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人中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日】本地大法弟子大部份都是堂堂正正,在常人中正常的工作、生活,但师父知道,大法弟子本人知道,老百姓也知道。其实,我们无论做什么,只要有那颗心,一切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无私的帮我们。

前段时间另一公司聘请我,在开新人班时,总公司派了几名讲师来讲课,她们住在我家里,看见墙上贴着“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等粘贴,就问谁炼法轮功,我说“我炼”。

其中一位老师说:“我早就想问你是否炼法轮功。因为我看见你脸发亮,我有位熟人炼,也是这样。”另一位老师也说:“怪不得她身体这么好,上次好大一箱资料,她轻松的就提走了。”还有一位老师讲:“她声音真好听,主要是她炼功,所以声音是从肺腑发出的。”

于是当天晚上,她们在我家里看了全部资料,要了护身符,还跟着学了功。

一、走出迷茫,脱胎换骨

我是99年2月得的法,还没来的及系统的学法,连单盘都很困难的情况下,共产邪灵附着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开始了。我于2000年3月和另外5位大法弟子一起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前拉横幅,被恶警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恶警采取了很多狠毒的招数都无法改变我的信仰,因当时放下了生死。最后恶警露出伪善的面孔,让我把自己没做好的地方写一写,这样一放松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成了恶警转化的典型。回家后,我痛苦的不行。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我,而是想不通,明明自己心在法中,一直也没放弃修炼。但和师父的法一对照,自己彻彻底底错了。到底错在哪儿呢?我就是找不出来。那段时间心灵真的处在生死边缘,我知道我能悟出来就是生,我悟不出来,就会沉沦下去。几天时间,我头发白了大半。

我知道,谁也帮不了我,只有学法。我系统的学了《转法轮》及师父的其他讲法。经文《建议》里一段话特别触及了我的心,师父说:“其中还包括那些在这期间主动被所谓‘转化’后协助邪恶迫害法的人。由于这些人业力大一些,又有对人根本的执著,所以在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谎言中,为了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似的有意接受邪悟。这样的人如果又去欺骗其他学员,就已经造下了破坏法的罪。所有被所谓‘转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对人的执著、抱着侥幸心理走出来的。”

每次我看见这段话都想逃避,都找借口觉的是说别人,但我明白,我的根子就在这儿,就是有对人根本的执著。为什么又找不到呢?我边学法边回忆到北京证实法和劳教所的整个过程,最后我终于挖出了埋的很深的、非常自私的根本执著,就是:认为自己得法晚,生怕跟不上正法的進程,追求层次的心。由于得法晚,非常羡慕北方大法弟子得法早、基础牢(学人不学法)所以马三家派的邪恶转化组一来,就让我迷糊了。

虽然我悟出来了,也是走过来了,但我并不觉的轻松与喜悦,因为这时,我才真正的感觉了修炼的严肃性。我只是非常的庆幸,我又回到大法中来了。{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由于执著走了弯路,做出了对不起大法的事,这就让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当我从新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后,旧势力对我身体上進行了一次严重的迫害,并且是直接取命来的。在三个月以内,我的腹部长了十五斤重的肿瘤。当时我法理也不很清晰,没认识到是迫害。最后竟无法炼功,无法吃饭、无法睡觉。家人逼着我去上医院,我说“死也不愿去”,可是死也是给大法抹黑呀,上医院也是给大法抹黑。我当时没悟出问题出在那里。由于环境恶劣,又没同修和我切磋。最后在家人强迫下送進医院,查出是恶性肿瘤,并做了手术。

在病床上,在痛苦中,我感觉到冥冥中有一种东西就是要置我于死地,我也仿佛死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以后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给你炼功用的”(《转法轮》),于是在心里我对师父说:“我这个旧生命已经结束了,从今以后我整个生命都是大法的。师父,请给我力量,我要起来炼功。”于是奇迹发生了,我这个浑身插满管子一动不能动的人,不要任何人扶,竟坐了起来开始盘腿打坐,在剧痛中,我忍受着。慢慢的,半小时过去了,疼痛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我精神焕发从床上下来,提着一把管子就到走廊去找医生拔管子,医生、护士,都很吃惊的看着我。回到病房,我象健康人一样和病房的人聊天,她们多数炼过别的功,又都是癌症晚期。我迅速的康复引起来了她们的注意。当我每天深夜打坐炼功时,可能被她们看见了,我听见她们在商议,回家后一定要炼法轮功。

