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石岭监狱摧残大法弟子 受害者家属吁制止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我们是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常言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谁没有父母兄弟姐妹?谁的心不是肉长的?我们的家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捕关押于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他们现在正受到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有鉴于此,我们向全世界发出强烈的求救呼吁:请关注正在四平石岭监狱里发生的惨烈事件,尽快进行调查,结束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关押和残酷迫害,严惩有关责任人!

以下是我们通过各种途径收集、调查到的部份真实情况。

一、强制“转化”

我们无论如何无法理解和接受四平石岭监狱对我们亲人所实施的强制改变信仰的极端暴力行为。四平石岭监狱于2004年成立“教育监区”(第十二监区),教育监区的目的就在于对在押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强化管理,以残酷的手段逼迫其放弃法轮功的信仰。

2006年7月开始,监狱把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大概60多人)都集中到教育监区,分为四个小队,其中一、二队为严管。监区长:尹首东,教导员:耿明才,干事:张业军、武铁,管教:杨铁军、高歌伟、郝玉林、张慈行、李海峰。

监区的气氛异常恐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甚至同室人互相多看几眼都会遭到训斥,解释或理论就会被警察怂恿的刑事犯暴打。他们的监舍非常狭窄,连日常的用品都放不下,又不许到外面活动,整日囚禁在监舍内,生活环境极其恶劣。在这里他们不能自由说话,不能自由行走,不能正常与亲人相见,我们给他们送去的生活用品都不能自主使用,吃饭,睡觉,邮信,申诉等等基本人权都被剥夺殆尽。监狱方时常将法轮功学员拉到室外练习走队列和跑步体罚,年老者也被强迫体罚。

据了解,从2006年11月20日起,石岭监狱又开始了对我们家人新一轮的严厉迫害。

二、酷刑折磨与虐待

我们的亲人几乎每天都受到来自监狱方面的身体伤害和酷刑折磨。特别是在教育监区,各种酷刑折磨已成家常便饭,使这里如同现世的地狱。如果有被关押者表现出对非人道虐待的反对或不服从,就将招致更加严重的迫害。

经常会有人被关进“小号” 。据我们了解,被关小号的人手都是被铐着的,吃的是最稀的苞米面粥,每天都会被提出来施刑。他们往往会先被固定在老虎凳上,接下来就是一顿暴打,用三十万伏的电棍电击。其痛苦程度令人不敢想象。电击是这里最常见的刑罚,据说石岭监狱狱警所使用的电棍已经被更换过三次了,每一次都会比上一次加大电压、电流,现在的电棍电压已经达到30万伏。电棍打开时会冒出三、四寸长的蓝色火舌,同时啪啪作响,正是这种恐怖的声音和惨烈的刑具会随时落在我们的亲人身上。

杨占久,吉林省榆树市人,2004年3月被判刑7年,关押入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2004年12月20日左右,在吉林四平监狱被逼跳楼。四平监狱通知家属说杨占久坠楼,两脚后跟骨头粉碎,被送长春市一家医院治疗。杨占久的双脚脚后跟的骨头被拿掉,双腿的神经坏死,他已下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度日如年。

2006年2月下旬,杨占久的哥哥在监狱的监视下领杨占久到长春医院检查身体,经老教授检查说:杨占久下半身已失去知觉,不能再做手术了,为避免被野蛮灌食,他每天只吃一顿饭,身体衰弱到极点。监狱为推脱责任,反复告诉家属,说手术完了,见好就放人。结果手术没治好,杨占久又被关押到监狱里。杨占久的亲属要人监狱也不放。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遭狱方无理推脱。

张贵彪,男,51岁,吉林省长春市人,2005年2月3日,被判刑9年,被转入四平石岭监狱继续关押迫害。原本非常健壮的张贵彪被迫害的象个年过六旬的老人,而且经医院诊断已是肺癌晚期,说“顶多还能活六个月”。但四平石岭监狱仍然推托搪塞,拒不放人,把张贵彪转至省劳改医院迫害。

2006年7月12日,被迫害致肺癌晚期的张贵彪已生命垂危,监狱为推卸责任,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张贵彪才被“保外就医”。此时的张贵彪已是骨瘦如柴,卧床不起,几乎没有睡眠,无法正常进食、饮水,生活不能自理,整日在剧痛中煎熬,于2006年9月12日含冤去世。

