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实现爸爸的希望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冬天了,很冷,一下车,不由的掖紧了围巾。

妈妈正在做晚饭,酸菜的香味从大锅中飘散而出,弥漫在整个房间,我的心变的暖暖的。我放下书包,走到东屋,爸爸斜靠在炕头的被垛上,听见我回来了,睁开眼睛,慈祥的看看我,说:“唐丽回来了?”

“是啊,爸,看您的气色很好呀,我才两周没回家,就大不一样啦!”

“当然,大法神奇!”

我的爸爸因为修炼法轮功,半年前被非法绑架,随即不经任何手续送到了劳教所。从爸爸一进劳教所,恶警就没有停止对他的迫害,不让睡觉、暴打、吊在树上用电棍电、不让上厕所、罚站……好好的身体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垮了下来,全身到处是伤,没有一处好的地方,臀部被打的都烂了,上厕所都解不下衣服。他绝食抗议时,狱医野蛮灌食,导致昏死过去,后来被送医院抢救,生命垂危时,才通知妈妈去接人。我不知道他到底承受了多少,半年的时间,我已经认不出来他了,头发全白,脸都脱像了,瘦的还没有我重。

爸爸回来后,没吃药没打针,就是每天坚持着学法、炼功,身体一天一个变化,几天时间就可以下地,起居自理了。真是神奇呀!

冬日里,吃着热腾腾的酸菜真是一种享受呀,尤其是一家人团聚在炕头上,我看看妈妈,再看看爸爸,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美。

正吃饭时,有人砸门。妈妈本能的一惊,回头看爸爸,爸爸向外望了望。就这个时候门已经被砸开了,我们乡派出所的几个恶人冲进屋里。所长大喊道:“唐有强,跟我们走一趟,了解了解情况!”说话间,不由分说,几个一齐拥上来,把爸爸的胳膊向后一架,铐上了手铐。妈妈上前拉,被一把推开,妈妈坐在地上哭喊着:“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呀,他刚回来才一个月,你们就又要绑架他走?”

我不知道爸爸是怎么被带走的,很长时间全身一点力气没有,大脑一片空白。

次日,妈妈和叔叔去了派出所,所长说:“要人是吧,我还没有上报,拿5000元钱来吧,交钱就放人。”几年来,因为爸爸坚持信仰,多次被罚款,早已是家徒四壁了。妈妈不得不忙着四处借钱,钱还没等凑齐,爸爸就被送进了拘留所。

过了周末,我没有一点心思上学,头脑乱乱的,很想知道爸爸的消息,又不敢总打电话给妈妈,怕她伤心。就这样的扳着指头熬日子。

终于又是周末,可以回家了。一进门,我吓了一跳,妈妈的头发全白了,一下子老了十岁,目光呆滞,一点表情都没有。

我的心一揪,颤抖着问:“怎么啦,妈?”

妈妈靠在炕头的墙上,不说话,闭着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流下。

好一会儿,我听见有微弱而绝望的声音发出:“唐丽,你爸爸没了!在拘留所里被打死了!”

我僵在那里。

一连昏睡了几天,大脑象木了一般,整个身子沉沉的,就想睡觉,一接触枕头,灵魂好象就被抽出去一般,就剩下身子在坑上,动也动不了。

我没有爸爸了!我再也没有爸爸了!我不再有依靠了,在我没有主意时,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办了,再也没有人象他那样疼我、迁就我了。

我连爸爸的遗体都没有见到,妈妈也只匆匆见过一面。那天拘留所通知妈妈,说爸爸上吊自杀了。妈妈赶到时,看见爸爸全身上下都是伤,多处淤血,耳朵后有明显的血迹,脖子处并没有明显的勒痕。叔叔说,法轮功是不允许自杀的,他不会自杀!如果是自杀他身上为什么有那么多伤?这里看的这么严,他又是用什么、怎么上吊的?他们遮遮掩掩,最后说是给三万元钱了事。叔叔要把遗体运回家,拘留所不准许,并强行把叔叔和妈妈赶走。

为了给爸爸讨回公道,我和妈妈几次去了乡里、县里、市里,去了拘留所、派出所,为了不让我们说话,拘留所伙同县里把我们娘俩骗到县招待所,说是给“解决问题”,等我们到了那,就把我们安排到一间屋子里,不允许自由出入,也不让我们见到管事的人,这样僵持了三天,逼着我们收下钱,在火化爸爸遗体的书上签字,才放我们回家。回到家,才知道,他们还威胁叔叔再“闹事”就开除他公职,叔叔只好沉默了。

这是个什么世道?!短短的一段时间,我经历了这般的苦难,我看到了这人间的残暴和冷酷。我的心变的是如此的冷,我不想与同学、老师说话,有什么可说的呢?晚上,躲在被子里是我的世界,我可以哭,可以不睡觉,思念我那善良忠厚的爸爸,其实我也睡不着,即使睡着一会儿,也是噩梦连连……。

快过年了,我家没有收拾房间,没有买年货。那天,妈妈说,把你爸爸的东西收拾收拾吧,放在西屋柜子里,省的看到。

我流着泪,收拾着爸爸的东西。《转法轮》的蓝色书皮好象泛着光,我伸手拿起这本爸爸视为生命的大法书,他每次要看书时,都要把手洗的干干净净的。爸爸以前常让我看《转法轮》,说是能净化身心,让人的心灵宁静,可是我一直拖着没有看,总是说不急,过一段时间再看,谁想……我的心又象是被揪起来一样。是啊,和爸爸、妈妈一起读《转法轮》,这是爸爸对我提出过的唯一希望。

想到这儿,我到洗脸间洗了我的手,又擦干净,回到房间,拿起《转法轮》,学着爸爸的样子,一页页的读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