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的修炼经历、教训和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

走入大法

我是九七年五月底喜得大法的。

九七年的五月十三日,那时我还没有炼功。市里召开第一次“法轮大法心得交流大会”,我岳母是个炼功人,她年岁大,需要人陪她去会场。可是她的五个女儿谁也不愿意去,我就毫不犹豫的和她一起去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另一朋友开车送她到了市体育馆,在大门口我看到了体育馆的东北角上空有一道大彩虹、很宽,颜色真是漂亮极了,有的颜色甚至都形容不出来,还看到围着太阳飞速旋转的法轮,当时我激动万分,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那颗心。我只能蹦跳着对朋友讲:“太神奇了,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我也听了功友们的发言,“法轮大法心得交流大会”对我震动非常大。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小朋友的发言,还见到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是个哑巴,可是学炼法轮功后她能说话了。回来后没多长时间我就加入到了炼功的行列。

那时促使我炼功的另一个原因是想改变我妻子的爱跳舞的嗜好。她太爱跳舞了,我从心里不愿意她去,我们毕竟是正统观念教育过来的人,怎么能去那种场合?我找到炼功点,想让她和我一起炼法轮功放弃跳舞。由于她怕苦怕累,盘腿连单盘都盘不上,放弃了,我却坚持了下来。不但坚持下来,还越炼越觉的“法轮功”的博大精深与妙不可言,无法用语言描述。

九七年修炼前我患有低血压、胰腺炎,炼功后都好了。现在我已经五十五岁了,人家都说我像四十岁左右的人,皮肤白白的,细嫩细嫩的,身体非常好。

师父保护死里逃生

由于自己生生世世造下很大的业力,在修炼中遇到人家两次来取命,都是有惊无险,师父都保护了我。第一次,我飞快的骑摩托车去上班,一辆面的突然转向,又有一辆摩托车迎面开过来,眼看就要三车相撞的时候,我闭上眼睛,只有等着事故的发生。只听“咣”的一声,等我睁眼一看,面的车撞上我的摩托车,只是把我的车的保险杠撞歪了,三车均无事。这时围上来很多人,大部份都是我们单位的,都说让面的车出钱。我心情很平和的向大家说,只要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了,面的司机向大家道歉离开了现场。第二次是在市南郊的一座桥梁上,桥面很窄,当时有一辆大客车从北往南开,一辆大货车从南往北开。我骑摩托车到了大桥上,两车之间,我想超车,速度很快,要超过大客车时,才看到大货车后面还拖着个大挂车,客车与货车的挂车成了人字形,我等于走到了死胡同里。我是進退两难,怎么也来不及了,只有任其发展,听天由命了。谁知奇迹出现了,我看到了拖挂车起空了,我从挂车的肚子底下飞速的通过。货车司机还回头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找死啊!”我超过了大客车,放慢了速度,我看到了客车司机一脸的茫然惊奇。我当时没有害怕,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在厂里上班时,曾两次看到了象雪花一样的法轮落在我的身上,有的在身体周围旋转,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

提高心性

由于那时刚刚入门,对很多法理不理解,我们俩口子之间经常生气,打架,打的都快要离婚了。现在回想起来那就是让我提高心性呢。“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转法轮》)。后来我在法理中悟到了这些之后,我就不和她打了,不生气了。每当她出去跳舞时,自己不往坏处想,也就没事了。只要自己思想不正时,在家中就会出现魔难,只要自己心正时,就雨过天晴啥事没有。现在我们家和睦相处,夫妻关系很好。

师父也安排了让我在工作环境中提高心性。一天有个人一上班就找茬,说我工作中没有跟他配合了,还破口大骂,千祖宗,万奶奶的骂的很难听。我当时很急,想马上还击他。可是我马上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不能和他一样,结果他从早上一上班一直骂到中午下班,整整四个小时。我不但没动气,中间还真诚的问他:兄弟累不累,歇歇喝口水再骂。下班时对他说:兄弟,如果你还没骂够,下午接着骂。当时很多人指责他,赞美我的做法。下午上班后,他自己就感到很不好意思了。通过这件事自己确实提高了心性,没有和别人一样,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了师父要求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自己当时并没感到什么,特别是在众人面前,没有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没有气恨,恼怒,内心感到很平静。

