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每一位众生(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

一、唤醒同修,珍惜修炼机缘

引子

二零零零年底,我再上北京证实法,被我户口所在地派出所迫害,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那又被非法超期劳教一季度,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回家。我回家后,自己非常渴望学法炼功。可家人害怕,我爸爸只许我炼功,不准我学法;亲朋好友也纷纷来看望我,劝告我:“你觉的好,你就在家炼功就行了,不要再上北京,你看你吃了那么多苦,回家好好安排安排,好好过正常人的生活,你看现在生活多么丰富多彩……”。他们常人的关心我能理解,可他们无法理解我们修炼人,无法理解我内心的清净,境界的超越常人,他们确实无法理解。

回家后不久,我在功友家拿到了去北京前曾寄放的《转法轮》,还在那请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我如禾苗在干旱后得到雨露的滋润,我如饥似渴的学习《转法轮》、新经文。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可时间不长,没修好的一面翻出来了,人的情放不下,被情困扰。一学法炼功就被邪恶钻空子干扰,一时又找不到同修交流,真苦!在两年多的邪恶劳教所那种恶劣的环境迫害下,我都从没叫过苦。而现在这种内心上、精神上的那种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是难以体会的。再苦、再难,我也不会放弃修炼,在这时当我再读经文《真修》时,对师父说的:“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这段法理体悟颇深!

记的我刚刚得法时,读这一段经文时,我还找功友切磋,我说:“我怎么也无法理解师父讲的:‘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我怎么一点儿也体会不到‘名、利、情’放下怎么会苦呢?我觉的修炼一点不苦,比起密勒日巴来,我们简直是在蜜糖里修炼。”感觉总是很幸福的,尽管当初我盘腿打坐时,近半年才学会双盘,坐不到半小时,都痛的够呛,泪流不止,从脸上直往下淌,我都没有觉的苦。而现在遇过情关,真苦。从法理上,我认识到,为什么放下情会那么苦,是因为师父在讲法中告诉了我们,知道了人的情从娘胎里就带着,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被情泡着,人就是为情活着,而我们修炼人不被情所带动。可当时就放不下。后来在我去购书的书店附近碰到了我们原来一同被非法劳教的一位同修,经接触后,我们一起又经过几次交流切磋后,自己通过加强学法修心,再加之我对师父讲的法在法理上有了更進一步领会,体悟;加强发正念,认识到了人为情而活着,我们是修炼的人,要放下情,不为情所带动,很快就过去了,升华了。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安排同修的帮助,自己学法的提高,我才走过来了。

当你把情放下时,会有一种从未感觉到的轻松;当你把情放下时,会得到一种升华——慈悲。师父说:“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我想多写这一笔,这点经历能给在这方面的同修一点帮助或借鉴。放不下的情啊,执著心与怕心啊,都是修炼中的一切阻碍,甚至有的人因此而放弃修炼,机缘一过,悔已晚也。师父讲法中告诫我们:“要珍惜这个机缘,真的不会再有第二次。”(《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一)帮助放弃修炼的同修

在二零零四年初,A同修见到我后说:“B不修炼了。”(因为B在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回家后,曾放弃过修炼,我原炼功点的辅导员让我去帮助她,经我和其他几位同修的帮助,通过一起学法交流,B恢复了修炼。)我听了很吃惊,真为她放弃修炼惋惜。我问A:“她怎么又不炼了?”A回答:“还是放不下情。”我说:“我去看看再说。”就这样,我带着一颗善心,一个慈悲心,一颗急切的想找回B再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的心,很快的去了B那。不巧,她不在家。事隔不久,我又去找B,这次她在家。在去之前,我在师父的法像前虔诚的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一切干扰我帮助昔日同修走回到正法中修炼、跟上正法進程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

互相见面后,我们都谈了一下二零零零年底分手后的一些情况,走时,我把已准备好的师父的新经文送给她,B接后,我一再鼓励她好好学法修炼,珍惜师父给弟子的这万古机缘,切莫错过。之后,只要师父的经文、讲法一发表,我得到了,一定都给B送去。渐渐的,我就邀请B晚上到我家里一块学法炼功。自从B跟我一起学法炼功不久,她家庭环境改变很大,丈夫也时常回家了,对她也很关心。

