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里的故事 【明慧网】

冬天里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又到北方飘雪的季节,我的思绪穿过沉沉黑夜,一次次落入那片山峦野涧间。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已近年尾,家里人因坚修大法被恶党歹人强行绑架关押进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刺骨的寒风中,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步履沉重的去探视苦难中的亲人,山里的风呜咽的吹着,教养院死寂的出现在眼前。

第一道坎就是门卫室。门卫通常说了不算,由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二大队恶警队长出面“把关”,十次中有几次是不允许见的,不让见时也就是家里的亲人在受严重摧残折磨的时候,为封锁消息而被拒之门外。

这次来的早,门卫室中的老年警察见其他家属未到、恶警队长也还未露面,就让我坐下来等。我一点点的给他讲大法真相,讲这场镇压迫害的邪恶无理,他始终表情麻木的在说:“我见的多了,那里面……”下颌抬起指指院内远处龙山教养院关人的楼群,那神情既司空见惯又欲言又止。不知何时,身边的椅子上蹲上来一只猫,长长的白皮毛已肮脏成灰色,每次来,每次几乎都能看见它。这是这屋专养的一只动物。乘老年警察闭目静养之机,我小声对那猫感慨道:“去山里农家寻生路去吧,离开这邪恶的黑窝。”

这一次允许见了,又赶上马上是新年,与亲人对坐在会面的餐厅里,十几名男狱警黑压压的在四周虎视着,亲人被迫害的身体很瘦很单薄,脸浮肿着。问了里面迫害情况,心一阵阵痛,信真、善、忍何罪之有?!做好人何罪之有?!谈话间互相鼓励坚定修炼,也急急的抢时间和机会说着外面的消息。

就是那一次远远的看见了后来被中共恶党残暴虐杀的高蓉蓉,亦是同样被摧残的极其瘦弱,听说,因她的善良、坚忍、无私,连普教们都称她有着透明的“玻璃心”。

会见结束,离开教养院阴森的关押楼,要走一段长路才能出大门,顺着山路走时,空气凛冽的似乎凝固,好在太阳高高照耀着。路两侧是厚厚的雪,突然,一只猫跃到脚前,白的茸毛雪般洁净,随着人的脚步在正前方跑跳着,但与人总是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我随声对它说道:“去农家落脚吧,离这院远点。”与我同去的同修笑了──今天这人怎么总是对猫说话。那猫不肯离开,继续在前面“跟”着,且“咪、咪”叫起来。于是,我对猫说:“记住大法好吧,你也会有个好未来!”那猫停顿了一下,又随着人的脚步往前跳跃,一边轻声叫着一边在地上翻滚了两下,同修笑出声来:“它能听得懂?”我认真的说:“听懂了,它怪我没说完整。”于是,我认真大声说:“这场迫害是邪恶的,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法轮大法好!如果你记住了,就离开吧。”随着我话音终止,白猫轻盈的跳起,落在道边路灯基座上,蹲在上边,面向我们连声叫。同行的同修很吃惊:“众生真的都是来听真相的,小小的动物都不想被落下。”

我们脚步没停继续往前走。走出几米远处回头看那只猫,它蹲在那又冲我们叫,再走出十几米再回头,它又叫,就这样只要我们回头望它它就连声叫,且一直蹲在那目送我们,快出大门时我们最后望过去,空旷的晴天雪地间,它已如一团洁白的绒球,叫声随山风隐约飘至。

零四年的五月中旬,我再一次去龙山教养院,是听说沈阳大法弟子王秀媛被龙山教养院及沈阳大北监管医院迫害致死,因替家人担心,急急赶到教养院。这次却见大门紧闭,小门都关死了,门柱上贴了一个大的公告,称:会见餐厅要重新装修,取消一切接见,何时准许另行通知。因深知龙山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残暴,山沟野地里豁然亮出硕大黑字,让人顿感恐怖与阴邪,“这一定是在说谎、在掩盖。”我拍着铁门的栏杆,老半天,守门的老警察走出来,我问:“到底怎么回事?”他半抬着眼睛说:“装修……”我打断他:“不可能,他们肯花那钱?还不够自己黑的呢,王秀媛的死是怎么回事?”他有些吃惊:“你哪听说的?”“大街上的人都在说,开开门我要进去见家人,这么邪恶的地方……”没等我把话说完,他急转身退回屋中。

之后,没几天就听说高蓉蓉被龙山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电击毁容,电击时间长达七、八个小时;

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高蓉蓉被囚困在沈阳医科大学,沈阳市至辽宁省的政法委、六一零操纵辽宁省检察院为沈阳市司法局、龙山教养院及至唐玉宝之流撑腰,高蓉蓉继续受摧残迫害;

之后,高蓉蓉被营救出,辽宁公安、司法授命于中央政法委罗干、公安部周永康,对高蓉蓉及营救她的善良正义人士进行大肆通缉、搜捕;上至机场、海关,下至社区、街道,黑风恶浪翻涌;

之后,高蓉蓉再遭绑架,罗干亲口令:“处理好”,浑身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马三家女恶警苏境、赵来喜、沈阳张士教养院史凤友等秉其邪主子旨意,在国际社会注目下公然将高蓉蓉虐杀;

每每看到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反迫害酷刑展板上高蓉蓉朗然的笑颜及被电击黑焦的脸,强烈的反差总是让我凄然泪下,她好似在述说什么。依稀仿佛间我的思绪又会回到阴风切切的沈阳龙山教养院,披着人皮的唐玉宝、姜兆华、苏境之流真的不如一只动物!小小猫儿都能有灵来寻真相,那些仍在迫害大法弟子不肯悔改之徒,最后只能去做中共恶党的殉葬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