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威远县大法学员遭受迫害事实汇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二日】法轮大法九四年传入威远,展现无数奇迹。高石镇一双眼失明几十年、无药可治的老婆婆,修炼一个多月后重见光明,好多常年吃药维持残生的老人,因修炼康乐无比。界牌镇一老太太常念“法轮大法好”,多年的眼病好了。严陵镇一骗子因学了大法,从此放弃行恶,做正当生意……举不胜举。无数人因修此高德大法,而受益无穷。

当中共打压法轮大法时时,许多威远大法徒冲破种种艰险,到天安门,以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是好的,告诉中共不许造谣栽赃。有位大法学员徒步出川,去北京走上几千里,磨破了好几双鞋。

然而,中共毕竟不比一般邪恶,汇聚古今中外各种阴险与诈术之大全,残害中国人。《九评共产党》一书对其作了明确的论述。

一、共魔狂行恶 血债累累

当中共魔王江氏向法轮功发难时,威远的恶人们紧随其后,因镇压卖力,几年时间,威远610就得到刽子手罗干3万元的大“赏赐”。几年时间,它们非法进行了二百多次对法轮功学员的200多人次绑架,10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判重刑,30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特别罪恶的是以阴毒的手段摧残致死多名大法学员,现已查明的就有五位,分别是汤建平,张丛明,林德明,李欣泽,李惠。邪恶的迫害使大法学员家破人亡。

现将威远的几起对大法学员行恶之案例汇总如下,以便不久将来立案起诉,以法办凶手,再现人间正道,使此人间之罪恶,永不重演。

1. 大法学员李惠被恶警毁尸灭迹

李惠,女,42岁,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龙会镇杨柳人。2005年5月被成都火车站查出她带的《转法轮》等资料,当天就被恶警劫持回威远县龙会镇派出所,遭到酷刑折磨。

李惠父母家突然遭高石镇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父亲李映茂也被绑架到高石镇派出所,与恶警对话中得知女儿已被迫害致死。

龙会镇派出所恶警于5月5日将李惠虐杀后,两恶警遂化装成便衣,用货车将李惠的遗体拉到离其父李映茂家二十里的黄山桥马路边,选了一个因铁管漏水而成的水深不到五寸且长满杂草的小水沟,将李惠遗体的头部摁进小水沟内,再把李惠的衣服从背部拉上来盖着头部,让上面水管细小的漏水淋着李惠赤裸的背部,伪造淹死现场。

然后,巡警通知火葬场拉回李惠遗体并拍照,在无任何亲人知晓的情况下,让法医开刀检查,做出不是他杀,而是自己淹死的伪证。

5月8号,李惠死后三天,高石镇派出所才通知李惠家人到火葬场,派出所恶警刘仁品拿出李惠的照片叫李惠的父亲辨认,李说是自己的女儿。法医说:“你的女儿不是他杀,是意外死亡,我们已剖腹,没有什么东西,可能她头部有问题,要剖开检查才知道。”李惠的父亲说:“你们剖我女儿的腹,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到场,既然人都死了,还剖什么头部呢。”李惠的亲人们不忍心让法医再破坏李惠的遗体。恶警强行向李惠家人勒索了解剖费、火化费共计1730元后,才让家人领回骨灰盒安葬。

请有关人士提供更详细涉案之人及元凶名单。将功赎罪,以告慰亡灵。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中共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要偿还,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2. 高石镇党委副书记与派出所所长勾结,诽谤、迫害大法学员

高石镇党委副书记缪永利以皮带毒打张从明,伙同杨学成等将教师林春全、宋天桂的工资扣为一月120元。这个610恶徒在四川省威远县高石镇精心策划、处心积虑的炮制谣言诬陷、诽谤法轮功、诋毁李老师。