一天,B对我说:“我爱人看我起早贪黑的炼功学法,关心的对我说:‘你看你都瘦了。’”B也真的当真了:“哎呀,我真的瘦了,我要买牛奶喝。”听了后,我说:“你什么都不缺,还买什么营养品,我们不会缺营养!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就告诉了:法轮‘他在正转的过程中,会自动的从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还会演化能量,供给你身体所有各个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同时,他反(时针)转的时候会发放能量,把废弃物质打出去之后,在身体周围散掉了。他发放能量时,会打出去很远,从新带進新的能量。他打出去的能量,在你身体周围的人都会受益。’你还会缺营养吗?你吃的东西不一定都能吸收咧。胖瘦都随其自然,别产生执著心。”

由于B长时间脱离法,所以一恢复修炼,干扰就来了,那旧势力在上面都是虎视眈眈的看着,你可别让它抓住把柄,一旦被它抓住它就会毁掉你,让你修炼不了。当我发现由于家庭环境变了,温暖了,B的情又翻出来,这时我就跟B一块儿交流有关情方面的例子,和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的:修炼人要放下名利,不要被情困惑,被情带动。再难也别放弃修炼。可是我们一起学法不到两个月,一天晚上,她比往常来的晚。一见面,B就告诉我:“我想耍,我不来了。”我还是苦口婆心的给B讲:“别放弃修炼,想想师父为度我们,当初是师父将我们从地狱里捞起来的。一个满身业力的人,师父还要把我们度成神,不只是为我们承受这边的债,那边天上欠下的神的债师父也得为我们承受。一个脑血栓病人被救,师父都被灌了一碗毒药。没有师父为我们的承受,今天没有一个人能修上去。”听了后她还说:“我想耍。”我一听,真无言了……但走时,B说:“我看你需改字的《转法轮》多,改不过来,你就拿给我帮助你改,虽然我不炼了,但你忙不过来,我还是帮你。”这时我脑子里的反映是:B还是有希望,我就顺其将手中还没改完字的《转法轮》拿给她。

有的同修知道B又修炼了,也都很关心B,见到我就问B现在如何,我怎么说呢?还是照实说吧:“B想耍,不炼了。”知道的同修都说:“我们就说她不行,你还帮她。”听了同修的话,我也没灰心,我想她要帮助我改字,她要改字,那她就得看书改。

我还是照样关心B,一有师父的经文,我还给她送去,B也接,但看得出很敷衍,我也还是没灰心,只是心里真为B有些着急,正法進程这么快,时间不等人啊!时间多宝贵啊!学法多重要啊!一直送到师父《也棒喝》经文发表了,看后她才猛然醒悟过来。说来真巧,当我拿到师父《也棒喝》经文后,我认认真真的学习,领悟,晚上我在师父的法像前:“请师父加持徒儿,清除一切邪恶的干扰因素,我一定照师父的法做,‘不丢下一个弟子’,真心希望B看了《也棒喝》后能敲醒还在沉睡中的B,不再耍了,让B再次从新走回大法中来,不要一念之差,因放不下的情,放不下的执著,毁掉自己和自己天体中的无量无计的众生与其层层连系着的天体里的众生,让B明白师父为了弟子能修炼圆满慈悲的救度、承受……”说着说着泪水止不住的唰唰往下淌。

在请师父加持后,我去了B家告诉B明天下午到我家里玩。第二天B如约来了,我将师父的《也棒喝》经文给她看,同时发自肺腑之言進言B:珍惜修大法缘份,师父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得了这部法你就修下去,别错过这个机会。”别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殷切希望。刚谈到这儿,这时来了一同修(以下简称C),紧接着,C又同B一起交流,从法理上让B提高认识,修大法的美好,隔了一会儿又来一位同修(下简称D)。D主要讲了她回老家洪法、讲真相和她弟媳得法炼功后身体的变化,也跟她们一起讲真相的情况。

看似偶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B回去后,认认真真的学习了《也棒喝》后,第二天上午到我家来告诉我说:“我的手臂好痛哦,穿衣服都困难。”接着B又说:“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用棒棒敲我了,我这次要好好修炼了,决不再放弃修炼了。”果然是师父的《也棒喝》经文将B从沉睡中敲醒了。

自那天以后,我们俩又从新开始一起学《转法轮》、新经文,有时间也看看《明慧周刊》、大法真相资料等。由于B学法扎实了,变化也大,从此守住心性,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知道她自己以前没做好,现在一定要走正路;现在,上的也快,真正的按照师父的法做,跟上正法進程,三件事也做的很好,在讲真相、劝退党方面还有不少好经验;B做的真相资料护身符、《九评》等书做的都很精美,用B的话说:“不要粗心大意,把他做精致一点,每本书是代表大法的形像,所以要严格要求自己,要保质保量,这样才是对大法负责,对众生和后人负责。”

