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是向内找,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修炼多年了,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修炼过程,看到有很多不足,又缺乏向内找,造成事没少做,提高的不快,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修的很艰难、不容易,我把教训体会总结出来,供同修借鉴。

我是九八年八月得法,得法前我是多种疾病缠身,是师父说的那种“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的那种人。捧起《转法轮》看了一遍之后,我才明白气功不是治病的,他是修炼、返本归真,返回到人的最原始本性上去。在道德下滑的今天,还有这么好的东西传出来,又让我遇到,真是很幸运。从此我走上了一条无怨无悔的修炼道路。

我刚炼功几天就开始消业,连拉带吐。四个月之后,我所有的病都不知不觉没了,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更主要的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念,一个经常吵闹的家庭变的和睦了。大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不修炼)的丈夫,一家人其乐溶溶。

可好景不长,一年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发动了镇压法轮功,大批大批抓人,给人的感觉就象天要塌下来一样,到处充满恐怖气息。片警、委主任三天两头来家骚扰,哪里出现了学员上北京上访,哪里的包片民警、单位领导以及家属就受株连,罚款、开除公职,真象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片警每次来我家我都向他讲真相,他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为什么不炼。他问:上边有令,你的书、炼功带都得交上来。我说我没有了,让丈夫毁掉了(是丈夫让我这样应付他们)。那你怎么炼?我说:不用炼功带可以炼。又问没有书你怎么学?我说:我背下来了,在心里(其实当时还背不下来)。片警很敬佩的说:唉!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我们就不会忙的焦头烂额。这不,又有一起杀人案,工人还闹事,正事忙不过来,法轮功弱势群体祛病健身,都是好人,管他干什么,搞得警民怨声载道。

二零零零年时,一次大搜捕,“六一零”、公安、国安全下来抓人、搜查,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他们说,政府不让炼,你怎么还炼?我告诉他们,我一个下岗工人,一身病炼好了,不炼有病政府给支付药费吗?我就讲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浅,一个危重病人变成健康的人,道德高尚的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这是有目共睹的。黄姓“六一零”头目听了直点头说:你这个情况特殊,可以在家炼,不要去北京,书、带都得交上来。这时那个片警抢先说:她的书早让她丈夫毁了,那书她能倒背如流。这时他们一个个露出敬佩的目光,也没搜查家,也没抓人就走了。

没过几天我回娘家,没想到丈夫真的把我所有书都烧了,说怕连累警察、儿女。这样原本都支持我炼功的家人都对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丈夫遭了恶报,无缘无故膀子痛,痛了一个星期,怎么治都不好,最后服气了,在地里向师父认罪才慢慢好了。我悟到:说话要说真话,一思一念都必须在法上;还悟到:师父点化要我背法,要实修、真修,是师父在保护我。我流着泪望着天,心里呼唤师父,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修炼没有错,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随师正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心愿已定,我就开始抄《转法轮》,抄了二遍,背一遍(现在背不下来了),还有《转法轮(卷二)》、《导航》、《北美巡回讲法》等,以及二零零二年底之前的师父所有讲法、经文全抄一遍。我和几个同修联系,叫醒几个老年同修,经常在一起碰头、切磋,互相鼓励,抄经文给他们(那时能得一份就很不容易了)。二零零二年底,联系了一位同修,从他那里可以得到传单,但只有一份。我就用复写纸反复抄、写,自制不干胶、条幅,后来带动小组其他人合做,形成了一个正法修炼的环境。

那时并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不懂怎么修,几年来事没少做,也热心帮助别人,如,谁没有大法书、电子书、炼功带、大法音乐带、护身符等等我都帮解决,到外地找同修帮忙。同修谁做事不在法上,谁不精進,我都能看到,当面就指出,然而我却不去找自己,尽“帮”别人修。自从有了资料点,几年来我每月都能拿出二百元给资料点做资料(我的私房积蓄)。有次我知道小组里有三个人不在我们这拿资料了,《明慧周刊》就多出一份,我就对其中一个同修说:“正好,我自己要一份,摘抄好的文章讲真相和写信方便,不用急着传给别人了。我交了这些钱,可资料少的可怜。”之后,几个同修谁看见我都批评我说的不对,传到做资料的同修那,当然更有想法了。之后多余的那份《周刊》被减掉了,也不让我接资料了。我感到委屈。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没按师父的要求做,任何时候先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我们是一个整体,那时候一个小资料点担负一个市区,负担很重,他们忙的都没有时间学法炼功。《明慧网》提出要“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自己不是没有经济能力办资料点,为什么不自己办呢?其实是觉的难(不会电脑),特别是觉的这样安全些,我带着一颗多么自私的心在做大法的事啊!这能算修炼吗?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不论做什么事,哪怕大法的事,如果被别人指责了,即使你认为他们指出的缺点你根本就没有,也还是要无条件的按师父说的向内找,当真正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时候,你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或许这不足并不是对方所指出的那个不足,但能提醒你向内找。再有,自己做点好事就愿向同修表白,这不是显示心吗?发生这些事能是偶然的吗?都是针对我的心来的,更何况修炼人要修口。

我是当年的下乡知识青年。儿子在落实政策后返回城里。一年多前,儿媳怀孕三个月身体不好,我们老俩口来帮忙。修炼环境变了,讲真相救众生的历史大愿不能变,认真学法更不能变。读师父新诗《志不退》。我感慨万千,我做师父的大法徒,做的怎么样呢?够格吗?遇事不找自己或找了找不到,这算修吗?只热心帮别人提高,而忽略自己的心性的提高,实际上我就是在往下掉而不自知啊,不在法上修,做事多也不行啊。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指出:“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这不就是说我吗?我静下心来深挖自己,我执著于帮助同修,因为同修受到我的帮助要感激我,心里美滋滋的,欢喜心、愿意听夸奖的话:“你修的真好,真精進”,觉的我有办法做别人想做做不来的事,求名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这一找竟然还有这么多心,真让我汗颜。带着这么多人心做事,没有那么神圣,起不到应有的效果。师父的棒喝、重锤惊醒了我,上香时望着师父的法像我失声痛哭,感谢恩师的慈悲苦度,我要勇猛精進,证实好大法,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回报恩师。