继“天安门自焚”伪案后,缪永利、高石镇派出所所长李刚,为了邀功请赏,泯灭人性和良知,用200元现金和为其报销以后的医药费为诱饵,将高石镇禾丰村八组的汤义春骗到她家对面约400米的高石到威远县城的公路上的叫止马铺的地方,叫她手舞足蹈地说:“我是练法轮功练疯了的。”此时,汤义春已精神失常25年了。此诬蔑栽赃法轮功之举由威远县电视台记者录像后,在威远县电视台反复播放,影响很坏,欺骗蒙蔽了70多万不明真相的威远人民和附近周边内江、自贡、乐山、资阳、成都县市的广大群众,挑起这些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仇视法轮大法和仇视李老师。

更可笑的是,汤义春领到200元钱后,适逢高石逢场人多,钱被扒手扒去了。后来,她还当真去找这两个恶徒报销医药费,恶徒找理由搪塞敷衍。紧接着,张从明被害死的事实曝光,邪恶之徒害怕,缪永利调向义镇,李刚调龙会镇,已近两年,妄图逃脱对法轮大法犯下的大罪。请有关人士提供涉案记者的名单。

高石镇派出所所长李刚,是迫害死张从明的元凶。李刚多次伙同刘仁品等绑架多名大法学员,优秀教师宋天桂被其无理劳教迫害,李刚伙同威远匪警将宋天桂5000元存款抢去,至今未还。李刚又将周自瑜关入内江洗脑班迫害,毒打。特别的,李刚将寡妇苟玉琴多次非法关押,迫使她十几岁的女儿外出打工,使她八十多岁的老母无人照顾。老母多次到高石派出所要人,李刚、刘仁品,与虞弛等不但不放,还每次都恐吓威胁、谩骂,说“你女儿在内江坐水牢,我们要把她拉去枪毙,你女儿永远都回不来了。”使苟玉琴的老母不久因恐吓、担心悲愤而死。

3. 大法学员汤建平被迫害惨死

明慧网2004年2月23日报道,汤建平,男,29岁,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大法学员。曾数次被非法关押在威远县看守所,恶警和打手们用多种残忍手段折磨他,多次将他暴打昏死冷水泼醒,甚至十天十夜不让睡觉。汤建平始终不屈地坚定信仰。后汤建平被转到劳教所,在此期间内伤恶化,胸腹肿大,水饭难进,吐血尿血。2002年初被放回家,病情继续恶化,最后于2002年8月28日大吐血,含冤离世。(明慧网曾报道)

汤建平在数次的被非法关押中,在恶警们的唆使下,罪犯们对他进行着常人难以承受的折磨。①暴打至昏死:十几个罪犯同时对他暴打至昏死过去,又用冷水把他泼醒。②刷肛门:罪犯用牙刷刷他的肛门至出血为止。③拔阴毛:罪犯将他按倒强行拔光阴毛。④吃波弹:罪犯用中指对他的印堂穴轮流弹击至肿大成血包。⑤‘吃杂烩’:强行逼他吃下地上的饭菜、烟头等杂物。⑥‘打排球’:一罪犯用拳头将他打倒一边,那边的罪犯又把他打倒过来,直到昏死为止。⑦吃‘螺蛳肉’:罪犯用鞋底使劲打他的“螺丝拐”至肿大拐着走路为止。⑧过‘连宵夜’:十天十夜不准睡觉。白天受折磨晚上不准睡觉,其痛苦程度真是生不如死。⑨‘骑摩托’:将全身脱光,罪犯骑在他的腰背上,两手扯着他耳朵在地上爬行。⑩‘发泡巴’:罪犯每人在他的脸上打6巴掌,两边面颊立即肿大成泡巴状。另外还有所谓的‘黑虎掏心拳’:每个罪犯对准他的胸部打三拳,直到昏死为止,然后用冷水泼醒。

2001年,由于汤建平长期被关押受迫害,家中无经济来源,生活难以维持,他的妻子又担惊受怕。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承受不住打击就只好忍痛割爱与汤建平离婚。家中留下不满3岁的幼儿和年迈的公婆。这样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幸福家庭就被江泽民搞的这场迫害给毁灭了!