回到家后,我明白师父和大法已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已脱胎换骨。这时我才真正走上了修炼之路。我必须严肃、认真的走好这条路,弥补曾经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我想也与曾走过弯路的同修共勉。

二、同化大法,开创家庭修炼条件环境

由于当时共产邪灵对大法的严重迫害,红色恐怖让经历历次运动的老百姓胆战心惊,我的家庭也象许多大陆大法弟子家庭一样,空气紧张,我成了严管对象;家里的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开我的斗争会。曾修炼的母亲不炼了,还收了我的大法书。我接电话,婆母监视,并拍桌子骂我,让我滚;我上街,丈夫就跟着我,不准我做大法的事。与同修接触,只要一有资料被丈夫发现,他就边骂边撕;妹妹大街指责我给她资料(她受到邪党牵连迫害,差点失去工作);只要我一炼功,丈夫就来干扰,掰腿,拉住手不准炼。

面对这一切,我知道是干扰,也是对我是否坚定的考验。由于家人在恶劣的环境中对我担心,我不能总是偷偷的学法炼功,要堂堂正正的修炼,首先必须开创家庭修炼环境。

我加紧学法,同时用祥和、平静的心态对待一切不公正的待遇,对谩骂、吵闹,常常是付之一笑,从不争辩。对家庭老人、孩子格外关心,善待他们,对孩子经常谈心,告诉他做人的道理,特别是在整个家族中有一个孤老寡人,跟了我二十年,在病床上瘫了八、九年,完全是我护理,还没向其他亲戚要过费用,这赢得了整个家族对我的认同和尊敬。丈夫下岗已十几年,家庭重担落在我身上,我从没埋怨过他,并把工资折子和家庭经济全交给他管。同时我也告诉他,谁也别想动摇我修炼的决心。

就这样,我一边用真、善、忍对待周围的一切,同时又不断的把坚修大法的信息传播给亲人们。我的做法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不走极端。当有亲戚朋友、老人来看我时,我也陪他们聊天,我除了给他们讲真相外(都用亲身经历),还把腿盘上;晚饭后,有时也陪丈夫散散步,顺便也发点资料。当丈夫发现时,我就告诉他是怎样注意的安全,做神圣的事,心地坦荡是最平安的(因为是常人,只能对他这样讲)。有时也陪家人看看电视,同时用轻松的语气指出哪个新闻是造假,哪段历史是篡改。后来,这些就是由丈夫告诉大家了,到了最后,电视成了家里的一个摆设,谁也不愿意长时间面对虚假的东西。每到该发正念的时间,我把碗筷给家人放好,自己就到寝室发正念。开始家里抵触很大,但我一直坚持着。

有一天,曾修炼过的母亲天目开了,看见我打坐时金光闪闪,庄严无比的形象。她意识到自己错了,把收的大法书还给了我。我捧着大法书,看着师父慈祥的像,眼泪一滴一滴的流下来;师父呀,你洪大的慈悲救度着我,救度着我的亲人。弟子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

不知不觉中,家庭修炼环境在改变着。我审视自己按修炼人的心性要求,在家庭中我的确做到了一个好女儿、好媳妇、好妻子、好母亲的身份。

到了现在,母亲、丈夫、儿子都在帮着做大法的事:传递资料、邮寄真相资料,在外用“九评”内容讲真相等。婆母在病重期间,一直要求我给她读《转法轮》。妹妹一家也退党、退团、退队。我在家里学法炼功;丈夫常常笑我说:“在楼下多远就听见了。(因为我是朗读)你干脆拉开广播吧。”我也笑着说:“谁听的见谁得福,这是福音呀。”

在此与还在家庭魔难中的同修共勉,师父在《转法轮》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三、修去各种名利心,开创工作修炼环境

