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论语》洪法记(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最近我选择恭读《论语》洪法,三个月来,有数十位有缘人被师父的慈悲与大法的神奇所感动,而纷纷生起了修炼之心。

洪委员是家长会的成员,任职于诊所。前些日子与会长来访,因为都关心健康问题而谈及修炼法轮大法的风潮。初闻《论语》,洪委员觉的身心舒适愉悦,再听时下背部有两、三个点微微攒痛,她表示自己有肾脏病史。听及第三遍,前方出现一影像,当她看了我翻示《转法轮》书上师父的法像,洪委员惊奇的说“就是他!”“是李老师,”我庄重的回应着,心想又一枚修炼的种子苏醒了。

苏校长娴于教育、辅导与文学,是华人世界的重要谜家。因为知识障碍颇深,故一直徘徊在大法边缘。某日因高血压型头痛而坐立难安,我提醒他:师父等你多年,此次试着不带观念的聆听佛法。听读《论语》过程中,他脸色苍白并微微呻吟,十分钟后,快步上完厕所回到客厅时,脸色已恢复红润。我关心的问:“怎么样?”他腼腆一笑:“法轮大法好!”

谢校长是位效能指标型的校长,办学严谨,服务过多所学校绩效均优。某日同赴议会备询,等候的空档她邀我读法。她双手结印、闭目谛听《论语》三遍后,甩动着麻痹的左手问:“为什么手会麻痹、背部发痒,还有一股能量一直要将我推出门外?”议程随后進行,因此无时间交流。翌日见面,也问起同样的问题。谢校长是西方宗教的教友,亲近大法年余的时间,属于在家自修的状态,修炼之初频尿、怕冷等问题都被清理。因此,我婉转的说:“您考虑一下专一的问题。”她即刻表示,今晚开始不再祷告了,也更取下两张夹于胸前名牌内的符咒,接着,忽有所悟的要我再读《论语》。这一回她的体验截然不同,除了感到祥和自在外,眼前的颜色不停的变化,最后是一片清亮的光芒 ……。

吴经理是一位开创力十足的人寿公司经理人。因秉公处理公司内一人事问题而挨告,沮丧之余皈依了某教,皈依后她与先生的身体反而出现了状况,更因亲睹其所皈依者之心性一如常人,而颇感彷徨。有日来访,特为其恭读《论语》。读法声初起,她即不停的打嗝,第二、三回则跪在地上呕吐不止,待读法完毕,吴经理表示身体轻松多了。一上车,她便将车上其它法门的饰物作了清理并挂上洪法莲花卡。翌日,她参与讲真相活动后又吐了两次,纠缠多年的荨麻疹、头痛、睡眠品质差及生理疾病问题也一并清除了。

张校长于学校经营上屡获奖赏,是教育改革的行动者,他于去年荣退。退休前几度提起要修炼法轮大法,都因工作忙碌便耽搁了。上学期访视其原服务的学校时,他恰巧回校指导学生。促成此因缘,一切都非偶然。访视业务结束,在四位校长的注视下我轻声读起法来:“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读及此,张校长双眼轻阖、呼吸舒缓端坐着進入睡乡。在场的校长不约而同的噤声,并停下手边的工作同听佛法,这一睡已接近半个钟头,至我们必须离开了方轻轻的唤醒他。两个月后在赏艺茶会上碰了面:他乐呵呵的告诉我:“《转法轮》已经读了一段时间,另外,罹患二十余年的痛风也没再发作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