王贵明,吉林省通化市人,2004年2月23日,由吉林监狱转到四平石岭监狱,被关押在十一监区,2006年3月份被翻出经文而被押小号,在小号内遭到警察用4把电棍电,迫害3天,脸都被打变了形,后王贵明绝食抗议,邪恶的警察将他弄到狱内医院灌食,迫害了近一个月。

张克山,吉林省松原市人,被非法关押在十三监区,2005年大年初二,因与被非法关押于同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说话而被“包夹”的刑事犯张仁华殴打。张仁华将张克山的头往床沿上猛撞,而当时张克山正处于一直高烧不止,身体很虚弱。

郑国民,吉林省农安县人,2005年因躲避犯人的殴打跑到了监舍走廊的铁门外(此门不许犯人更不许法轮功学员随便出入),之后说他私闯铁门被押小号半个月。

梁振兴,吉林省长春市人,2005年8月从长春市铁北监狱22监区转到石岭监狱,下车就被押入小号,后被关押在教育监区。受迫害严重。一直被强迫不许与任何人说话。梁振兴因此与监狱理论,在无任何结果的情况下被迫绝食,长达3个多月,身体虚弱,情况危险。2006年五一期间,狱内医院将他强行插管灌食,戴着脚镣,手用手铐铐在床上,大小便只能在床上,胃管不给拔出,迫害时间很长。

2006年6月5日,亲属再次去接见,梁振兴的身体极其虚弱,由两个狱警架着出来的,插着野蛮灌食用的鼻管。8月份家人去看,30左右度的天气,他却穿着棉衣,还说很冷。在被狱警架出来时,骨瘦如柴,其小妹悲痛欲绝。现在梁振兴仍然被单独非法关押着,其家属一直没见到梁本人。

王联苏,吉林省长春市人,曾受多次酷刑折磨,身体受到极大损伤。2006年12月18日家属接见时,发现其半边脸已被打得青紫。12月20日左右,因监狱误以为法轮功网站上对王联苏的报道是王及其家属走漏的消息,故对其实施了报复性的毒打,加重迫害达6天。因长期迫害,王现在只能跛脚行走。

王洪革,吉林省长春市人,已被关押了6年多,身体非常不好,在四平石岭监狱十一监区遭到野蛮灌食。由于酷刑迫害留下的后遗症,心脏时常难受,胃、肝、肾、脾、胆等器官都有不同程度损伤,近来明显消瘦,症状严重。被送进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省劳改医院),生命垂危,肾功能衰弱,已连续多日持续尿血,但监狱仍拒不批准保外就医手续。信访办公室的人更是明言:除非人已经不行了,否则不可能保外。

2006年7月26日上午,刘志军因不服从刑事犯人“包夹”的指使和命令(让坐板凳学习),当众被犯人李文军毒打,又被拖到办公室,狱警杨铁军和张慈行一起用高压电棍在刘志军脸部、头上、脖子上、身上等处电击个遍。刘志军被两个犯人架回来时,已经是神志不清,身体多处被电焦,很长时间皮肉还是黑一块的、青一块的。

2006年9月9日晚上八点,以教育监区长尹首东为首,耿明才、杨铁军、张慈行等人,把三小队的9个法轮功学员一起叫到办公室问写不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当遭到拒绝后,所有人都被使用了电刑。惨叫声让整个监狱院内都听得见。

狱警杨铁军、耿明才、犯人李文军、高明龙等人施刑手段非常残忍,他们对我们的亲人轻则毒打,重则使用电刑,他们甚至会先在地面洒上水,之后再使用电刑。

被关押者谢飞,一连好几天遭受毒打。打完后再拉到“转化团”面前,被迫进行强行洗脑。现在谢飞已经被酷刑迫害的脸部变形,眼睛严重充血,长时间生活在痛苦之中。

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殿仁,因不能忍受监狱的非人道对待而绝食抗议。三天后,他被关进小号,被狱方强制灌食时当场死亡。石岭监狱买通法医做假的法医鉴定,谎称王是因突发心脏病死亡。直至家属看见王殿仁尸体时发现,王殿仁的尸体多处受伤,内脏全被打坏,明显在死亡前曾被用过多种酷刑残害。