(二)帮助带修不修的同修

在修炼中只要是我觉的该做的事,正法進程中师父要求弟子做好的三件事,我悟到了,那就不怠慢一刻,精進实修,提高心性,增强自己的正念;正念正行,明确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兑现来时的史前大愿。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要承担历史赋予我们的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在救度众生中,不忘关心同修跟上正法進程。

在我身边的或遇同修提到的带修不修的同修,不精進的同修,我都有这个愿望——尽量找时间一起交流切磋。从法理上让他们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认识到我们来在世上是干什么来的。那是我们在史前的大愿:当有一天大法在世上洪传时,邪恶要迫害大法时,我们一定要站出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同修,你一定要多学法,精進实修,不可怠慢啊!师父在对学员文章评注《去人心》一文中指出:“解决的办法是一定要重视学法,认真学法。这部大法能正大穹,能使人修炼圆满,那为什么不珍惜这万古机缘呢?而且这机缘瞬间即逝呀!”比如:这样一位同修(原来是我们炼功点的辅导员),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他先悟到了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于是他和已有身孕的妻子一块去了北京。他因此遭迫害,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因向世人讲真相,救众生,曾两次被非法关押后又再度被非法劳教。他妻子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多次遭迫害,被迫害非法劳教、被绑架至洗脑班,在四川某县洗脑班被邪恶流氓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都未恢复正常。

对他的情况,我大约在一年前就听说他回家了,也知道有不少同修去帮助他,我也问过去他那里的同修,问他现在情况如何?同修都叹气说:“他变了,也不跟我们多交谈。”当我听了后就问他的地址,那同修对具体地址当时也说不清楚,我也就没去。但我心里一直还惦念着这件事。到了二零零五年底,有同修去他们门市部,帮助他联系业务,我就一同去了。我将带去的师父《在音乐创作会讲法》和《明慧周刊》给了他。坐了一会儿,近中午,我们准备走了。他对我说:“你要多待一会儿,中午就在我这吃饭。”于是我留下来,那位同修先回去了。

我问了问他,知道了他目前的状况(碰到了就得帮啊!),同他多交流。这时他谈到了他从劳教所回家后,家庭现状是——妻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时吵时闹的,儿子年幼,其岳父是“文革”时被迫害致疯的,全家仅靠老岳母一人苦苦支撑着。原本是一个和睦、温馨的家庭,有一个美丽的妻子,由于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了他家庭的巨变、家庭的经济压力,他当时面对这一切,一时感到压力太大,一时无法接受眼前的残酷事实。为了支撑这个家庭,找到了这份工作,时间几乎全忙于生意,来解脱自己的精神压力,解决经济困难,一天都在想怎样搞营销、促销,使生意效益增长啊,对修炼,带修不修,几乎是放下的,但要说不修呢,放也放不下,但是很少学法,心理压力大,一天下来也很累,下班回家还得照看小孩。

我听后,感触也很深,修炼,苦!我就善意的劝他千万不要因为目前家庭的情况,影响到你对大法的修炼,松懈了精進的意志。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你懈怠了修炼,谁高兴?魔高兴!师父不高兴!多想师父对弟子的承受,对弟子慈悲苦度。要知道师父为了弟子能修炼圆满,平衡我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除了这世间欠的,那在上面欠的都是神的债,我们能还得了吗?师父在为我们承受啊,真的只有好好修炼,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珍惜修炼机缘,才对的起师父!对的起自己!对的起你自己世界的众生对你的苦苦期盼!在修炼中出现的任何情况都不是偶然的,吃苦是好事,你知道今生是这样的那你以前对人家怎样?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修炼是严肃的,一关一难绝不会象玩笑,修炼人出现什么麻烦时一定是有原因的。其实谁在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都是在帮助你提高,提高你的思想境界的同时你也在承受痛苦中消业,那么同时还在考验你对这个法坚不坚定。如果你对法不坚定呢,那根本什么也谈不上。”(《在休斯顿法会上的讲法》)他听了后说:“就是,要好好学法。”看的出来对他的触动很大,他又说:“昨天我的一位同学来我这时,还狠狠对我说了一顿,说我只知道挣钱!”我从他身体变化情况看,几年不见,一见他变的那么胖,我想他可能没有好好炼功呢。于是我问他:“你每天还坚持炼功吗?”他不好意思的答道:“没有。”我说:“这不行哦!我们炼的这套功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性命双修就是除了修炼心性外,同时又修命,也就是说,改变本体。’你不炼功,你的身体细胞怎么能被高能量物质代替?”当时他表示了他要炼功。我又接着说:“你最首要的是先把学法炼功做好了,在法理上明白了,就按师父对我们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做了,你的生意自然会好的,而且师父决不会让真修弟子吃不起饭的。”