由于丈夫下岗无收入,一家人的生活只靠我那点退休工资是不够的,在别人的介绍下,我進了一家公司工作,无底薪全靠发展团队和业绩得报酬。公司里许多职工都认识我,她们也悄悄断言,这个炼法轮功的是做不出来的,很快就会走人。我勤恳、踏实、乐于助人的工作态度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可我的痛苦却越来越强烈,因为在公司的各种竞赛、激励方案的诱导下,我曾经淡去的名利心竟然逐渐的膨胀起来。脑袋里常想着怎样增员,怎样创造业绩,还美其名曰称:“这个奖得到了,我就用来做大法的事。”以大法为幌子,掩盖自己肮脏的名利心,学法也静不下来。最后发展到一次通过很多努力应该晋升为主管了,可公司通知一下来,只是高级业务员。我突然感到非常愤怒,简直无法控制,可我明白的那一面又为这种名利熏心的状态难受的直流泪。经理看见了,走过来安慰我说:“这么多的努力没达到目地是难受,不要着急。”我流泪的告诉他:“我痛苦的不是没当上主管,而是这种强烈的名利心,为啥达到了这种严重的地步,还不自知。”

师父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回家后,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学法,向内找,整整两天没出房门一步。只要一放松,千百年来骨子里为私为我的东西就要抬头。大法洗涤着我的灵魂,从迷失中从新清醒。我决心在这利欲的环境中纯净自己,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做好自己应做的三件事。

从此以后,我加强了学法,随时向内找,只要一发现不好的思想念头,就加强自己静心学法、发正念,直到不好的思想彻底去掉。渐渐的心越来越平静,心态也越来越好。当我成为主管,大家来祝贺我时,我只是淡淡一笑。当与别的业务员发生碰撞时,我马上相让。当公司需要讲师时,我义务为公司讲了几年的课;严格按修炼人的心性做事,我获得了公司上至经理、下至业务员的认同和信任,甚至在业内也小有名气。在这期间,我也在不停的讲真相,对经理讲、对业务员讲,和主管们在一起开会时讲,坐车时对司机和公司职员讲;最后甚至在大会上讲。经理也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在会上你不要说是法轮功,只说是气功就行了。不然反映出去不好交差。”

当然,修炼中干扰还是有的,当县里六一零和总公司的人来调查我时,经理说:“你们要让她走的话,除非我卷铺盖走人。”所有被调查的职工都说:“人家工作的那样好,现在这种好人找得到几个,你们真是无事找事”。在公司,经常有业务员和主管们常找我要资料要护身符,要《九评》,最后,经理和部份主管和业务员都“三退”了。

师父说:“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转法轮》)

四、重大问题看明慧网,跟上正法進程

前几年,本地没有资料点,全靠同修默默付出,到外地去拿资料,所以本地的明慧网资料从没断过。每期明慧周刊大家都互相传递看过,说实话,几乎都没看,大家都把重点放在“重要时事,大陆综合,海外综合,时事评论”等栏目上,恰恰把“弟子切磋,整体提高”忽略了。所以在本地大法弟子很长一段时间是一盘散沙,没形成整体,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个别同修受到严重的迫害,被非法抓捕或严重病业状态,甚至失去生命。有的同修长期处于魔难中,被家人打、软禁在家里,无法走出来。我为本地的修炼状况有点着急,但也不知道怎么办?

后来想到师父叫我们重大问题看明慧网,于是我们才重视起来,逐渐的我看出门道来了,原来明慧网上的内容与正法進程紧密联系着。例如:1、恢复学法小组、形成整体2、找出根本执著3、清醒认识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4、揭露本地邪恶5、广传“九评”劝“三退”6、抓住一思一念,纯净自己7、营救同修8、资料点遍地开花等等。

既然有人领路,就走的轻松的多了。很快本地大法弟子克服了一切干扰,破除了许多人心,与就近的同修恢复了学法小组,慢慢的形成了整体,跟上了正法進程。这中间有痛苦、有心灵的挣扎、有矛盾、有争论、有放弃、有急躁,同时也有欢乐,修炼中的喜、怒、哀、乐,各种人心的体现都显示出来。但在师父的指引下,在明慧网和资料点的同修帮助下,一批大法弟子理智、智慧的成熟起来了。大家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到今天,表现为:遇事冷静,反应敏捷,整体配合,警惕性高。因事例太多篇幅有限,就具体讲几则实例。

