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沂水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自从中共恶党、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大法后,山东省临沂市沂水县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精神和身体上的残酷折磨迫害。

一、沙沟镇部份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沂水县沙沟镇法轮功学员王月成、李富江、李乐常、赵文安等人为维护大法去北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到沂水县看守所关押四天,每人罚款二百元。后又转到沙沟镇委办洗脑班七天进行迫害,强迫写三书。李富江向他们讲真相,恶警不但不听,反而折磨法轮功学员。其中恶人肖京刚强迫法轮功学员坐在水泥地上,胳膊手伸直平举着,谁若伸不直,恶人就用脚踢,又叫他们手铐着手抱在脖子后,挺直身体,挺不直恶人就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谁若打盹,就用水泼在头上脸上。法轮功学员王月成、李乐常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恶警照样折磨。

赵立伟被从北京劫持回来的当晚,先被关押在沂水看守所,遭到一个多月的非人折磨,后又劫持到沙沟镇委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恶人徐以林、徐茂伟、纪玉强等指使打手对赵立伟进行了残忍的折磨,他们穿着皮鞋没头没脑的踢赵立伟,打昏死后用冷水泼醒再打,关在黑屋里不叫家人见面。有一次,恶警将赵立伟打死过去后,不得不将他送沂水中心医院抢救才醒过来。从医院回去后,恶警也不让回家不让人见,最后逼迫他写三书,非法罚款后才放他回家。还逼他每天两次风雨不误的去镇上报到。

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干扰不断。有一次恶人陆尽河冒充法轮功学员写了很多封信,悄悄送到法轮功学员家门中说“快快传,都到上峪河桥集合等谎言”。谁若不把信交给他们,他们就以“不举报”等理由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还强行给李富江录像,一边教着他说一边录,攻击大法,毒害众生,挑起众生对大法的仇恨。

九九年底,徐茂伟、纪玉强等恶人及派出所、大队一起又对沙沟镇法轮功学员李乐常等人每人强行罚款二百元。

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法轮功学员周荣、刘威娟为了维护大法,去北京上访给大法讨一公道,被恶警拘留在淄博,后又被沙沟镇派出所吕京民、丰××接回。途中恶警对周荣拳脚相加,打的周荣耳朵都听不见了。恶人还把周荣的丈夫任立法、及赵文安、赵立伟、王爱花、李孝芬、张宝俊、王涛、李孝梅等法轮功学员都劫持到沙沟镇,在恶人徐以林、徐茂伟、苏桂明、纪玉强、陆尽河、段宝亮等人的指使下,找了二十多个打手,对以上法轮功学员残酷折磨,把他们分别关押在屋里,扒去他们的棉袄、棉裤,强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胳膊手伸直伸平,上面压上砖,任立法托不住了,恶人徐茂伟等就用脚猛踢,逼着他们骂大法、骂师父,不骂就打;恶人还把李孝芬绑在树上打,打的她浑身青紫,任立法右肋被恶人徐茂伟打断了一根。

恶人肖京刚抓着法轮功学员周荣、刘威娟的头发将她们拖进屋里,恶人肖京刚扒去周荣的棉袄,按倒在地,叫十几个打手丧心病狂的用脚踢打,用手铐子抠她的肋骨,抠的她一次次昏死过去。恶人徐以林恶狠狠的说:“今天打死你算你自杀,没人知道。”恶警折磨了她们一个通宵后,还强迫她们扫院子。一直到二十二日下午五点多钟不让吃饭,后罚款每人一千五百元,逼写保证才放回家。

可二十三日早上,恶人苏桂明又把周荣和任立法夫妇弄到沙沟法庭,徐以林说周荣没有把问题说清楚,指使三个打手,又对周荣拳打脚踢,把她的棉袄掀起来,用电棍电她的身体,直到折磨得起不来,走不动路,后又规定他们每天到镇上报到。要求每天报到的还有赵文安、赵立伟、赵学胜、王涛等,持续一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晚,法轮功学员任立法、周荣、赵立伟、赵文安、王爱花、刘威娟等挂真相条幅救度世人,被恶人纪玉强、段宝亮等劫持到沙沟派出所,后又送到沂水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劳教。任立法、周荣夫妇二年,赵立伟、赵文安、刘威娟三年,王爱花一年半,任立法、周荣夫妇的孩子还在上学,小孩遭到严重的歧视,被逼失学,过着艰苦的生活。任立法夫妇几次共被恶警劫去五千多元,赵立伟多次被劫去近万元。