师父告诉我们,炼功时过的第一关就是色关。九七年五月份后,我开始了艰苦的炼功,盘腿痛的不敢动,脚痛的拉地走了两三个月。晚上睡觉时,做梦看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还有四个女人一边两个拉着她的腿,让我看那不能看的地方。我很羞愧,马上意识到我是个炼功人,不能看,就这样我顺利的过了色关。等我惊醒后,我激动的哭了,心里感到非常的高兴。后来腿脚都不痛了,就象师父在法里讲的那样感到浑身一身轻。走路就象风推着一样,有十七、八岁时的那种感觉,看到树枝树叶什么的光想跳起来去抓到手里。我当时四十六岁了。我心里真感谢恩师,这只是身体上的感受,更神奇的还在后头呢!

师父给我开天目

当我看《转法轮》时,看到了黄色的小法轮在书上转,我当时以为自己的眼花了,就用手去扑了,但扑了不掉,用手去握,把手拿开后,又在书上转了,这时我才发现法轮是在书上转。我当时真是激动不已。

我在炼功点上炼功时看到了在手上旋转的法轮。有一次,我俯首往下看时,竟看到了整个市区,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后来市区越来越小,最后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另一次,我的身体变的非常高大,到了天上,星星月亮围着我的腰在转。

在炼功场上我两次见到了师父。第一次正在炼功,看到一座大牌坊,后面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师父很高兴的从大殿里出来,牵着我的手往大殿里去。殿外有威严的大雄狮,两边有穿着黄衣服的和尚列队向师父表达敬意,也欢迎我;第二次也是正在炼功,师父从炼功点的西北角出来,绕场一周到了我的跟前向我微微的笑着点点头就隐去了。

在家炼静功时,不知怎么回事,我看自己象小燕一样出去了,畅游了黄河、长江,还围着望夫石转了几圈(我并没有到过这些地方),并用手拍打长江水,感到真的摸到了水。后来在学法时才知道了那是自己的主元神出来了。还听到了好象很遥远,但又好象在跟前那美妙的音乐声,无法用语言形容,那种音乐的声音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终身难忘。

后来我到了一个离家近的炼功点,在炼功时又出现了一些神奇的现象:我看到了一只大眼睛,正在一眨一眨的看我;一次炼第三套功法时,看到了我两臂之间抱着一个绿色的大法轮在我胸前转;我看到我不知自己有多么高大,在大穹之间一个一个银河系向我飘来,数不清多少个,象陀螺仪一样,每个银河系都是金碧辉煌,楼台亭阁,宁静,祥和,景色宜人,其中有一个银河系向我展示开来,其中一个画面是男耕女织,小孩的嬉戏,穿着是唐朝的服饰,非常祥和美好;还见到自己在一层莲花上炼功;见到自己的两个副元神,和我年轻时的模样一样漂亮,在我的身体右上角打着双盘和我一起炼功……。

在我岳母家集体学法时,见到好多次在师父法像的肩膀头上出现黄色的法轮,一个接一个的不停的出。在炼功时眼前都是紫色,开始颜色重,后来越来越淡。在集体洪法炼功时,见到我们站在一块红地毯上,我在前面,后面有几个人向空中飞去。我经常感到法轮在身上旋转,在身体内上下窜动。

