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神目如电 善恶必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湖州同征有个沈炳震,有一天白天在书房睡了过去,在梦中被一青衣神人带到一院落中,竹林茂密,里面一木制床榻几案上有一面丈许高的大镜子,青衣神人说:“您照前生。”沈炳震在镜子前一照,只见方巾朱履,并非本朝的衣冠。正诧异间,青衣神人道:“您照三生。”只见镜子中显示出沈炳震乌纱红礼袍,玉带皂靴,并不是儒者的穿戴。

这时突然有一头发斑白的老人过来叩头道:“您还认识老奴吗?我曾经跟随您到大同赴任兵备道,距今已经二百多年了。”说完一边哭泣着一边将一份公文案卷呈给沈炳震,沈炳震问是什么,老人说:“您前生生在明朝嘉靖年间,名叫王秀,任大同兵备道。今天青衣神人找您,是因为地府有五百鬼喊冤,请您前去对质。我记得当时杀这五百人并非是您的本意,是总兵想要杀这些人,这五百人都是刘七一案中败降的走卒,投降后又造反,所以总兵杀了他们以杜后患。您曾经亲自写信劝阻,但总兵不听。我怕您忘记有这封信而难以申辩,所以拿来此书信呈给您。”沈炳震好象也忽然间记起了前世的事,对老人道谢不已。

青衣神人将沈炳震带到了一巍峨宫殿中,只见冥王在中间端坐,头戴王冠,旁边的官吏绛衣乌纱,手持文簿喊道:“兵备道王秀进。”指沈炳震。冥王说:“停,这是总兵的事,先传总兵上来。”只见一戎装金甲之人从东厢走了进来,沈炳震一看,果然是那位总兵,以前同他是同僚,同他打招呼,但他好象根本就听不见。接着又传唤沈炳震上殿,冥王说道:“杀刘七一党五百人,总兵已经承认了,因为你曾经写信劝阻制止他,所以此事与你无关。但明朝律法规定,总兵亦受兵备道的节制,你下令他却不听,由此可见你平时的软弱。”沈炳震只有恭敬的承认过失。

总兵又争辩说他是为国而杀人,并不是为私而杀人,并称这些人曾诈降复反。刚说完,只见阶下黑气翻滚,血臭逼人,那五百个人头张口露牙来咬总兵。沈炳震非常害怕,赶紧将自己曾劝阻总兵的文书拿出来呈给冥王。

冤鬼又声辩说那时诈降的只有几个人,怎么可以将他们全部杀死,并说总兵杀人是为了迎合嘉靖皇帝严苛之心,不是真的为国为民。双方互相声辩对质,冥王审讯多时,最后说:“此案搁置了二百多年,总不能辨别此事是否因公,阴间的官员不能决断,所以我准备将此事上奏玉帝,你们听候处置吧。”又说:“这里只有兵备道所犯的罪行很轻微,而且有劝阻的书信作为证据,所以可以放他还阳,他生罚他生为富家女子,以惩罚他平日柔弱的过失。”五百鬼都叩拜遵命。

青衣神人将沈炳震带了出来,走了数里后,又来到先前的茂密竹林的书斋中,白发老人迎了出来,惊喜道:“主人的案子已经结了。”跪送再拜。青衣神人让沈炳震又来到镜子面前,说:“您看今生。”沈炳震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汗如雨出,发现自己仍在家中书房中,家人都围在身边哭泣,对他说:“您已经昏过去一天一夜了,只有胸中还微微有点暖气。”

沈炳震劝阻属下行凶而为自己免除了灾祸,但因为他软弱而不能使属下听从劝阻,尚且还要受到一定的责罚。看一看那些在世上肆意行恶,谤佛谤法,残害好人的恶人,他们的未来那是够可怕的。要知道善恶必报,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可都在上天的洞察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