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讲“三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前几天我一直在想如何有效的讲“三退”,因为从开始讲“三退”以来感觉自己始终停留在“长篇大论”上,跟有缘人讲时,一般都需要至少一两个小时,一直是从边缘话题谈起,比如社会腐败、道德下滑、民怨民愤及社会不公现象等,从而引到共产邪党的邪恶,天灭中共。这样谈下去,有的退了,有的没退。一般全休在家时一天能讲两三个都算多的了。自己也觉做的这么费劲,很想突破这个状态,跟附近同修交流,发现这种现象还比较普遍,而且多少都存在一个“畏难”心理。还有些同修至今没有走出来面对面的跟世人讲“三退”。

其实,师父在二零零六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上已讲的很明白了:“当然这里边有正法形势的作用,但是如果每个大法弟子不去针对个人、个体去讲真相的话,不去在社会上去讲真相的话,那么常人表面的这种思想转变过程,神不会给他们每个人做的,所以人表面的这方面的东西,大法弟子是要去做的。”

师父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发表后,我感到救人所剩时间和机缘少之又少了,救人更加迫在眉睫。我们该怎样升华上去呢?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文章很大程度上启悟了我。看到有的同修在这方面做的真好,令人由衷的敬佩。有个同修白天上班,晚上到大街上跟着行人讲,一般几分钟就能讲退,一晚上能讲退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当然数量不是追求来的,同修如果没有那么纯正、慈悲、一心为着世人的正念场,是很难达到这么好的实效的。还有位同修长期坚持面对群体公开讲“三退”,他经常在长途汽车上、一群民工面前或许多人的聚会上唱大法歌,顺势发真相材料、讲真相。一比较,自己实在差的太远了。

做的好的同修几乎是如意的实践着大法对正法时期弟子的要求。其实,正法到今天,应该有更多的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达到如意的状态,特别在讲“三退”上。师父的经文《彻底解体邪恶》讲到:“彻底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清除中国大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救度世人,圆满大法弟子的责任,走向神。”我个人理解,“彻底解体邪恶”从一个层面讲意味着大法弟子个体对应的空间场和大宇宙中残存的邪恶尽灭。而新宇宙师父早已成就完,拖延的时间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在等我们--还未完全到位的弟子。那么外在的邪恶几乎灭尽,剩下的就是自身的障碍。所以,在讲“三退”的问题上,所谓的“畏难心理”根本上是自己的怕心、人固有的观念或执著等的综合产物,不能让这些因素在大法弟子身上形成不好的场。认识到这里,我从内心油然而生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障碍自身讲真相、救度世人及干扰世人明白真相的一切邪恶。

另外,建议同修们在讲“三退”上继续多交流,尤其是在法理和实践经验上比较成熟的同修希望能多投稿交流,以利清除这方面的不好因素,让整体都尽快提高上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