九八年的八月份,我们正在集体学法,一功友突然很兴奋的来到学法点,很激动的跟我说:“我接到从美国打来的电话,师父叫问大家好,问辅导员好。”因为我们点上有个功友到纽约打工,在炼功点上炼功时师父亲自给她纠正动作,了解到我们点上的情况,并问了辅导员负不负责任。这个功友如实的向师父一一做了解答后,师父十分高兴,并叫她赶快回家马上打电话给我们大家。听到这些,我们感激万分,不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内心的兴奋,大家奔走相告,让所有的功友共享幸福。

师父为了让我坚定炼功的信心,让我见到了很多的东西,感悟到了很多的事情,有些能用语言文字表达,有些只能心领神会,不能言表。我知道我与师父的缘份很大,当时就下决心,决不辜负恩师对我的希望,自己一定会用行动来报答恩师。我知道师父在我心中的份量。从小我就想有个师父,找过练武的,找过别的,甚至想拜个练武的同学为师,但都没有成功。我一定珍惜这万古之缘,跟定师父回家。

证实大法 维护师父

九九年邪恶集团把法轮功诬蔑为×教后,我发自内心感到有一种责任要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要当权者还师父、还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们一个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师父是最好的师父,谁也不能诬陷我的师父。

就是在这种心情的激励下,二零零零年的春节前我到了天安门广场,不知怎么表示,就看升国旗。有一个人到我跟前问我是什么地方人,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说那就上车吧,他把我送到了警车上。我看到已有两个功友在车上,其中一个是山东泰安的高中女生,她打开车窗大声喊:“法轮大法就是好!”过来一个便衣,照她身上乱踢,我看到女孩连吭也没吭。可是等这个便衣下车后,我看到他蹲在地上抱着腿喊腿痛,我知道这是遭了报应。

回来后被拘留十五天,期间监委书记保卫处长找我写“认识”,我这样写: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让人学好,能使道德回升,对社会对人民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三月份后,他们开除了我的党籍。我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对名看的更淡了。

四月份,很多功友特别是去过一次北京的功友,都感到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没有把内心深处的东西表达出来,决定在师父的生日时再次進京证实法。

夜晚师父点化我看到一趟火车,上边已有很多人,熙熙攘攘的,车牌上写着北京二字,醒后就更加坚定了我再到北京去证实法的决心。我们分别与其它地区的功友切磋,和北京来的功友开法会,约定4月9日动身到北京。由于我和另一功友的情况突变,邪恶要办我们的洗脑班,我们临时决定,提前一天动身。他们前堵后截,也没找到我们,他们到北京西站,我们到北京南站下车。

师父生日那天,我们一行人上天安门城楼打出了横幅,三个人打着一米宽四米长的大横幅从天安门里向外走,当时有很多外国人为我们拍照,有很多人向两边靠,我们很顺利的走出门洞,快接近金水桥上时,让恶警抢走了大横幅,我又从身上拿出小横幅又被他们抢走。

在第一次進京回来的路上,法轮一直护送我们的汽车到石家庄后才消失不见了;第二次進京在下警车时,恶警们把功友们一个个踹下汽车。

回来后,我们三人被扣在管道上,他们两人被铐在一起,我一个人被单独铐着,直不起腰。不知怎么回事我的手铐开了,那两个功友让我赶快走,我说别给人家找麻烦,当时就那样挂在手腕上,天亮时民警在带我的时候,才发现手铐开了,还感到奇怪。当时没有悟到,是师父让我走的。

我们分别被关進了市看守所。到看守所后,当时没有悟到这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反而认为我们是来树立威德的。四月十六日晚我似睡非睡时见到了自己十个手指头肚上都有太极图在转,很清楚。我猛一下惊醒,可是我是修佛的,怎么会有道家的东西呢?是什么意思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后问了同一监室的功友,他说你可能是道家的吧?有两次在凉风场,感到身体急速的膨胀,眼看就要胀的顶破安全网时,我想到我是炼功人,这是干什么呀?就这样一想,我又回复到原状。现在悟到,七二零后,师父早就把神通赐予了大家,只是当时悟不到,师父让用神通出去,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在看守所坚持炼功、背《论语》、背《洪吟》。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7个半月后又到了洗脑班,我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邪恶非让写“总结”写“认识”,我就写了师父的一首诗《魔变》:“天象大变,世人无善念。人心失控魔性显,天灾人祸忧怨。人人相见如敌,事事都难如意。世人怎知何故,修道者可知谜。”后又被劳教三年。

