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做到了把父亲当众生来救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从小我受父亲的影响,我也变的乐善好施,喜欢做好人。到懂事时,发现父亲的“好”是要打折扣的,不是对所有的人好,而是有着很强烈的选择性与个人变异的情的成份,我与父亲开始有了距离与厌恶感,但又心疼他劳苦的养活我们全家,所以很俭省节约,但不愿意接近他,总不能原谅他。

我在大学二年级时得了大法,也知道应该原谅他,可从师父讲法中理解到,父亲那样做在淘汰人时是众神首先淘汰的对像,因此又想让他得大法,从而得救。由于我不能完全放下对父亲的怨恨,没有真正去帮过他,他虽然看了大法书,也感受到大法的超常与神奇,但始终没有走進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没有很好的向家人讲过真相,在证实法中,我被绑架两次后,父亲把怨恨都撒在了大法与师父身上,说过对师父与大法不敬的话。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经过认真学法,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人心。我悟到,要证实好大法,只有从自身做起,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真正把家庭环境开创出来。

我就先从婚姻做起,我也是个大龄青年,在婚姻问题上让父母及许多人不理解。在同修的帮助下,找了个外地同修,她在学法实修方面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也提高的很快。等到了谈婚论嫁时,父亲的态度已经变化很大。父亲去了女朋友父母家,亲身感受到了女朋友全家修大法后的纯正慈悲的场,回来后逢人便说:“法轮大法真好,修大法的人就是与众不同。”

结婚后,妻子也多次帮我分析找差距。一次,我突然认识到我应该彻底放弃自我,彻底抛弃对父亲的怨恨,把父亲当众生来救。有了这个想法后没几天,我对父亲的怨恨没有了,心中充满了慈悲,一心想的是怎样让他明白真相,写个郑重声明,向师父认罪。后来在妻子的帮助下,父亲也写了,我通过单位一同事到香港后的见闻,给父亲讲了大法在海外洪传的真相以及三退的意义。

现在我真的做到了把父亲当作众生,每遇到事,我首先想的是如何通过这件事让父亲明白真相,不给他思想造成障碍,没有个人的任何观念与怨恨。父亲也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的一步步转变,都包含了师父无尽的苦心。我只有做好三件事,才能报答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