法理清晰了,做三件事就顺多了,十几本大法书都改了字,送给新同修的《转法轮》也帮他们改了字。我觉的改字也是修炼,也是一个信字。《正见周刊》上曾经刊登一篇修炼故事,讲密勒日巴的师父让他在山上盖房子,快盖完时,让他拆了重盖,从山下搬大石头很费劲,他没怨言,按师父的话去做,刚盖好了,师父说在这建房风水不好,去半山腰盖房,他又去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大概是这意思),最后师父告诉他你修圆满了。这个故事很启发人,改字又改回来有没有怨气呀?是积极的改还是拖到最后不得不改,还是根本不想改,这就能看一个人的心性,看信师信法几分。

学法炼功发正念,几年来都能严格要求自己不懈怠;讲真相、劝三退成了我生活中的大事。在原地区劝退没退的亲朋好友,师父都给安排陆续的以各种理由来这看我,这回不费什么劲都劝退成功,发表了“三退”声明。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邻居多数都退了,丈夫明白了真相去年五月退党了。我对他的朋友讲真相不用再背着他了,偶尔还帮我劝退他的朋友。

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三弟、儿子这两个人退出了中共。

三弟从小到大和我最要好,他什么都听我的。是我要他在部队上一定要把“党票”拿到手的。去年七月我回来定居是他梦寐以求的,可三个月过去了他却始终没来看我,躲着我。他被恶党欺骗,受蒙蔽很深。我想可能他是那种救不了的了,就想放弃他。师父的《济世》发表,我又一次被师父的慈悲感动。师父要我们“正念救度世中人”,我对他和儿子有正念吗?我把他们当众生一样对待了吗?因为他们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才一定要救他们吗?这不又是一颗私心吗?就让邪恶钻了空子。找到自己的不足,我开始每天在发正念时加一念,消除他们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干扰。然后我就给他们写信讲真相。信写的比较全面、诚恳,还把信送到三弟手上。我说:我在三十几度的酷暑下给你写信,一定是很重要,是用心写的,你一定要看。当初你听我话入的党,现在我告诉你这个恶党作恶多端,坏事干绝,迫害法轮功比法西斯还恶,与它为伍是耻辱。东欧共产恶党国家十七年前就解体了,中共邪党解体是势在必行,已成定势,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具体的你看信就会明白了,我现在对你讲的话才是对你真好呀!第二天我又打电话给他,他笑着对我说:“你帮我办了吧!”

儿子是个孝顺儿子,敬重我,以前支持我炼功,丈夫、女儿都支持。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他看到法轮功学员遭到抓捕、判刑、酷刑、株连,他怕妈妈被抓、被迫害,心里承受不了,便疯了似的阻挡我,宁可工作不干也在家看着我,不让炼功,不让看书,甚至抢书毁掉,炼功就搬你的腿,甚至动手打,打他自己;拿刀比他脖子说我再炼他就自杀,我上北京,他就去北京找我。结果我几次要去北京证实法,都未去成,这也是我的一个莫大的遗憾。修炼人不炼功怎么行?我只好在后半夜起来炼。儿子成了我修炼中的最大障碍,以后还给我出了很多难题。如,我帮同修买电子书取书时他知道了,去火车站在大庭广众之下,拽我衣领要送我去派出所,还威胁要找人杀这个砍那个。我平静的发正念求师父,平息了,有惊无险。经过这几年的我不断向他讲真相,感化他,他变了,又支持我炼功了,有时也拿起我的书看几眼。可是对三退还是有障碍。我也给他写了劝善信。他看了后笑了,用真名退出中共。知情同修得知他退出中共,都说,真不容易,是师父救了他。

还有很多有缘人明白的那面都在期待我们的救度,我做的与精進同修比差的很远,对照师父对我们的要求,我还很不够格,执著自我的心还很强,好在我现在清醒了,知道什么叫修炼和怎么去修了。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讲:“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我告诉大家,作为一个常人来讲啊,遇到问题人能够想自己,这个人会成为常人的圣者;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有难度需要考虑时,要从自己这方面去找,顺应大法弟子与正法所需的环境状态。问题出现了,是自己和法理发生了拧劲。找一找问题所在,把这个拧着的劲放开,理顺理顺。最好的方式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往前顶劲、往前抢、往前追逐着去解决,把心放下来,往后退一步,去解决。(鼓掌)一有事就要搞个你对我对,这是你的问题,这是他的问题,我做的如何如何,看上去好象是在解决矛盾,实际上一点都不是;看上去很理智,其实一点都不理智,没有往后退一步、把心完全放下来在思考问题。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

回顾我走过来的八年多修炼的路,在发生的矛盾中看,有些事,要是就事论事我就看不到自己的错,都是别人如何如何,就错过了提高心性的机会,长此下去,心性提高不上来,矛盾显的更激化,消业的状态就拖很久,然后自己就费解,我怎么回事呢?三件事做的挺好,全身心的投入,怎么还老消业(咳嗽),邪恶为什么能干扰的了我呢?想不明白。认真多学法后明白了,以前尽管一味的做好,可出发点是为我的,不在法上,心性提高不上来。这样修下去,只能积点福份,修不上去。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转法轮》)“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认识到师父强调遇事向内找,修自己的涵义了。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我要抓紧稍纵即逝的修炼机缘,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遇事向内找,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