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才真的是“虚无缥缈”?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中共恶党流氓集团为了控制民众的精神思想,说信仰都是“虚无缥缈”的,并以此污蔑法轮功,并从社会的各个方面强制民众“跟着(邪)党走”,达到恶党控制人的行为、控制人的思想的目地。最近,笔者了解一位曾被非法关押、在邪党恶警的酷刑折磨下被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这个曾经信仰法轮功“真善忍”的人也在重复邪党的“虚无缥缈”之谎言,并且说“我们得讲现实”。

我当时对他说:“你说的现实是真的现实吗?法轮功让讲真话,所以发真相资料,揭露流氓政府是怎么迫害法轮功的。比如说你吧,你怎么转化的?你在保定劳教所被暴打、强迫你三天不睡觉、还把你吊起来,这样迫害你,你是承受不住酷刑才转化的,你为什么不说?这是虚无缥缈的吗?你敢说真话吗?”他说:“我不敢,我害怕。”

我说:“你连真话都不敢说出来,你说的不就是真的虚无缥缈了吗?现在各阶层,有几个敢讲真话呢?做的事情中哪一件又是真实的?哪一件不是虚无缥缈?为什么中共的经济大滑坡、物价上涨?下岗职工都生活在经济大萧条中,民不聊生,为什么中共还在鼓吹经济翻了多少番?中共公安系统迫害法轮功遭报的人员越来越多,中共为了隐瞒事实,把这些遭报人员说成是‘英雄’,说是日理万机得病而死或是什么意外事故。就拿任长霞来说吧,说是什么模范、公仆,其实呢是一个无恶不做的刽子手,她当公安局长,什么事不做?专权、行贿、受贿、草菅人命,迫害法轮功更是首当其冲,结果呢?死了。说是意外,可是你们知道吗?如果仅仅是意外,为什么一车的人,只有她死了,而别人什么事都没有?又为什么她死的时候睁大眼睛,闭不上?中共说的都不是事实,这才是虚无缥缈。你看在中共党文化灌输下的人,张口就撒谎,连夫妻之间都没真话,每天都是绞尽脑汁的欺上瞒下、怎么样蒙混过关,哪有真实的?说真话就吃亏,甚至坐牢,撒谎就胜利。你说说谁才是真的虚无缥缈?”

昨天我在路上碰到一位老师,也谈到了这个问题。我说:“你们现在都在忙什么?”他说:“我没忙什么,闲着遛遛马路。别的老师都上歌厅找小姐去了,现在宿舍都没人,唉!人都是这样。”我说:“你们学校不是被授予文明学校的楷模吗?”

他说:“那都是骗人的,哪有好人?”我说:“这不是虚无缥缈吗?”他说:“可不是吗?昨天让我们写材料,歌颂学校几年来在某某领导带领下的变化,这不是瞎扯吗?都是虚无缥缈的,表面上搞的冠冕堂皇,弄几条规定,强制执行,谁违反就扣钱,再不就下岗,这些事情还做的挺秘密的,谁说漏了,谁负责,欺上瞒下的,连学生老师之间全都撒谎,把人类不好的一面全拿出来了,怎么能教育好下一代?现在你想被提升,首先你得有背景、有人、有钱,还要搞好这虚假的人事关系,都具备了,才有希望。现在社会就这样,唉!道德大衰亡啊!”

我说:“就这样,人还在麻木的活着。目前中共的体制把真的说成假的,把假的说成真的,把中国人培养成钻牛角尖,蛮横不讲理,到处打棍子,让人们都围着中共的指挥棒动,它说是,大家就得说是,不让人们有异样的声音。这怎么能行呢?”

他说:“是啊,现在中国人理性的太少了。我们‘教育’系统,真正能靠自己能力提升的太少了,多数是靠不正当关系上来的,我校有一位女同事,工作能力强,人品好,可是领导就是看不上眼,结果把这个同事从科级的位置上给拿下了,当了一般科员,原因是什么呢?太正派了!提上来的那人就是和某领导有关系的。你说这教育界还能好吗?”

他说:“你看现在,有的老师和同学、同学与同学之间搞的乱七八糟。有一回学校给即将毕业的学生体检,结果很多学生都有身孕了。这事一传十,十传百,闹的满城风雨。这样的事,哪家报纸都不去报导,全都给压下,象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我常想,中国该向何方?中国古人的道德都哪里去了?这一切是谁给造成的?谁来承担这个责任?中共媒体天天讲大好形势,在哪儿呢?”

我说:“这确实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他说:“有一次我去学生家家访,这个学生是从农村来的,谈话中家长说农民不好活,现在取消了农业税,可是相应的化肥、种子等都涨上来了,就说化肥,比过去贵了一倍还多,结果是比有农业税时的开销还大。而且假货又多,还拿化肥来说,今年春天撒上,到了秋割时,发现化肥粒完好无损,还在地皮儿上放着呢!这叫什么化肥?我说你怎么不去找呀,他说找谁呀,一个庄稼人,惹得起谁?所以农村户供一个学生,不容易呀!再摊个天灾人祸的,更活不起了。我说前一段电视里广播的你们县某某村的党支书记,为百姓办好事,承诺什么有困难找组织帮助,可是真的?

家长说这您也信?全是假的,现在报纸报导的还有真的吗?我们村的女大队书记,怎么竞选上的?上面说她大受全村农民的欢迎,真是瞎掰,还不是靠着她男方的家有势力当上来的,哪有什么成绩?瞎编,戏弄老百姓!我看这个社会没个好!一切全是假的,只有坑害人是真的。老师,您别看中共污蔑法轮功,说人家虚无缥缈,我告诉你,法轮功才是真的,发的真相资料里的内容全是真的,说的话全是咱老百姓掏心窝的话。夏天,我打农药时,中毒了,人事不知,家人说我身子都硬了。可是过了大半个小时,我又活了,身体跟没事一样,你信吗?当时我真的好象做梦一样,被带到了地狱,刚要判我,猛然一个神飘来了说,放他回去吧,他的阳寿没到呢。那个小鬼说,这个花名册上写着寿到了呀,那个神说你没看见他特别珍惜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吗?你看他的左胸口袋里还有法轮功护身符呢,而且又退了邪党的组织,你们还敢动他?这样我就回来了。”

老师停了一会儿,接着说:“明明是中共流氓政府撒谎,这不是明明有神吗?怎么说没有呢?看来我还得多听听、多看看你们的东西,不能跟着邪党的无神论跑!”

说着话,他拿出钱包,翻开,我以为他在找什么,结果拿出一个精美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说:“看这个,也是那个学生家长给的,我一直装着,可真能保平安哪!”

我说:“是呀,如果没有神,哪里来的神奇呢,人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谁说的清?只有神啊!从中共产生到今天,战天斗地,只知道整人、坑人,打、砸、抢,战胜什么天啦,我看都要被天灭了。”

他点头说:“法轮功讲的才真是对呀,看来我们真得应该好好了解。什么是虚无缥缈,共产党宣传的所谓共产主义才是虚无缥缈的,根本就不可以存在的,现在连自己都不相信,却还要自欺欺人的强制所有的老百姓必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