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心在法上就没有过不去的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我有幸于一九九七年二月喜得大法,一得法看书就看的很入神,有时到半夜二、三点钟也不困。从二月初七晚上开始炼功,第一次炼功从头到脚通身淌汗,累的全身发抖。丈夫说:“别炼了,明天歇歇再炼,这功真厉害,等我没事的时候我也跟你炼”。我心想:“别人能炼我就能炼,我一定能坚持下来”。在自己坚定的正念下炼完了四套功法。从此,不管时间多晚,我都坚持炼功,炼了十七天,到二月二十四日,因我家修房子耽误了近一个月没炼功,感到全身到处都在转,以后才明白是师父用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当知道了得到的是佛法时,心里那个高兴的滋味无法言表。

我从小就信佛教,见到佛像,我会真诚的给佛叩头。听母亲说,我几个月大的时候差点死了,别人都说:扔了算了,一个女孩。在农村那时女孩不被重视,在母亲的保护下我活了过来。从我记事起,我不记的我得过什么病。大点以后看到别人生病在家休息,我都馋的荒。到成年以后各种病一齐向我袭来,深知那个病的痛苦。那时我是远近闻名的药罐子,一年四季的感冒我都躲不过,心衰、风湿性心脏病、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神经衰弱、睡不着觉、全身无力,那个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得法以后,师父一次次的给我净化身体,一次次的给我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不知不觉的一身病全好了,身体那个轻松。当时的心情是什么都不要,只要大法。要是别人不炼了,我也要一修到底。真象师父《洪吟》中“真修大法,唯此为大”的感觉。不知是元神离体还是做梦,经常觉的自己在空中飞,有时飞出房顶,想飞就飞,邪魔抓不着我。有时睡觉都在背法,念的声音很大,醒了自己都能听到;早上醒来经常看到法后面的佛道神层层叠叠,无边无际。

以前总感觉自己心善对别人好,别人不领情,自己很伤心。从得法明白了法理后,心里宽敞了,从不和别人计较了,遇事能用法衡量,为后期学法过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九九年正月,我们一家到外地做生意,我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七二零迫害开始,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欺骗毒害群众,可是谁也动不了我们修炼的心。那时很多同修都上北京证实大法。当地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很邪恶,听同修说了他们遭受的迫害后,我很难受。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最正的人,我们没有错,不应该受迫害,是邪恶在犯罪。我们不应该配合邪恶。师父是来度人的,是来救人出苦海的。有人问我在外边有没有干扰,我说我没有这劫。

在二零零零年,我想去北京证实法护法时,三弟出车祸死亡,母亲瘫痪,一连串的事来了。我知道这是邪恶对我的干扰,我不动心的一人去了北京,当晚被警察赶上了警车,我就跟司机讲大法如何好,师父如何教我们做好人,法轮功对祛病健身如何好。当时一点怕也没有,心里只想证实大法。在回家的火车上,我看到车外的景象,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点思维。

七二零就要到了,我还是想上北京证实大法,我就求师父安排。七二零前两天我又去了一趟北京,我还做了一个梦:和一个不认识的同修,坐最后一节车厢。其实真是这样。

七二零那天,天安门广场有很多大法弟子,也有很多便衣警察,到处都有大法弟子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在护大法横幅时被警察抓上了警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有的警察恶狠狠的打大法弟子,我上前制止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你不要参与迫害。看见他就不动了。后来我又被押到北京南岗派出所,有当地的一名同修、武汉的一名同修,我们都不配合邪恶。有一个警察对我说:炼法轮功的里面也有坏人,你们别上当。我说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我们当地迫害大法弟子很邪恶,惨无人道,没有说理的地方,我们才来北京喊冤护法的。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们就不来了。

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我一点怕也没有,最后我就被当地驻京办接去了。那里邪恶更坏,它们只认钱,把我随身带的钱全抢走。这里有很多同修,有老人、有小孩、有怀孕的妇女。有一个我们当地的同修被邪恶打的很厉害。第二天,我被弟弟从驻京办接回。

我们知道大法好、伟大神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证实法和护法。家人不理解,一切都冲着我来了:让你回家伺候老人,你一次次的上北京,给家里添乱,等等。在二零零一年过年的时候,弟弟对我的态度,使我整日以泪洗面,真是委屈。因我是一个很顾娘家的人,全村没有一个再比我顾家的了,周围的人都知道,无论对老人还是对他们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经常对儿子说:你舅舅们要是有一点对我不尊敬,我能气死,我受不了这冤枉气。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我要是不得大法,还不知道啥样呢。那时我一直在心里念:“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一切赞扬都是考验。”“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反复的念,念着念着,心里就觉的宽敞多了,也不觉的委屈了。过后想想都是对我的心性来的,帮我提高的。

在二零零一年,我又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升邪旗的时候被抓,拖到警车上。恶警一脚把我踹倒,我刚爬起来恶警又踹我一脚。当时我大声喊正法口诀,恶警再也没敢动我。我又被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这里关押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在这充满邪恶的环境下,我们却听到了师父的经文《法正人间预》,深受鼓舞,同修们更加坚定。当天晚上我们被押送到朝阳区拘留所。当时恶警说要给大法弟子用刑,我当时就发正念:要是邪恶打我们就痛在它们身上,不管在哪里,我们都要以法为师,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就没有过不去的事。当时有百十人被送到朝阳区,大概有四人被放了。我是最后一个出来的,出来时快十二点了。因为火车站查身份证,我没有带,怕查着我不敢進站。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当我硬進火车站的时候,啥事也没有。

我回到了做买卖的门市部,当地邪恶也不放过我,要来门市部抓我,那一冬我被迫流离失所,转了很多地方,连累了家人。因此我的名字也上了邪恶的黑名单全国通缉。过年回家,当地派出所几次到家里抓我,我又被迫离开了家。在年二十七晚上,我又被几个恶警从家带到派出所。邪恶就是想诈钱,让家人多带钱。我一直在发正念:我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一身的病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师父蒙冤我要为师父喊冤,还我师父清白。因为我正念强没有怕,就象师父说的那样,在大的关面前正念还挺足,走师父安排的路,彻底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最后邪恶没有办法,一分钱也没捞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的回到家。

以前,我在门市部没有资料来源,就自己写放到客户的商品里,有时就给他们讲真相,有的明白有的不明白。有一次,我到银行走在大街上看见挂着诬陷大法的横幅毒害众生,我立即发正念铲除邪恶不要再毒害众生。横幅挂的太高,我想起用功能铲除。吃完饭后,我到大街上一看横幅断了,缩到了一边,字也看不清了。第二天就清理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摔摔打打走到了今天,全凭师父的慈悲呵护。正法形势对我们的要求更高,要求我们做的更正。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走好最后的路,平衡好家庭,正念正行,勇猛精進。有法在有师在,多学法,一切都从法中来,我一定修好自己,证实大法救度更多的众生。

第一次写体会,好多没有写出来,这是我实实在在走过来的。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