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小弟子SOS汽车之旅的故事(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澳洲十名法轮功小弟子和一名成人学员开始了为期六天的汽车之旅。从悉尼到布鲁肯山市(Broken Hill),孩子们一路行来,以他们纯真的心声呼吁更多的澳洲官员和民众关注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并帮助营救那些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留下的孤儿。沿途各地的报纸、电视和电台都对小弟子们的汽车之旅做了采访和报道。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澳洲本地报纸《西部倡导报》(Western Advocate)对汽车之旅的小弟子们采访的照片和以“为人权呼吁”为题做的报道

这次汽车之旅从发起到组织,全是小弟子们自己進行的。这是一群什么样的孩子?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在汽车之旅中他们经历了什么?带着这样的疑问,我采访了几位小弟子。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十七岁的卓安妮: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汽车之旅。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那时看到父母在炼功,觉的非常美好,于是我就开始自己的修炼之路。我利用学校假期的时间参加这次车旅,希望能让更多的公众知道法轮功在中国受到的迫害。

在准备车旅的过程中我们经历了许多磨难。首先我们找不到同修帮忙开车。就在出发前一晚,一位原来可以开车的同修临时来不了。但我们相信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于是立刻就找到替补的司机。

我们原本被告知其中一辆借来的车有问题,因为刹车片的关系,车子每三十分钟会产生过热的问题。但我们发正念后,车子在整个车旅的过程中一次过热的问题都没有出现,也没有产生任何刹车问题。

在第一个经过的城市我们约见了一位报社的编辑。在会面时,大多数的孩子都很不安与疲倦,因为大伙从早上五点起床后就忙到现在。其他的一部份同修,由于是第一次参加车旅的关系,并不太清楚应该如何对媒体发言。当那位编辑要求拍照时,大家都向室外的停车场移动。由于外面空间很开阔,有些孩子竟然开始交换电话号码和聊天。同时,我们的司机离开了去买咖啡,而我们派去找司机的学员也不知去向。但当那位编辑要拍照时,所有的人都回来了并恢复了秩序。

跟沿途的各个市议会联系时,许多人对我们说他们市里的居民对近年来严重的干旱感到担忧。然而,就在车旅的第三天开始下雨了,这就象奇迹一样,因为当地已经几年没下雨了。跟一位报社记者会谈时,他要求我们到室外拍照。我们告诉她外面正在下雨,她非常惊讶的问“真的吗?”并感到不可置信。

周五到达Broken Hill时,正好是澳洲国庆日,几乎所有的机构都休息。跟我们联系好的报社忘记了约好的会谈,而且我们市议会也关闭没有上班。但最后我们仍然透过电话进行了采访,告诉媒体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及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记者听后对中共暴行感到愤怒,并表示支持我们。

回程时,我们发现原本共同筹到的汽油钱已经用完了。这主要是因为我们事先没有准备好的缘故。所幸大家都有多带一些钱并且很慷慨的捐献出来。

这次的车旅是我所经历的三次车旅中最丰富的一次。我经历了许多提高心性的考验并从中学到了许多,当然我的提高是透过修炼真善忍而达到的。

十六岁的何艺:

我和我的弟弟、妹妹从一九九七年开始跟随妈妈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当我得知这次汽车之旅时,我就很想去,去向世人讲清法轮功无辜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但在去之前,干扰和矛盾也出现了。我不修炼的爸爸禁止我和我的弟弟、妹妹去参加这次活动。那时,我很激动,不高兴,行为也很固执,和爸爸顶着、对着干。后来我静下心来学法,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对爸爸的态度是错的。师尊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讲“退一步海阔天空”。我没有做到师父教导的善和忍,我向爸爸道了歉。终于,我参加了这次汽车之旅,但我的弟弟、妹妹没能去。

这次我们去了Broken Hill,这是我第三次去。我参加了向政府讲真相小组,沿途几乎所有的政府官员都很支持我们,我相信这是因为我们的正念。

但是,在这次汽车之旅中,我们的学法和炼功不够精進。我们每天只读半讲《转法轮》,甚至有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有炼功。我觉的我学法很不精進,在其他同修读法很慢时,我不能集中精力去学,甚至产生了不耐烦的心。我很快意识到这个状态不对,修炼人应该放下自我,认真学法,圆容整体。

