是全所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警察都到非法关押我的队开会,当时我感到有很大的压力,而且看到整个天地都被业力覆盖了。我忍着压在心上那种难以形容的巨痛,一遍一遍的对着铺天盖地的业力默念师父的经文。持续了感觉漫长的一分钟的时间,我看到自己闪着金光飞了起来,突破了那个天地的范围,更广阔的空间展现在我的面前,刚才被业力覆盖的天地变成一小黑球,而且迅速变小到如尘埃,而后再小到再也看不见了。

在那一段抓紧静心背法时间,我发觉自己突破的比较快,几乎是每天都在变。于是我又看到了这样的景象:我开始是顺着一条笔直的公路在走,后来自己变大了,发现原来的公路不过是更大公路的一小部份、很窄的一段;等自己变的更大的时候,发现更大的公路也很小,自己走了很长一段路好象只走了一点点,而更大更大的公路只不过是那星球上的一小部份,更更更大的路覆盖了整个星球;然后我冲出了这个星球,不断的向上冲,回头看原来所在的星球变的越来越小,再后来就看不见了。于是在我这个层次中,我明白了大法真的很洪大,自己一定不能被自己的认识局限住。

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利用写所谓“思想汇报”的机会,揭露邪恶的迫害,特别是揭露一最邪恶的恶警中队长的作恶行为,而且很显然起到了作用,那个最邪恶的恶警中队长从我被非法关押的队经过时,头都会故意一直转向另一方;而且那时是劳教所要提拔它当大队长的时候,它也就没提拔成。

再后来,我在没有一丝怕的状态下,在几人看着的情况下,神奇走出了被非法关押的队的大门。虽然最后我又被邪恶拉回那个队中,但对邪恶的震慑是相当的大的,当天所谓“法轮功严管中队”的邪恶迫害就没有進行下去。后来由于同修们的共同努力,邪恶的“严管中队”就解体了。

在修炼过程中,在师尊的帮助和大法的指导下,我通过认真学法,我对大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师父帮助我真正认识了大法。

以上是个人粗浅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