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美好的愿望而不付诸行动不是真修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大约两周前我与儿子坚持天天读一讲《转法轮》,很遗憾这在我以前修炼中并不常见。以前要是能在两三天内读完一讲《转法轮》,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因为在读法时心不静,我常常无法通读全文,而是在读了几段后就停了下来。

通过前段时间的专心学法,我发现了自己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我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没再要求过自己“忍”过。大法是宇宙的法,他是“真、善、忍”。当我用心在我的层次中感受宇宙时,我发现“真”能使每个生命都按照大法对自己的要求,按照大法为自己决定的本性和自己所处的层次恰如其份的体现和存在;我的理解是,“善”是一种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能力,从而能够全心保护一切众生;正因为能够真切的为他人着想,所以“善”也能创造新的生命。而“忍”我觉的是一种巨大的力量,他可平衡一切并使之成为整体;忍可容纳一切并维持和繁荣着一切生命。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到:“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

师父还说道:“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

我在学法时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心里的一个结打开了。长期以来我一直希望能持续讲真相,不是仅仅在完成某些自己担负具体项目的过程中讲真相,而是在日常生活中将法轮功迫害的真相告知我们国家的社会各界。但是我总是发现,自己总是在有具体的事由时才开始行动起来,去做一些讲真相的事情。我希望自己能达到一种随时都有向众生讲真相的愿望并付诸行动的状态。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如果我不修自己,那这只是一个愿望,这个愿望也根本无法成真,因为只有修炼能让我在忍上提高。对于我而言,忍同时还意味着能坚持。什么是能够坚持?我理解就是连贯性。那就是人持之以恒的做一件事,就象自动运行的一样,就象常转不止的法轮。这时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师父时时告诉我们学法的重要性,学法真的才能确保一切。我悟到经常学法和经常讲真相的关连:只有在我经常学法的情况下,才能看淡常人的事情,才能更清楚的判断真正重要的是什么,而不会走上大段的弯路。

现在我学法完全是另一种状态了,一开始学法,心马上就静了下来。学法时,似乎不是我的眼睛在看字,这双肉眼好象“停工了”,而是我的心直接在学法。那一个个字母完全消失了,师父讲的法似乎全部浮现在眼前,而我就在其中。

我发现,通过静心读法我很容易就能发现自己以前没有注意到的做的不好的地方。周一我非常意外的发现,自己没有在目前在阿姆斯泰登(Amstetten)举办的真善忍画展开幕式前承担好作为大法弟子应尽的责任。相反,这次画展几乎全部由常人操办。于是我在开幕式的前一个晚上搜集了所有媒体的电话号码,虽然这些媒体已经从市政府收到了邀请参观画展的电子邮件,但是我还是想在第二天打电话通知他们。因为我们怎么知道他们真的收到邮件了呢?这次真善忍画展不仅是为了证实大法,还为了讲真相。我们都很清楚,这恰恰是邪恶因素要阻止的。虽然本次画展几乎全由常人操办,我们依旧要负起自己的责任来。

周四,我给所有的媒体打电话。在和第一位女记者通话时,我们深入的谈到了画展和对法轮功的迫害。她告诉我,她本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当天晚上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我能现在先跟她讲有关画展的重点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我还把一位将出席画展的同修的联络地址告诉她,这样她也可以早些到达展馆,拍拍展画的相片。

有一家媒体真的没有收到邮件,我给他们补寄了一份邀请函。接电话的女士说,在她们的报纸上刊登文章是要付费的,但在我们的谈话之后,她表示,如果版面上有空的话,她将刊登报道我们介绍画展的文章。还有一位记者告诉我,他因为飓风登陆忙的不可开交——但在我们交谈过后,他表示很愿意去参加真善忍画展。

我告诉那些与我通话的记者和编辑们,真善忍画展一方面反映了迫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另一方面人们可以在法轮功学员的作品中感受到,结束这场迫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同时还能从画作中明白形势是怎样变化的。

对于修“忍”的认识我还有一点补充,那就是炼功对我修“忍”的影响。早在修炼之初我就认识到特别是通过第二和第五套功法可以增强忍的能力。说起来很难为情,长期以来恰恰是第二套功法我炼的最少,最不按时,我总能找到原因和借口不去炼它。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真的得提高,必须按标准要求自己,这样以来情况才会有转变,愿望改变不了什么,我得付诸行动。就象师父说的那样:“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