此事件后,监狱对绝食者采取了更加“技术化”的灌食手段。凡是遭受过灌食迫害的人,很长时间内都会处在口腔、食道和内脏严重受损的痛苦中。人被多次灌食后,那种无休止的来自体内的疼痛,撕心裂肺,苦不堪言。绝食者首先会被用细绳将全身牢牢固定在医护床上,这种绑法由于一点也动不了,几分钟后人就痛苦得生不如死。给绝食者下的鼻管,选用的就是以前医院用的那种老式的粗的胶皮管儿,在鼻腔与食道内来回抽动折磨大法学员,直到管子下不去时才换用细一点的胶皮管,目的就是给绝食者造成无法承受的痛苦。

一不知姓名者,在石岭监狱被迫害的全身瘫痪,不能自理,已有两年之久。现仍在狱中饱受摧残,监狱拒不给保外就医。

刘晓勇,被关押在教育监区四小队,曾多次被用电棍迫害,身体的皮肤被电焦,并且被强迫关小号。

刘大鹏,吉林省松原市人,被关押在十二监区即教育监区,被迫害的极其严重,坐立都非常吃力,得靠手把着东西才能坐立,腰部极其疼痛。

姜全德,吉林省农安县人,骨瘦如柴,满口牙被打碎,有几颗牙是被拦腰打断。

李文波,吉林省梅河口市人,绝食抗议,被警察弄到看守队的办公室用电棍迫害。

刘晓勇,吉林省白城人,被关押在四监区,因被翻出法轮功资料被押小号,遭电棍迫害。

付红伟,吉林省舒兰市人,2005年被关押在十二监区,因不报号,“攻坚办”主任尹首东找他谈话,后将他押入小号,在小号内警察用几把电棍迫害他一个多小时,他绝食抗议,后被弄到狱内医院被强行灌食迫害。

金学哲,被关押已3年之久,3年来家属不知道金学哲被迫害的具体情况。目前,只得知金学哲已被迫害得住进医院。由于监狱接见时有监听,不许说迫害,至于病到什么程度,家属不得而知。

三、精神控制和人格污辱

据调查,教育监区的狱警常常会使用下面描述的办法对在押者实行精神上的伤害和人格的污辱。当他们要对某个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转化时,就会把这个人带到一个特定的房间(接见室的二楼的某间房)。在这里,被转化人会在两名刑事犯人看管与威胁下被迫听“帮教转化团”的宣讲。如果被转化者不听或去制止宣讲,狱警和刑事犯就会立即冲上去,使用残暴的手段毒打他。

2006年10月份的一天,就有一名在押的法轮功学员被硬拖到接见室的二楼,鞋子、裤子都被拖破,刑事犯人钟彦龙在狱警指使下对他进行殴打,一脚就使其右肋骨断了两根,耳膜穿孔,鼻子流血不止。万般痛苦之下,还要强迫他听“帮教团”的转化。狱警将法轮功书籍《转法轮》上的作者的相片撕下来放到地上,自己先踩后又叫被转化者踩,不听从就再是一顿拳脚相加,电棍电击。

在这样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下,很多人都不得已作出了妥协。当他们按照狱警要求辱骂法轮功,辱骂他们曾尊敬的老师之后,人格上就完全被摧垮了,精神痛苦不堪。就是这样,他们还是难逃噩运,仍然继续受到多轮暴力殴打和精神上的强制洗脑。

令我们这些家属不解的是,我们的亲人本就因为炼法轮功而遭到了所谓“劳动改造”的处罚,为什么还要在处罚期间继续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使其完全丧失人格尊严却仍不肯罢休?我们认为,石岭监狱某些狱警的所作所为不仅是犯了实施酷刑这一宗罪,而且还犯有污辱人格、精神控制之罪,是严重违背基本人伦价值、侵犯人权的犯法行径。