这时的汤建平身心都受到了极度的摧残,但是恶警们并没有放过他,而是非法判劳教一年半,送绵阳新华劳教所继续迫害。在劳教所里,汤建平的内伤严重恶化,胸腹肿大,水饭难进,走路困难,经常吐血、便血、尿血。劳教所怕人死在里面担责任,就通知威远公安局领人,公安局那些恶警做贼心虚,也怕人死了要担责任,于是就叫汤建平的母亲于2002年正月初八到劳教所把他接回了家。回家后父母到处借钱为他治伤,但不见好转,病情继续恶化,最后于2002年8月28日,汤建平一人在家,身体不支大吐血,含冤离世。

2003年,一大法学员在威远拘留所坚持炼功,张兵时任所长,前去制止,叫强奸犯打他,可犯人见大法学员几天没吃饭,不忍下手。张兵吼叫着叫打重点,并说他管汤建平时,叫他不炼他就不,你能怎样。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可见,张兵定是迫害汤建平的凶手之一。

4. 不顾肋骨断九根 非法劳教丧人性

陈玉清,今年52岁,家住四川省严陵镇河东街,威远个体协会的工作人员,因不放弃修炼大法,于2003年11月6日再次被公安非法抓捕,现在已经被判劳教1年9个月。她之前不久因公受伤,肋骨骨折9根,颈椎骨折,还在家养伤恢复期间,被威远公安残暴地拖走。

陈玉清过去多种疾病缠身,终年被折磨得苦不堪言,她修炼大法后病痛奇迹般消失,不但获得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明白了做人的真谛。她认真修炼,提高心性,随时以她的善心去工作、处事,工作起早贪黑,认真负责。单位强行调她去山区工作,她也无怨言,不计个人得失,真诚待人。几年来,她忍受了各方面对她的不公对待而造成的一系列精神和身体上的痛苦,特别是2000年,被县工商局个别恶人头子强行送精神病院,灌药、打针,破坏中枢神经,牙齿也因灌药而被撬变形,走路都困难。她仍然对那些人以一颗善心,向其讲真相。

陈玉清,2000年元月13日,到北京信访办依法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被行政拘留14天,并从那时起单位只发给200元的生活费。2月中旬,威远县城东警区在警区内强制给她单独办洗脑班两个月。办班当中,即3月中旬,所在单位──威远工商局见洗脑班无效,就把其送到自贡精神病院,被拒收。本人的娘家、婆家均几代无精神病史,这之前之后均从未有过此病史及任何相关行为。

2000年4月10日,在家属反复解释没有精神病的情况下,单位又把她骗到四川省资阳市精神病院,当时说去检查,进了一道门就把她关在里面。只有护士例行量了体温和脉搏,均正常。当天下午在无医生问病诊断的情况下,几个人就抓手,推背,拽头发地强行把她拖上病床,并捆绑两手和上半身进行输液。输完液之后,也不松绑,大小便基本上不松绑,都在床上,由轻微精神病人递送痰盂,每天捆绑16个小时左右。同时每天三次强迫吃一大把药,毒害中枢神经,吃药输液后反应强烈,恶心、呕吐、头晕、手脚发软,不能行走,记忆减退。

上厕所时,她因头晕休克摔倒,磕破了两颗门牙与嘴唇,全身因药物反应发红疹,浮肿,脸部、眼睛肿亮肿眯了,基本上看不清物体。

即使这样,单位也不肯接回,她的家人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人、多少次地向单位要求,才于5月11日(即一个月后),由单位把她接回来。那时,她已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无法入眠,可以说一分钟都没有睡着,便秘、手脚僵硬,不听使唤,行动连初学走路的小孩子都不如,反应迟钝,大概半年之后才恢复正常。