坚定信念 紧跟师尊救度世人

在劳教所期间,自己在诱导、伪善、自己的执著的怕心及亲情心的作用下,在法里找断章取义的话为自己圆场,就说了错话,做了错事,提前出来。出来后我很痛恨自己,关键时候没有按照法去做,没有按师父的教诲去做。我忘记了对师父做的保证和自己的决心。后来看到师父的经文,我的心情灰透了,特别是对走错路的人师父讲的是很严肃的。我在修炼的路上掉队了,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痛悔,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但是师父慈悲,原谅了我这不争气的弟子,在师父的新经文,新诗词的鼓舞下,我又毅然决然的回到了修炼的队伍中来,在修炼的道路上勇猛精進。我以法为师,遇事向内找,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决心再紧跟师父,并写出“严正声明”,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正念正行,坦荡自己的正法路。

在关键时刻师父都在点化我。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师父发表《师父的新年问候》:“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之前师父让我见到了一条刚刚修好的高速公路,大家都在打扫。我悟到,虽然邪恶还邪,也就是前進道路上的几个绊脚石而已。零三年的十一月十四日,看法时间长,我抱着书似睡非睡的,看到师父非常高兴的到了我跟前,给我讲了很多法理,我心里那个高兴啊,师父啊,我明白了,我可明白了!师父临走时就又叮咛我:好好学法,好好学法,好好学法。等醒后就记住了师父的好好学法的话。

零四年初,我们五个功友接到了从美国打来的电话,说师父叫我们大家做好三件事,努力学法。我们个个备受鼓舞。我们向师父表达决心,请放心,我们一定会走好自己的路。

每当我看到明慧上师父为了宇宙众生头发都有白的了,看到邪恶还对师父的身体伤害,心里很难受,在发正念时,我就多加了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虽无能,师父的担子有千斤重,我能为师父分担一斤呢,我也要担。晚上睡觉时感到脚后跟上象锥子扎一样的痛,第二天早上一看,脚后跟上起了一个鸡蛋样的大水泡。家人硬用汽车把我送進了医院。我想我是修炼人,不是病人,第六天我就上班了。通过此事我深深知道了师父为我们承受的我们连想都想不到。从那以后,我再不给师父添麻烦了,是自己承担的,决不推给师父,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

在和同修们切磋时和见到一些资料上特别是有明慧上都有这样的词语出现:“由于层次有限”,每看到这些时,我感到有点难受:我们谁能知道自己的层次啊?师父法讲明了,我们才能知道一点皮毛的东西,师父不讲,我们能知道什么呢?自从修炼以来,师父也就让我们知道了该知道的,那些不知道的,还差远去了。我就知道跟师父走,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师父说的,就是我要做的,层次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跟随师父救人。

对于我们大家来说,时间真的不多了。师父为什么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不就是让大法弟子去掉怕心,都走出来救度世人吗?树立自己的威德,好成就我们自己吗?!

之所以写此文,是想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路,特别是看了《忆师恩》后,就觉的应该写一写。我们没跟班的弟子和跟班的弟子师父对我们是一样的,是一模一样的,该有的该得的一样不少。为什么师父让我们多学法,就是要我们正念足,就是叫我们遇事向内找自己,时刻用法来归正自己。如果我们时刻做到你的心天地可知,日月可鉴时,你的心遇事心静如水时,你就是正念。如果我们事事用常人的理来对待修炼,那就是个常人。什么叫一念之差?就是人和神的一念之差。关键的时刻师父保护的是神,而不保护有没正念的人。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