本地大法弟子除了在九九年曾在县政府门前拉过横幅外,大家采取的是“细雨润无声”的做法。本地有资料点后,长期以来,真相资料,粘贴,一直没断的散发,甚至散发到公安局办公室、派出所门口、居委会办公室、警车上、政法委办公室里都有,可他们就发现不了是谁做的。六一零头子曾说:“晚饭后出来巡逻,所走过的地段什么也没发现,等回过头来,满街又贴满了。这不是一、二个人干的,他们法轮功的都在行动。”遇到逢场天,各大菜市都有同修往赶集人群的背篼里发放资料。

邪恶们知道本地警察大法弟子都认识,就收买了一部份无业人员装扮赶集,妄图达到破坏目地,但就在这批人培训时,大家就知道了这些人的性别、年龄、高矮、胖瘦、模样,这些信息迅速传递开去。资料照发,这批人一无所获,反而家里被大法弟子寄来了真相资料,接到了真相电话。后来,这批人也解散了。现在邪恶们又找来大批外地的便衣,逢场天菜市场的门口,附近的居民楼都停满了警车。同修们就转移到大街上和楼层去发。也有正念强的同修就在菜市跟在便衣后面边发正念边发。其中也听到便衣聊天:“反正这些资料放在背篼里,我们管他干啥。”

大家讲真相曾坐在政法委办公室讲,在派出所讲,在公安局讲,在六一零头目家属上班的门市讲。但讲的内容多用切身体会,语气祥和,态度自然。不但没有危险,效果也不错。结果是:六一零头目两晚上出来看见一个大法弟子在电杆上贴资料,只叫她赶快回去;派出所的在一个同修篼里搜出还没来的及邮寄的真相资料,看后,只是带信叫她晚上不要再出来,注意安全。有一同修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群众告到派出所,派出所警察也只是上门来告诉,要贴传单到偏街上贴,自己要注意一点。

本地邪恶曾搞过一次洗脑转化班,非法关了十几个大法弟子。这批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利用这次机会给轮换来做洗脑宣传的政法部门、公安局、政府、妇联的人讲真相,使洗脑班彻底解体,再也没办起来了。在今年邪恶们又在市里办洗脑班,搞了一个“基地”,绑架了一名同修,大家利用这次机会向各级政府、被绑架的同修单位,洗脑班里的人,向全社会大量的讲真相、写公开信,揭露本地邪恶,还有同修近距离发正念。这个洗脑班也解体了,密谋的第二次绑架也无音讯了。

这里要真诚的感谢资料点上的同修和海外大法弟子的整体配合,让这些讯息及时上网,本地被海外真相电话全部覆盖着,几乎的老百姓都接收过。被曝光的邪恶们一听到电话就心惊,他们在会上讲:“……电话不断,连我儿子都接到不少,真相信更是一大摞。”

曾有几个外地邪悟者想到这儿来搞破坏。她们的一切情况快速的传递开去。这些邪悟者也一无所获,灰溜溜的走了。

现在本地大法弟子按照资料点明慧网上的安全措施做的较好。电话里几乎互相没多大的联系。有事都是口讲,带手机的同修也比较注意安全。对资料点也采取了一系列安全措施。例:单线联系,排除跟踪,手机断电。当然所有的一切都离不开静心学法,加强发正念。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正念的强大威力下,奇迹也不断发生。例:有一同修在电力公司门口贴传单,因为这儿来往人很多,又是白天。当这位同修站在门口一想,一辆卡车就开在电力公司门口停下,挡住了过路人的视线。等这位同修贴好离开后,卡车又开走了。有一退休职工在开退休职工大会时,因会上领导们读了邪恶发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文件后。这位同修理直气壮的在会上讲了40多分钟的真相,揭露邪恶的迫害。同时发出一念,把这证件作为罪证上网。不久后,本地几年迫害大法的邪恶文件的复印件全部送到了资料点。

一听到邪恶搞了什么“转化基地”详细情况就从市公安局内部打听清楚了,第二天就上网,在整体讲真相、发正念。在大法的威力下。这个“基地”就被解体了。

在越来越紧迫的短暂时间里,在走向神的路上,我一定不辱使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走的更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