四、唆使犯人行凶

教育监区各小队都有刑事犯,这些刑事犯被当作狱警迫害我们亲人的帮凶,狱警明确鼓励他们对我们的亲人进行威胁、恐吓和人身伤害。在石岭监狱,这些刑事犯被惯称为“包夹”。石岭监狱为了蛊惑包夹犯人迫害我们的家人,对包夹犯人实行每月多得6分的奖励(用来减刑的积分),逼迫法轮功学员写出“五书”可得到更多的积分。在教育监区,从各监区专门调集了一些犯人,免除劳动任务,专职包夹法轮功学员。每个不“转化”的都有多名犯人“包夹”,24小时轮流监视。这些包夹在管教的唆使下,有恃无恐,非常残暴。二小队刑事犯人李文军、韩景军就曾扬言:“你们法轮功不听话、不服管的,就是打你们,打死也是白打死,就说你们是自然死亡。”

下面的事件是我们了解到的刑事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一些典型案例,由此可看出这里已是一种完全失序混乱和无法无天的状况。

2006年7月31日下午,几个刑事犯人强行叫法轮功学员劳动。黄雪林不服从他们的命令时,刑事犯李文军和韩景军把他带到水房里边一个死角,开始大打出手,一个打脸和头部,一个打前胸和后背及两肋。整个过程中还有数名刑事犯人也参与了殴打,以至于被打者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当黄清醒后,又被刑事犯人夹到两个大铁桶中间,一小队的刑事犯宗彦龙又再次挥拳将其打致昏迷。狱警张慈行得知此事后,反而把黄雪林叫去恐吓说:他们这次打你是轻的,下次更狠。因为伤势很重,黄雪林要求去医检,并要求会见驻监检察官,可这些要求完全被置之不理。

姜全德,农安县人,2005年大年三十晚上,姜全德要与侯庆华一起吃年夜饭,遭到包夹犯人制止,姜全德抗议此事,年夜饭都没吃。几天后,姜全德向侯庆华借鞋刷子,又遭到包夹犯人的恶意阻挠,姜全德竟因此被押入小号。

现在我们已经搜集到的参与迫害我们亲人的刑事犯人名单如下:张铁龙、钟(宗)彦龙、李海军、牟秀军、王国祥、张文、李文军、杨喜臣、韩景军、高明龙等。

五、阻挠家属会见

石岭监狱经常以各种借口拒绝家属的会见要求,并私拆和扣留信件,剥夺了被拘禁者的家庭生活权和信息自由。家属会见是由该监狱教育科科长陈国民负责,所有家属的会见都必须由接见室的主任任丽芳给监区打电话,然后监区的管教再找陈国民签字,如果陈国民不给签字,我们就见不到自己的亲人。这些年,所有家属都没有得到正常的与自己狱中亲人会见,都是他的违规违法行为直接导致的结果。

2004年12月监狱突然规定,凡是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来接见时必须持接见人所在地派出所的证明,证明本人不是修炼法轮功的或是炼过但已转化了的。没有以上内容的,一律不允许接见,即使是夫妻、父母兄弟等直系亲属也不例外。我们认为,这明显是一个越权、侵权和凌驾法律之上的规定。

2006年3月28日是王贵明的接见日,妻子韩凤霞前去探望,却遭到无理拒绝。王贵明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韩凤霞虽经多方交涉,竭尽各种努力,但狱方非但不批准接见,反而伙同吉林省“六一零”和通化市公安局,以莫须有罪名于2006年4月4日,将韩凤霞非法拘捕。

2005年3月2日晚,姜全德的家属连夜赶赴四平,想在八点之前到达石岭子,能见上亲人一面。狱方却百般刁难,拒绝接见。

2006年7月31日是家属接见日,却有多位法轮功家属被非法剥夺与亲人见面的机会,接见室门口登记处原来只有一人,那天突然增至三人以阻止家属。

2006年7月17、18日,监狱无理拒绝家属接见王鹏、刘志军、王洪革,警号为2211165的门卫阻拦接见,也拒绝家属提出的打电话找相关领导的要求。并说明是领导的指示,不许接待法轮功家属。

杨占久已被迫害致残。2005年4月,杨占久70多岁的母亲、60多岁的岳母及亲属去监狱要求会见并为杨办理保外手续,监狱长兰立君(军)就是不让接见。找到狱政科科长,也同样遭到拒绝,并被无理训斥和威胁。

