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夫妻同修证实法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九八年初得法。没有得法前,我身患多种病,特别是高血压、冠心病折磨的我死去活来,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在这十几年来,几乎年年住医院,花了不少钱,也没有把病治好,只是把病缓解了一下,天天忍受痛苦度日,眼看就要面临死亡的地步。

有位大法弟子到我哥家走亲戚,把大法讲给我听,从此我开始修炼大法。就这样没有很多日子,我身体的多种严重病不翼而飞,身体达到一身轻,很多活都能干。我这七旬的人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别人都很羡慕我,说你怎么有这么多的劲,你的病全好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只有学法轮大法才能有美好未来和健康的身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九九年七二零后,这么好的大法遭到邪恶严重的迫害,邪恶到处找大法弟子收大法书、记名单,多次来我家抓我、骚扰我。但是我不承认旧势力安排,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每次邪恶来我家都是师父在保护我。

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首先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再做其它事。在讲真相救度众方面,我感觉难度大,有点困难,因为我说话能力差。这可怎么办呢?我看了《明慧周刊》上讲,大法弟子办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有能力的最好都要办。我就跟也是同修的老伴说,咱们也做资料吧!她说好。她虽然得法比我晚一年,但是她学得比我精進多了。只要为大法做事,一说就通。我们俩就开始做护身符、写条幅、小旗等各式样的真相,我写她发。

在讲真相方面,老伴做的很不错,有时一天能讲二、三十人,少也掉不下四、五人。她给幼儿园的小朋友买些气球、硬皮图画书,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小朋友都喜欢要。给中小学生买各式样的笔记本,第一页写上:“赠予有缘人,看到是缘,记住是福。”一首小诗:“现时天象不一般,多听多看才不冤,不久就要天象显,方知今日是机缘”,并且写上“fa lun da fa hao,zhen shan ren hao”。给教师用寄信方式讲真相。有的学生缘份深,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学习成绩名列一、二名,尽显大法的威力。

一开始我们做平安卡,用硬皮纸写上“心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身心受益得福报,危难来时性命保”,再用胶带封好。做护身符买了十几张红纸,裁好大小,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外皮用胶带贴好,可以防水。我们在做的时候请求师父加持,有缘人都喜欢要,效果很好。我们一直做到有了打印的,才停下。现在在协调人的支持下,我们继续大量写条幅,在大年三十前全挂出去。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我正在吃午饭,老伴出门不在家,还没吃下一口饭,三个恶警非法闯進我家,说你还炼法轮功吗?我马上说:“炼!这么好的功法,八年多我没有吃一分钱的药,能不炼吗?”恶警搜出大法书、炼功带和资料,我先发正念“天灭邪恶党”,我说这不能拿,邪恶将我绑架走。上车后,我一路上发正念,不配合邪恶,不承认旧势力安排,不允许任何生命插手干扰和迫害我,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

到派出所邪恶吃饭时,我看时机已到,请师父加持。我说要小便,正念闯出魔窟。前后只有四十分钟时间。到同修家,见到师父法像,我双腿跪下泪水不止,谢谢师父的加持和呵护,同时向内找,还有各种人心没有去掉,给大法和同修造成了严重损失。

还有一次,我和老伴去外村挂条幅、贴三退标语,救度众生,真是我难忘的一夜。我和老伴拿了一百多张三退,二十多个条幅,在二零零六年八月的一天晚上,下着小雨,一开始和老伴没贴几张三退,天便黑了,我们便分头做。我到村北头挂条幅,她贴三退,做完准备到村北头叉口汇合。老伴拿几张准备上路边贴,这时从玉米地出来一蹲坑的恶警,马上就想去抓我老伴。她说不配合邪恶,很快随路边的果园走了。邪恶马上打手机,又来了两个恶警,这时天黑得已不见人影。我老伴边走边发正念,“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保护我最安全,我宁肯在这停一夜也不能被邪恶发现。”这时又来了警车,恶警到处用手电找,也没发现她。老伴继续发正念,背法,“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邪恶不甘心,一直找到约三点钟。在师父的呵护下老伴在荒山野岭中突破重重困难,走了一夜终于走出困境走到村庄。

那夜,我在等老伴时等了老长时间,也不见她的身影。心想她是回家了,还是出事了呢?急的我团团转,我马上回了家,看家里也没有,这可怎么办,又回了原地也没找到她。我又回家,请师父保护她不会有事,我才放心。她第二天回家。

我今后一定按师父说的去做,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因文化浅,不管写的对与错,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