十七、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涛才被抓到沙沟,遭到几个恶人的毒打,脖子被打肿了,头也打歪了,在沙沟被关押了近一个月后,又被送到沂水县看守所关押了半个多月,放回后又被罚款一千元,他家经济困难,仍被劫去四千七百元。

金钟峪村法轮功学员陆风田被恶人用手铐铐在床上强行洗脑,三恶警轮流昼夜看着,在恶人睡着时,陆风田在师父的加持下,挣开手铐成功出走,但被迫流离失所至今。他母亲困牵挂他今年生病去世,他都无法回家。陆风田走出魔窟后,沙沟镇派出所恶人所长段宝亮带着四、五个人到法轮功学员家中翻,有时半夜三更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搞得鸡犬不宁,干扰法轮功学员家正常的生活,一直到现在沙沟恶人还不放过他,也不知他现在流离在何方?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张宝俊被村恶党书记赵福庭叫到沙沟镇办洗脑班,并被罚款三百元;九九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五,沙沟镇副镇长靳玉亭等人将张宝俊劫持到沙沟,强行扒去他的棉袄、棉裤,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靳玉亭用脚踢他,一脚踢在嘴上,张宝俊当时昏死过去,醒后副镇长苏桂明又照他脸上打,最后又逼他蹲马步,二十多人轮流在他身上踢,从头天晚上一直折磨到第二天上午,张宝俊身上被打得浑身是青紫,恶警又勒索一百元才放他回家。张宝俊回家后七、八天不能走路,参与打人的除靳玉亭、苏桂明外,还有邢守任、徐茂伟、姜辉、恶首徐以材、恶警段宝亮、刘金欣、纪玉强等二十多人。

法轮功学员王月成因恶人一次次的精神折磨和经济上的勒索,被迫离家投亲到外地。

二零零一年七月,法轮功学员李乐常到赵立伟家去串门,被恶人举报。恶警立即非法抄了他的家,抄去了两个录音机,并将他非法关押了半个月,勒索三千元,家属相兆美也为此被罚款八百元。

自迫害以来,沙沟镇恶徒多次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最少三百元,有的几千元,甚至近万元。崖庄大队邪恶之徒更猖獗,将凡是到过炼功场看过炼功的人,全都勒索三百元。

二、姚店子镇部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沂水县姚店子镇丰台庄村法轮功学员宗桂云和丈夫张升级,因身体有病,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身体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了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次,宗桂云被王兆彩、刘培玉等人强迫到姚店子镇中心校办洗脑班,那里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看管人员有镇里的恶人石军、林庆白、刘珍、赵伟等,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还逼迫学员骂师父骂,谁要是发困或不看,他们就用条子或书打,或者用其它方法惩罚。宗桂云被非法关押了七天,非法罚款八百元。丈夫被强迫罚款一千元。从那以后,无论白天黑夜,恶人经常上门骚扰。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九日,宗桂云、张升级在吉子山村一学员家学法交流,被姚店子镇王思科为首的一伙邪恶之徒非法抓捕到姚店子镇教委,在那里他们随意打骂每个大法学员,实施各种刑罚,如蹲马步两手朝天举着、一只脚落地一只脚不落地,就这样很长时间。打人恶徒有石军、雷富东、武刚、张玉东等,还有很多不知道姓名的。宗桂云、张升级被非法关押六天后,被强迫交罚款三千三百多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六日,宗桂云过年贴对联、剪纸,剪纸上有“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几个字,被恶人举报。王思科带领一伙恶人把宗桂云非法抓捕到镇派出所西院屋里,恶徒窦玉谭用橡皮棍毒打宗桂云。王思科将宗桂云弄到另一间屋里,指使手下恶人用木棍和橡皮棍轮番毒打,宗桂云被打的两条腿成黑紫色,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直到第二天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一天天未亮,王赵彩带领一伙恶徒,翻墙入室,将宗桂云、张升级非法抓捕到镇委,当天将宗桂云劫持到王村洗脑班,强行洗脑一个月才放回家。张升级劫持到沂水洗脑班,被强行洗脑十一天才被放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