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搞政治”能够破除“党政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明慧评论)“政治”是日本人翻译英文Politics时用汉字创造的一个词,中文照搬过来了。孙中山认为:“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

但是,在共产党社会里,“政治”早已面目皆非了。政治渗透到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生命变成了“政治生命”,思想变成了“政治思想”,道德变成了“政治觉悟”。“政治”一词来源于西方,可是,现在中共的政治根本就无法对译到英文了。比如,中共大力宣传的“提高政治觉悟”,中国人一听就心照不宣,可是直译成英文对西方人来说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因为中共说的“政治”,就是对“同共产党保持高度一致”的抽象而又具体的概括。中共所谓的“政治觉悟”,说白了就是“党叫干啥就干啥”。

如果党撒谎时,你要去揭露;党诽谤时,你要去澄清;党迫害人时,你呼吁停止,这就是跟党不一致了,也就是失去了“政治觉悟”。共产党的政治是无处不在的,不能出现政治真空,所以中共这时就会把人们维护自身权利的“不政治”行为说成是在“搞政治”。

“搞政治”算是比较民间的说法,中共的正式用语是“怀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为什么一定要加上“不可告人”呢?因为许多反对共产党恶行的人,并不是出于要夺取权力,而不过是争取宪法允许的最基本的正当权益,比如,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这些诉求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政治目的,所以,中共只好用“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样,也就可以给人贴上“搞政治”的标签,从而大打出手了。

为什么被贴上“搞政治”的标签,中共就可以随意迫害了呢?

很简单,中共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骗了哄,哄了再骗,血雨腥风,使中国人从政治的狂热走向了政治的冷漠。人们讨厌政治,回避政治,不关心政治。当然,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并没有逃出中共的政治怪圈。就如同坐跷跷板,从这头滑到那头,还是在跷跷板上。但是,却造成了使人们在政治上的彻底驯服,因此中共把一切争取基本人权、向中共讨公道的事,一概归为“搞政治”。

几十年下来,人们对于中共的整人政治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共产党整你了,你得忍着,等着平反,等着去感恩戴德,因为共产党是强权,你不可能甚至是不应该和它讲权利。如果你不顺从这个模式,你要反抗,你要揭露中共,你要制止中共的恶行,你就超出了人们在中共统治下讨生活的最大想象力,于是,你就是在“搞政治”。

一旦你被认为是在“搞政治”,性质也立即被改变了。人们就会发生一种“良知错位”——“搞政治”就象一碗迷魂药似的,能把人们最基本的善恶是非标准弄扭曲了。不管中共如何残害无辜,使出了如何卑鄙的手段,干的是如何流氓的行径,谁一旦被认为触及了“政治”那个“党经”,被“搞政治”迷惑的人们就不会去同情受迫害者,不去谴责施暴者,而反过来责备受迫害者,否定任何声援受迫害者的努力。好象“搞政治”是比中共杀人还要可怕的东西。

这种“良知错位”正是中共求之不得的。可以说,“搞政治”这顶帽子成了中共在“政治冷淡期”一个用来煽动人们漠视中共暴行的最恶毒的武器。

“搞政治”真的那么可怕吗?大家看到,正是法轮功学员们和他们的支持者们不断的呼吁,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和平请愿、抗议和讲清真相,起诉犯罪元凶,才有力的抑制了中共的残暴。中共用利益收买媒体,让许多媒体面对中共的反人类罪恶噤声,甚至为中共传播谎言。而法轮功学员创办报纸电视电台,才使法轮功的真相得以传播,才使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暴行特别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的前所未有的邪恶得以在全世界曝光,才有效的遏制了中共的肆意妄行。

在快八年的反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们所做的不过就是要讲清真相,揭露中共,制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没有政治目的,而且修炼者是要放弃对人间权力的执著的。我们看到,中共的“搞政治”论让人们默认和盲目附和中共对善良民众的打压和诽谤,也成为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巨大障碍。《九评共产党》清晰的揭示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因之所掀起的退党大潮,能使人们退出中共的“政治”,从而彻底跳出中共的政治怪圈,恢复正常的思维和人的正常生活。

如果非要说人民的反迫害,解体中共及其党文化是“搞政治”的话,那么,搞这种政治不是越多的人搞,越对人民有好处吗?这样的“搞政治”不正是彻底破除中共制约和迫害人民的党政治吗?那么,这样“政治”何不堂堂正正的搞呢?没有了共产党,就彻底没有了“党政治”,人们对善恶是非就会有正常的判断能力,那不是大好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