2006年7月21日,杨占久的母亲领着两个十几岁的孙子,冒着大雨去探监,忍着一路颠簸和呕吐,好不容易到了监狱。门卫却以“长春610在这做洗脑”为由,拒绝接见。

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接见时,被指令使用一部专门的电话。通话声音很小,并有录音监听,监听人警号是2211426的一个不知名主任,其人神经质似的无论说什么都怀疑是暗语,并以“不让接见”,威胁家属。有一个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与家属说了一句让营救的话就被停止接见。

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的会面时间也被强制缩短。为了见亲人一面,有的家属从早8点等到中午11点,接见时却只有10分钟左右。到中午11点15分就催促家属快点结束接见。接见室主任任丽芳竟然无耻的说:“院内下班更早(指监狱内的工作人员)。”

刑事犯人的家属可为里面的亲人带水果和真空包装的食品,而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家属却什么都不可以带。别的家属可以和亲人合餐、可以送水果、衣物等。而我们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就不可以。我们虽多次对这种特殊待遇提出抗议,但狱方却仍然无视法律,任意胡为。

王鹏已被关押一年多,衣物都已经穿烂,被投入监狱时也没有带被褥。2006年3月,家人买来军用被褥几经换车来到监狱。狱警却说:“法轮功不让送被褥。”家属说:“那王鹏用什么?”狱警说:“那我们不管。”最后,王的家人只能在监狱的小卖店用高价给王鹏买了些生活用品,可怜的王鹏却终于没能有一床自己的被褥。家属见到被关一年多的王鹏,他已经被折磨的面容消瘦,身体非常虚弱,说话声音也很小。

六、剥夺就医权

据调查,我们的亲人都因长期被迫害而使身体出现不同程度的伤残,还有的心脏、肾脏不好,有的血压高头晕,这些都是由于酷刑的折磨造成。我们作为受害者的家属多次要求狱方给保外就医,使受伤者免于延误治疗,但都被拒绝。

刘志军(吉林省榆树市人)从榆树转到四平石岭监狱已经关押3年多了,身体出现高血压(160毫米汞柱)、心脏病,站一会儿腿都直哆嗦。刘志军家属找到狱政科李志强,被李推到刑罚科。家属又到刑罚科要求保外就医,刑罚科长说给检察院打电话,让家属回去等消息。可拖延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家属去找时,在场的11监区监区长态度非常恶劣,竟然脱口而出:“没什么大事,人不是没死嘛。”

王洪革,吉林省长春人,2002年6月3日被长春市南关区法院判刑13年,目前已被关押5年多。现今的王洪革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从今年一月开始,王洪革出现持续发烧,小便困难、胸痛、腰痛(肾囊肿所致),心率高达128次/分,间歇性休克等病症,已被送到监狱医院。王洪革的家人一直要求办理保外就医,狱方态度强硬,拒不批准。

七、违反法律程序

我们的亲人是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捕和处罚的,然而令我们不解的是,对他们施行的法律手段,往往都是在法律程序缺失、甚至完全违背的情况下进行的。比如:他们中有的人会突然被从家中抓走,不经法院审理、没有辩护机会,直接就会被投入监牢。那些经过法院审理的关押者也被剥夺了公正审理和无罪辩护的权利。而现在他们在监狱中,那些施行酷刑折磨的人的所为则更是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由于司法不能独立,律师受到威胁,缺乏申诉受理机制,甚至内部禁止受理申诉。例如:对于法轮功学员的申诉监狱采取扣押的办法,根本不转给相关部门,而且口出狂言,咄咄逼人。金学哲曾写过申诉材料,四平石岭监狱不予理睬,不给上传,无理扣押。王洪革申诉材料被扣,家属和刑罚科科长孙艳清通电话,孙说:“申诉材料被扣,是上级主管部门规定的,关于法轮功的申诉材料一律不能转给检察机关。”对此我们深表愤慨。

我们强烈要求:立即结束和补偿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非法待遇,依法追究管教等渎职犯罪的人员的刑事责任。

我们的亲人都是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而被抓捕和处罚的,除了这条违反宪法的莫须有罪名外,我们无法找到使他们遭受到如此悲惨境遇的任何“理由”。我国宪法已明确加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条款。我国政府已经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石岭监狱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侵害了《公约》中规定的各项普遍人权,如:生命权、禁止酷刑、人身自由与安全权、被拘禁者的人道、尊严、待遇、法律上的人格权、思想良心自由、宗教和信仰自由、意见表达和信息自由、禁止鼓吹仇恨、家庭生活权等。

