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势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的一思一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最近一段时间,接触一名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得法的同修。在修炼之前我与他并不太熟悉。一次他说与我是同学。我对他态度不好,说我不知道。现在一回想此事,感到自己魔性太大,自责,一自责,心就开始不静。后来想到,师父讲过我们的一思一念旧势力都给安排了,我不能再过多的自责了应该往前看,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

这位同修有电脑技术,帮我做过一些事,由于经常要他帮忙,脑子里想到这位同修的时候也就多了,不知不觉中感到有物质往我的空间场压,有时学法不静,发正念不静,还有闹心的现象。师父的《转法轮》里讲:“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自己意识到这也是一种情的因素,这种物质它会使我无名的闹心,也在干扰我正念排斥它,否定它,我与这位同修接触也不是偶然的。

嫂子与这位同修是同事,她在我面前提了几次这位同修电脑技术好,我想这也许是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同时这位同修又懂电脑,这也许是师父安排我们在正法修炼中共同圆容,协调做三件事的。

由于与这位同修接触少,总想了解这位同修的心性,修炼态度如何,其实这已经在不自觉的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以前明慧上同修谈过时间、疲劳、想象都是变异的神。用顾虑心想象同修的修炼状态,那不是对同修的不信任吗,同修是师父选择的,自己有什么资格不信任?自身空间不纯能不干扰同修吗?能不被“间隔”吗?由于后天形成的自视清高,自以为是把自己看的重,意识不到,在与这位同修交往时,谈自己的一些事情,而且用自己的见解评论同修的工作环境,评价与他接触的人等等,不知不觉暴露出显示心,自己察觉不到。

有一次有事找同修来,同修的表情严肃,说有事说事,快说忙上班。自己当时不解,怎么会这样呢?但是意识到肯定是自身的问题。第二天早晨刷牙时脑子忽然返出师父的话:“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头,学员就想你心性有问题。”想到这赶紧找经文看,师父在《如何辅导》中讲:“首先要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做工作有不懂的,虚心和大家共同探讨。做错了事,诚心的向学员讲:“我也是个和大家一样的修炼者,工作中难免有错,我这事做错了,那就按照对的做”。有一个希望大家共同把事做好的诚意,你看结果会怎样?谁也不会说你什么也不是,反而会认为你法学得好,心胸坦荡。其实有大法在,人人都在学。辅导员的一举一动,好与不好,学员都会对照大法衡量,看得很清楚。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头,学员就想你心性有问题,所以,谦虚才会把事做好。声望是对法学得好而树立起来的。一个修炼的人怎能无过呢?”

意识到之后想与同修交流,但同修却不愿来。说有时他听我说话心烦,不想太多的切磋,而且他炼功也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

我想这也是旧势力“间隔”我们的一种形式。本来同修之间有矛盾通过切磋交流向内找,可以很快化解开,对相互修炼提高都会好,如果不说会处于僵持状态,无法破除旧势力安排。

写到这我并不是说同修如何的不足,其实这位同修在与我接触期间一直做的很好,在法上坚信,做事认真,证实法也很热心。是自己没修去的人心障碍了自己,怕同修做不好,怕同修被落下,怕同修与整体脱离,顾虑重重,人心这么重,旧势力能不“间隔”吗?想来真是惭愧!

下午学法时闹心,索性放下书上功友家走一趟。跟功友切磋了一些讲三退的经验后,回来又返起那个状态。心想这种物质怎么这么强,我怎么心不静?克制自己,听师父讲法,猛然意识到,那个闹心的不是真正先天的我,那是后天观念和业力构成的假我,我不受常人情的因素束缚,我不承认它,排斥它,消灭它。这样一想,感到一种物质解体了,心情好了。

次日早晨看看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负责人实际上是协调人,能叫更多有能力的人参与,这才是关键。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得好。”(我不是负责人,但我明白师父的法是讲给众生的)

写出这段经历,希望新老同修再不要有象我这样的过失,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好每一步,共同圆容,协调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和三件事。

粗浅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