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五角钱存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

  • 从五角钱存起

  • 珍贵的三百元钱

  • 从五角钱存起

    文/东北大法小弟子 美德

    我是大法小弟子,今年九岁,是三年级的学生。虽然不很精進,但也算是“老弟子”了——在我出生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已经开始修炼了,我也就成了小小弟子了。因我家是炼功点,每天都有很多同修来学法。奶奶说我小的时候就很调皮,学法时谁犯困我就用小手去拍谁的脸,有时还把人家吓一跳。后来一位阿姨觉的不好意思,困了就站起来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镇压法轮功,爸爸妈妈因去北京上访,被关押起来;我跟着小姑在家。那时我才两周岁。小姑说,我心里很想妈妈,但从来不哭闹。过了四个多月妈妈才被放回来,爸爸被非法劳教一年。那些恶警和六一零的坏人还经常到我家恐吓,那时我非常恨他们。小姑说:我们是修炼人,不应该恨他们,那些人是很可怜的,他们干的这些坏事,将来都得自己偿还。

    二零零三年爸爸妈妈一起去外地打工,我就和大姑妈住在一起。那时我刚上幼儿班,看见别的小朋友吃零食我也很馋,有时就偷大姑妈的钱去买,后来被大姑妈发现了,姑妈拿出师父的法念给我听,每天都教我背《洪吟》。通过学法我改掉了坏毛病,还把过年的压岁钱都给了姑妈做真相用。

    刚开始时姑妈出去我会很担心,后来我就同她一起去,我还能帮助刻录真相光盘,也背着书包跟她送资料……,就这样我们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三年,我也成熟了很多。

    二零零六年爸爸妈妈回来了,我就回到他们身边。每天上学妈妈都给我五角钱让我买小食品。我就想还是把这钱存起来用在法上吧。有时看到同学吃东西,也很想去买一个,食杂店就在教学楼内,看着玻璃窗内各种好吃的、好玩的不想离开,可是又一想,我不能买,馋不也是执著心吗?现在我已经存了一百元了,等到过年连同长辈给的压岁钱一起给做资料的同修叔叔和阿姨。

    我希望别的大法小弟子也把平时爸爸妈妈给的零用钱存起来做真相用。让叔叔阿姨们做出更多、更好的真相资料救度更多的世人,尽我们一点微薄之力。

    由于我学法不太精進,也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今后一定努力做好。


    珍贵的三百元钱

    收到同修转给的三百元钱,说是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用的,打开纸包看到多数是一元面值的,数了数,一元面值的有二百三十元,可想而知这是怎样攒下的钱。多么好的同修,多么可贵的救度众生的心。

    同修向我介绍这是某某同修拿的钱。我了解拿钱同修的处境,同修丈夫买断下岗,蹬三轮,同修在路边摆个小杂货摊,一天能挣几元最多十元,寒冬腊月大雪天也在路旁站着,希望能挣几元贴补家用,夫妻俩还供一个孩子上大学,生活十分艰难,一块钱一块钱的攒,不知道同修用了多长时间才攒下这三百元钱,多不容易。当我把钱转到另一个同修手里(准备带到农村去),同修也流泪了。

    钱不在多少,真是用心大小啊!相比之下真是自愧不如。写到这,我想对我们城里的同修说几句,其中也包括我自己,我们应该节省一些平时大手大脚浪费的钱,或拿出一点积蓄,凑多了,让去农村的同修带到农村去,支援一下农村做真相资料的资金。

    农村地域很广,需要救度的众生太多了,农村人多数都是善良的百姓,非常值得救度,真相资料和资金的需要量超出城里的数量,农村同修又都很困难,救度农村百姓全靠农村同修是不行的。我了解一个村镇的同修,二、三个月才有一次真相资料送来,如果能帮助他们多建一些资料点,多购一些耗材,就可以救度更多的众生。

    个人建议,不当之处,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