我们都深爱着我们的亲人,他们品行端正、生活严谨、关爱家人、工作勤奋,他们并无不当行为,只是中共恶法的受害者。我们和亲人在一起时,生活平静而美好,想及这些,我们对现在他们遭遇的处境更加感到痛苦和悲愤。这痛苦和悲愤必能支撑着我们为亲人的合法权利努力到底,我们强烈呼吁对石岭监狱恶警、恶人的罪行进行彻底的调查和惩处。

附:监狱相关人员名单

以下是实施践踏人权暴力行为的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具体责任人。有些附有联系方式。列清单如下,以方便诸机构调查:

监狱长:李文栋。0434-5469002(办)0434-3209787(宅)
监狱长:高平 手机: 13904341008 宅电:0434---5465001
纪检书记:董宝贵 手机: 13843449038 宅电:0434---3622679
四平石岭监狱驻监检察院:费德洋:0434-5462212转9725办公室9726
监狱长助理(改造政委):兰立军。手机: 13843433137 宅电:0434---6112116
狱政科科长:李国军,办公室:5462211转3206 宅电:0434---546999 ?
副科长:李志强。手机: 13894451515 宅电:0434---5462562
教育科科长:陈国民。手机: 13944480566 宅电:0434---6166111
教育监区长:尹守(首)东。总机转9955(办)手机:13596678668 宅电:0434-6117370。
教育监区:总机转9920(办)
狱警:张业军、耿明才、吴(武)铁、张慈行、杨铁军、高歌伟、李海峰、郝玉林(手机13843433159)
五监区长: 于长利 手机: 13159625411 宅电:0434--- 5462880
副监区长:何中彦 手机: 13944481038 宅电:0434--- 3236232
第十监区:总机电话0434--5462211
十一监区长:杜军,总机转9667,9634,9668
管教:段光胜 13104341729
十一监区长:于立新 0434-6161569(宅)
监狱大楼负责人: 刘向武0434-5469008(办)0434-6167899(宅)
江新波 总机转9866(办)0434-5469005(办)
副监狱长──阎炳新每月15日公开电话:0434──5462211转3261
纪委书记──董(宝贵)电话:0434──5462211转3291
四平石岭监狱总机: 0434-5462364;5463712;5462211;5462212
医院院长 姜新国 手机: 13944412501 宅电:0434---3242501
医院副院长 计胜刚 0434-5469007(办)0434-3626079(宅)
邮信地址:吉林省四梅线石岭邮局135信箱,邮编:136505

已知被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名单(注:个别人姓名不详或不准确,找他们核实可以拿到第一手被迫害材料):

张春山、焦永春、胡大桅、贺俭秋、王伟、王庆文、刘斌、朴光哲、吴宜凤、谢本志、刘小勇、曲鸿杰、张世水、金学哲、杨小海、胡威、马云飞、钟艳龙、王洪革、迟民宝、王洪贵、葛哲、杨喜臣、邸少权、杨春光、谢飞、李从光、张学东、孙立强、王亚中、朴洪权、朱国友、白守军、丁树中、高明龙、胡伟、黄文忠、江义舟、王艳双、刘庆利、金玉国、王鹏、蔡科、刘中和、王军成、石路、邢军、邢大志、郑成范、陈文波、郑国民、刘达鹏、崔国和、周连发、王联苏、李阳、于凤武、刘福权、马文哲、杨永生、王国祥、黄少华、杨金生、王世敏、张河山、黄思颢、刘文军、韩立斌、甘立军、韩景辉、郑炜东、姜有富、王贵明、吕强、桑维才、赵凤武、黄玉鑫、郝赛龙、范玉群、李源浩、郭培俊、王恩国、陈彦生、袁友志、王庆生、朱志成、崔明文、刘志军、席权、郭志仁、史兴家、邹积华、高守河、吕显杰、沙春江、孙志学、王立波、刘长山、白明刚、李忠会、卢彦伟、牟秀军。

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家属

二零零七年一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3/吉林石岭监狱摧残大法弟子---受害者家属吁制止迫害-1482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