2001年元月19日,单位和城东警区恶警为继续迫害,在家里、单位没有搜到任何法轮大法资料的情况下,他们恶毒地把自带的真相资料放在办公室文件柜的后面。以此为借口非法劳教陈玉清1年半,并开除工职。

迫害单位负责人郭顺文。请有关人士提供其余责任人线索。

5. 大法学员李欣泽被迫害致死 狱卒之暴恶

李欣泽,内江威远大法学员,51岁,在新华劳教所,与其他大法学员一起遭受折磨,每天只有3、4小时的睡眠,甚至更少,在盛夏的烈日下,恶警故意在下午2点过后逼迫大法学员跑步,做一百个上下蹲,跑不动了就两个人拖一个人强制跑,直至倒地。有时邪恶之徒把大法学员关在其他大法学员看不见的角落,进行拳打脚踢、掐大腿神经、乳头,强行送入高温火窑中烘烤,有一次一同被送进去的年轻“包夹”人员(非法轮功学员)几分钟就昏倒了。在一个多月的残酷折磨下,50多岁的李欣泽身心憔悴,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和转化书”。20多天后,李欣泽清醒过来了,写下“声明”,表示要坚修大法。当天晚上,邪恶干警杨小龙就再一次折磨李欣泽至深夜2点以后。

在李欣泽被迫害致死后,邪恶势力为了封锁消息,编造谎言,编写了大量的假材料,让精神病医生做假分析报告,愚弄、欺骗李欣泽的家属,反过来诬陷大法。游仙区检察院的报告中心也隐瞒了李欣泽被迫害的事实,妄图逃脱罪责,颠倒黑白。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它们的罪恶已经被记录在案,它们必将受到天理的惩罚与人间正义的审判以及在地狱中无休止的偿还它们所干下的一切。

迫害李欣泽致死的直接责任人:赵泽勇、余新才、朱大队长、邓刚、何学灵、青国权、仁青达吉、杨小龙、游仙区驻新华检察官。

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邪恶之徒:董海波、傅卫东、赵瑜、李长庚、黄旭、张中伟、张小刚、刘队长、黄队长、护卫队谭队长

二、威远恶人迫害大法遭恶报

1. 原威远公安局副局长虞久安车祸重伤

虞久安,原威远公安局副局长,至今都还有经他手迫害的大法学员在监狱中受难,还有被其迫害死的。零六年十月上旬,虞久安在一高速路出口,遇车祸摔成重伤,而车中其余人员均为轻伤。

其妻也是他的帮凶,就因一大法学员在她开办的复印店中复印一张资料,被她举报而遭受迫害。其妻也在一月前,遇车祸摔成重伤。

新店恶警王栋梁等多次绑架已退休的老人邓寅林,强迫他擦去大法学员写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撕毁传单,邓寅林做了。结果邓寅林遭恶报,他儿子不久被摩托车撞死。邓寅林本人以前修炼时,多年的病不治而愈,自己却不知珍惜,迫于压力,帮中共行恶,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没有办法去改变的。所有还在迫害大法学员的人应该清醒的想一想自己的未来了。

2. 富谷村公安员曾习清跟随中共行恶 祸及后人

曾习清,男,约六十二、三岁,曾于二零零四年任富谷村公安员。二零零四年夏天,一年轻的女大法学员讲真相到他家,曾习清一面让他的妻子稳住大法学员,一面打手机举报。这位女大法学员落入邪恶手中,至今未归。

二零零五年夏初,曾习清的小孙子仅一岁多,滑入自家水池中淹死。知道真相的人都说这是报应。其后,曾习清每做噩梦更惶恐不安,甚至让他的妻子去烧胎,照水碗等。天理昭彰,疏而不漏,跟随中共做恶,参与迫害大法学员,那是自取灭亡啊。