另外,我说:“听说在你这儿来的人不少,还有邪悟的,你可要注意。现在还有走向大法对立面的,千万别碰这些人,把你给骗了!听進去了!”他说:“有同修,有邪悟的,好多都来找过我。放心,这点我还是相信我把的住的。”“建议参加学法小组,对你提高更有帮助。”我说。他同意了。之后,我紧接着又给他联系到一同修那学法,去了之后,就遇到一位他们以前认识的同修(以下简称E),E问他现在干啥。我说他在门市卖东西,并递上一张的名片,E看了后:“哦,我们单位正好要买这个,那我就到你门市去买好了。”E去了他门市部后,不久我们见面时,她对我说:“我去他那很近,他的资料由我来送,你就别管了。”看上去一切都好象是偶然的,其实都是师父在管他。

隔了一段时间,我又去了门市部看看他现在修炼的情况如何。我刚一到,他就跟我说:“真的,象你说的,我三件事做好了,众生都回报我,我现在生意也好了,没有人买东西时我就看法(他拿出小的电子书给我看),不象原来,总想用人的办法,用在学校学到的知识搞营销、促销活动,结果一天下来很累,书也没有时间看,经济效益还不好,现在轻松多了。真的按师父的法做一切都顺了。”我听后,真为他能精進感到高兴。我问他现在炼功呢?他说:“炼!”我说今天还有事给你商量一下:“你原是我们点上的辅导员,认的功友比我多,我后得法,没能认识几个人,不了解的根本也不愿意跟我们接触。”当时,我记的想请他来他不太情愿,说他家现搬了,离我那远了。这也是客观原因。

但事隔大约半年左右吧,现在他能主动提出如需要的话,他愿意协调,做些事情。我做的过程中,深深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安排,师父讲的学法的重要性,只要你学法你就在变,只要你学法修心性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的手段炼功就能使人圆满。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三)帮助邪悟的同修

二零零四年上半年,我到了一家部门打工(时间干了一年多点)。在九、十月份的时候,结识了一位也在那做生意的同修,当时我心里还感到有点不错,在这里还能碰到炼法轮功的,第一次接触只是随便的问一问,看看她店卖的东西,也没更多的提修炼中的事。

十月的某一天,记的是师父新经文《也棒喝》发表之后,她到我上班门市玩,我们正说着话,她的手机响了,我见她在与别人通话时非常不注意修口,还大声的说些很敏感的话。我就觉的不对劲,待她通话结束,我对她说:“你打电话怎么那么不注意修口,要注意安全啊!”她说:“注意安全,我们都是修佛,修神的,怕什么?”我说:“最好注意点为好!”过了一会儿,她问我:“师父经文《也棒喝》你有没有?”我说:“没有。你如有多的话就给我二份,”她说:“我一会儿去拿,给你送来,你家住哪?我送到你家里。”我说:“不需要。”她说:“那你把手机号、电话给我,我给你打电话,你出来拿。”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是不愿意告诉她,也不想让她到我家去。她说:“咋办?”我问她:“你认识某某同修?”她说:“认识。”我说:“那好,我跟你去,我也想找到那同修家看看她。”于是我们就约定下班后,在那见面,跟她一起取那经文。

到了那里,她就领我進了一房间,里边也有几个人在那,可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和我与另两位交谈过程,我就知道了我到了什么地方,走進了邪悟的圈中了。以前听说过,但我从没遇过,今天可见识了。这时我马上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我所到的住所空间及所对应的各层空间的一切黑手、烂鬼及邪恶的因素,加持弟子安全离开。”其实,我刚到那家时,我就觉的跟我平时接触的同修不一样,感觉上就觉的不太对劲,但容易使你麻痹的是她们也学法,也看师父的经文,可是她们没悟正;在那我还遇见了一位在“七二零”前修的很不错的一位联系人,听她一说话,就感觉牢骚满腹的。我跑了一趟,《也棒喝》没拿着,还真的让我吃惊不小,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及时的离开了。这时我也顺便提醒一下同修:在不知道对方同修的情况下,接触时,一定要注意谨慎,要理智清醒,时刻保持我们的正念!不要一听都是炼法轮功的,就麻痹大意了,有的同修就是这样被带动、悟邪、悟偏的;还有的被骗走向大法的对立面的都有。