在最后两天我们向一位市长的讲清真相中,发现这位市长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毒害的很厉害。我们一直在谈论他的观点,有的学员试图把话题拉回讲真相,但是由于邪恶的干扰和我们的正念不足,我们没能让市长真的了解真相。在对他的讲清真相中,我没有集中念头发正念,有时甚至想赶快走。我现在知道我那时的思想是不对的,他是一个众生,我们应该救度。我那时应该正念除恶。师父说:“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

在这次车旅中,在与同修的矛盾中,我认清了自身存在的执著。我真的有了很大的提高。

十一岁的刘蕴莹:

我平常喜欢运动、跳舞,还喜欢吹长笛。我参加了天国乐团。在我两岁多的时候,妈妈经常放师父讲法给我听,并带我到公园炼功,妈妈在炼功,我就在旁边玩和看,等我进了明慧学校,就开始学法、炼功。

修炼后明白了有些事情是修炼人不可以做的。有一次,学校图书馆的老师错怪了同学的哥哥,我同学心里不高兴,建议我和几个同学一齐去掷鞋子到图书馆老师身上,我觉的这样做不好,不愿意跟他们一起去,后来那些同学也没去。

我性格好动,坐不住,所以在炼静功时要学会静下来,慢慢坐的住。

学校放假了,我没被选上天国乐团吹笛子,突然间他们也不需要我跳舞了,我不高兴,我心里真的老大不高兴。这时妈妈说这就是修炼,可能我做的不够好,没用心吹好笛子和练好舞。我哥哥参加了两次汽车之旅,我很羡慕,终于我也参加了。

这次的汽车之旅我的年龄最小,比我大的小同修都照顾我。我和小同修一起讲真相,我和媒体的叔叔、阿姨讲法轮大法在八十多个国家洪传。我学会讲一点点真相。回来后我在梦中送了妈妈一束荷花。

我经常到社区表演节目证实法,看到法轮大法这么受欢迎,我感到很高兴。我现在越来越喜欢跳舞了。

十九岁的陈智力:

我是在澳洲出生长大的孩子,喜欢阅读和弹钢琴,性格内向。小姨常对我说法轮大法是千载难逢的好功法,叫我千万别错过了机缘。在小姨的引导下我走上了修炼的路。以前我喜欢和同学在一起玩,抽烟,喝酒,修炼后我远离这些。

有一次在学校的毕业典礼集会上,老师让每一个同学说一句话,我克服了恐惧心理,大声说:“真、善、忍”好, 大家都应当记得真、善、忍。另一个同学马上对着我说:我会记得“真、善、忍”。我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因为这个同学平时十分淘气、顽皮。听了他这句话,我十分感动和欣慰,我相信这是法的威力。

有一天,我接到电话,说孩子们要举办汽车之旅,但没有司机,想请我当司机,我当时有些顾虑,不自信,但大家鼓励我说我一定行,我就去了。过程中是遇到了困难,比方说,我开车很累,希望能早些睡下,但大家在那儿开心的说笑,我又不好意思让他们住嘴,我告诫自己:这次汽车之旅,我必须懂得放弃平日自己习惯了的舒适生活,适应环境,忍受旅途中的任何艰苦,圆容整体。我想着师父的话,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天气高温,蚊虫和苍蝇的叮咬以及没有足够的食物和钱,很多时候我们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和东西吃早餐,这些都让我们学会锻炼忍和坚持不懈。

我们分成了两组,五人一组,我在政府组负责对沿途的市政府讲真相,另一组负责向媒体讲真相。沿途所到城市,无论是市长或议员,都非常支持我们。我们揭露了中共用欺世谎言污蔑法轮功,并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请人们帮助制止这场迫害。他们听了感到惊愕和愤怒,表示一定会支持我们的。

这次汽车之旅,我感到整体的力量。跟这些小弟子在一起时,我们虽然是不同家庭、不同年龄,但好象是亲兄弟姐妹一样的感觉。我珍惜这种感觉。

*****************

故事讲完了。最后孩子们告诉我,这次汽车之旅他们使沿途城市和地区的人民了解到了什么是法轮功,以及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及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许多媒体、电台、电视台都以极大的热情报导了这次汽车之旅的消息。经过一个星期的汽车之旅,小弟子们都感受到自己有很多的修炼收获和心性的提高,他们有表现好的时候,但也犯过错误,但最终他们知道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来归正自己的行为,坚持下去,做的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