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朝阳区六一零还在骚扰大法弟子王秀清家人 【明慧网】

北京朝阳区六一零还在骚扰大法弟子王秀清家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八日晚七点,北京市朝阳区小关派出所的恶警朱兰汝,带着五个朝阳分局的刑警闯入大法弟子王秀清的家,进门就问:“(邪党)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你还炼不炼?”王秀清说:“我做人是有标准的,待人真诚,为人善良……”话还没说完,恶警说:别说了,跟我们走一趟。

家人上前和恶警讲理,恶警根本不听,还说要把家人一块带走。幸亏家里的亲朋好友来的人多,他的家人才没被恶警带走。在混乱之际王秀清乘机跳楼走脱。当时恶警没有抓到人气急败坏,要封锁全楼进行搜查,给当地居民带来了不便。同时用警车封锁了小区的所有出口,结果也没有找到人。

当晚十一点,恶警又返回来找到王秀清的丈夫和孩子,用警车把他们抓到了小关派出所进行审问和恐吓,逼他们在第二天的中午十二点把人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王秀清的丈夫恳求他们宽限几天,他们不肯,吓得她丈夫当天血压高就犯了,孩子赶快给他吃药。

王秀清家人成天在高度恐慌中度日。一个月不到,她丈夫的体重减了十五斤。同时她丈夫还是个眼睛看不清的残疾人,现在孩子上不了班,在家里要照看爸爸,到了结婚的年龄却办不了婚事,恐怕妈妈出事。

现在快过年了,邪恶也没有放松对王秀清家人的干扰。二月八日,居委会的主任刘秀芬、委员白秀娥又一次来到王秀清家中,说是办事处六一零的人让她们来的,说什么把王秀清找回来吧,没事了,过完年办个转化班二十天就回来。可是谁都知道所谓的“转化班”就是酷刑洗脑班。

当天中午,王秀清丈夫的血压又升高了。他们说:这年怎么过呀!八年了,没有一天安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