曾习清有一女四男,长孙体弱多病,小孙已死。住址:四川省威远县严陵镇富谷村十七社,电话号码:13890536411。

3.四川内江威远县碗厂镇派出所所长、警员等遭恶报

2004年3月,派出所恶警梁德宗,余××(名字不详),通过天宫村民杨美利举报,闯进了大法修炼者杨华军家中。抄家后,将其骗进派出所,强制拖进看守所,非法刑拘1个月,且非法判劳教1年。整理的一切材料均强制其签字。

从当地群众得知派出所非法抄家,整理材料时,所长史少武、警员梁德宗曾扬言,如果真有善恶报应的天理,那么他们自己一定遭恶报坐牢。真是:“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20多天后,恶警所长史少武、恶警梁德宗到“OK厅”嫖娼,不放过被骗、年幼无知、未成年女孩。兽性败露。此二人工作丢了,该退休“享清福”的梁德宗坐进了牢房。所长史少武被判监外执行。余××,本可能升副所长的,却被调离原单位。

那个举报大法学员的人,当年遭恶病,花了不少钱。2005年,其长子骑摩托撞客车,腿撞断。另外,李刚不时被贼偷,其人似乎还不醒悟。

陈端良,农建中学校长,数次恶意举报大法学员林春全;扣工资为一月60元;使林流离失所,被非法劳教;使林春全在威远看守所、新华劳教惨遭酷刑和毒打。2002年,陈端良多次被该校教师举报贪污公款,并被一教师打成头部粉碎性骨折,花费上千元医药费。另一教导主任夏泽华积极举报林春全,也与别人的冲突中,被其老婆毒打,不久教导主任被罢免。

梁泽高、廖华维多次骚扰其境内的大法学员,其境内的弟子多位被非法重刑,可是,不久,梁泽高的父母相继死去。

三、请关注还在狱中受难的大法学员

1. 大法学员魏伟,山东省龙口市人,大连轻工业学院99级工商管理系学生。2003年12月,因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四川省威远市公安局非法拘捕,2005年5月被四川省威远市人民法院非法判刑9年,并被送往四川省德阳监狱服刑,因此被迫中断学业。

入狱第1天,狱警找魏伟谈话,问他是否承认自己有罪。魏伟说:“我没罪”。之后,狱警找来十几个被判死缓的犯人将魏伟拖出去毒打了一顿,并于当晚开始罚站,从早上开始一直站到凌晨1点多。第二天,狱警又找来两个被判死缓的犯人做魏伟的“转化”工作。

2005年10月的一个晚上,魏伟被走廊上的吵闹声吵醒,他想出去看看,被狱警制止,后来才知道是狱警在毒打一名大法学员。第二天,狱警找魏伟谈话,告诉魏伟被“孤独”处罚,不允许和任何人说话,否则就送去“严管”,让犯人天天打。魏伟所在监狱分队的电话号码:0838—3820024

2. 刘旺权,男,被非法判刑7年;

3. 罗建新:女,被非法判刑8年。注明:据说新店恶警王栋梁是迫害罗母女的元凶,他亲自向一大法学员骄傲地炫耀。

4. 杨伙明,男,被非法判刑4年;

5. 姚亮晶,新店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四年。

6. 莫小英、唐田还在威远看守所受迫害;

7. 林春全,农建中学校长史超、主任杨国彬等不准林春全上课,坚决执行打压政策,迫使林春全流离失所,克扣上千元工资,前不久又将其开除工职。

正告邪恶之徒,别把大法学员的大善大忍当作好欺负,为所欲为,人算不如天算,为了你自己和家人的美好未来,将功补过吧。《九评》广传,退党大潮无法阻挡,天灭中共已是定局,不久的将来,你们将全部偿还所做的一切。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穷追到底,绝不放过任何一个。珍惜好人就是珍惜自己。如果从此收手,保护和善待大法学员,并尽快将悔过书递交给大法学员转发给明慧网,还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