人离开那里了,可我脑子里还在想着他们邪悟的人,现在还不醒,危险啊,正法進程在迅猛的往前推進着,时间不等人啊!后来不久,来我家里的一位同修,我与他说起前面那段情况时,他说:“他们才不是只有几个人,有十几个经常在一起。她(指我门市碰到的那位同修)和我们两个(他和他的妻子)都交流了好多次,时间都快一年了吧。”我们在修炼中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与我们自己的修炼有关系,我今天碰上了,我该怎么做呢?修炼人,按师父的大法要求的做,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讲过:“我不想丢下一个弟子。”还说:“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惋惜。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后的执著》)。我是师父的弟子,助师正法,是我们的责任,三件事要做好,对邪悟的人,我要用善心、慈悲心去拉他们一把,再交流、切磋,他们悟过来了,跟上了正法進程,不仅能圆容了他自己的世界,而且在正法進程中助师正法,讲清真相中,岂不是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建立自己的威德吗?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劳,这也是弟子的一点心愿。

得想想办法呀。于是,我找到另两位同修交流、切磋,制定出了我们怎样帮邪悟者的方案。一个一个交流、切磋,只要他们愿意与我们一起交流,我们就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好同修归正自己,从法理上正悟回来。

例如:一天,我们约好利用中午的时间交流(因为现在大家的时间都比较紧,要学法,要做的事也很多,都是挤时间在做的)。到了中午,我就约和我一块在做生意那位邪悟同修一块吃饭,边吃饭边交流,边近距离发正念清除一切操控、干扰同修邪悟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让她理智、清醒的走正大法修炼路,跟上正法進程。在去之前我才知道她出狱两年多了还未写严正声明,在交流中我们同修明确给她指出:第一,你邪悟了。第二,认识邪悟的危害性,邪恶达到的目地最终是让你背离大法,放弃修炼,危险啊!第三,要赶快写严正声明。写此声明的重要性。清除邪恶、烂鬼、黑手对你的操控、迫害。第四,弥补的办法:抓紧时间多学法,多看书。学法炼功,提高心性,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通过我们几位同修的一起交流后,她认识到了自己是做错了。表示要写严正声明。之后,她先后写了两次,第一次写严正声明,由于怕心,不敢写真名,用了化名,没有上网。我又找她交流,她认识到了写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后来不久她又从新用真名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同修及时给她上网发表了。自她写了该声明后,变化也很明显。比如,过去不注意修口,现在注意修口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做好了,三件事做好了,利用自己所处的环境讲真相,劝三退。还利用休息日、节假日回老家讲真相,火车上讲真相。

正如师父在经文《道法》中讲的:“注意:我不是叫你们人为的做什么,只是叫你们明白法理,这方面的认识要清楚。其实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讲给各界众生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我告诉了你们法的庄严、神圣,目地是抹去你们对法的迷惑、误解。”

唤醒同修,珍惜修炼机缘,不仅仅只是我们如何帮助、如何去找回同修,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走正修炼之路,更主要的是我们如何在法理上清晰为什么要花时间这样去做。目前,我们都是按师父要弟子做的三件事,都觉的时间很紧张,都感到还做不过来,还需要我们去找他们帮他们下来结果还不知道是怎样的呢?还是救众生要抓紧时间。是,救度众生,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也告诉了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分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我们的责任不重大吗?做三件事的时间不紧吗?紧!我个人在法理上悟到:师父又在讲法中讲给了我们:“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师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作为弟子也要为师父着想,难道我们不应该花时间去帮助这些同修悟回来,精進修炼跟上正法進程吗?要知道他们走正了修炼之路后,助师正法,是“未来的法王”,是“世中的觉者”,而且按师父要求做好了三件事,不仅他们世界能圆满了,同时他们在讲清真相中还会救度更多的众生。

所以我认为:对于昔日的同修,如上述类型的同修,只要我发现了,知道了,有条件,就应该去跟他们交流、切磋。

总之,在与以上不同类型的同修的交流、切磋,其体会如下:

第一,我们做的过程中的心态:一定要抱着一颗善心,慈悲心,还要加上耐心、细心,更要有不灰心,有一颗持续做好的关心。
第二,不同类型的同修采用不同的方式方法。
第三,交流前先请师父加持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
第四,一定要他们从法理上明白修炼的严肃性,救度众生时间的紧迫性,抓紧时间多学法炼功,及时写严正声明。
第五,在帮助同修,与同修交流过程中同时也是帮助自己修炼提高的过程。

最后,使我感受更深的是:看上去好象是我们在做,在帮助同修共同提高,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在做。比如,在前面提到的与B同修的交流、切磋,看似好象偶然,我与B交流时,C同修来了与B交流,一会D同修来了。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有序的安排。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只是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