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资料的一点经历和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我做资料的时间很短,才一年多,没有什么经验,但确实有很多感触。写出其中的一点,是为了激励自己在以后的日子做好做正,也希望和同修们交流,共同精進。

零四年春,在经历了三年流离的日子后,我回到家中。我们一家都修炼。当时我就想自己做资料。但父母告诉我,我们已经有了稳定的资料来源。有一位同修乙寄居在同修甲家中专门做资料,种类和数量都很多。父母定期去取资料,回来分发给周围的同修,但周围的同修要资料的并不多。我当时看明慧文章,也发现有不少这方面的报道,说资料点的资料做出来后,要的人不多,有的同修只要师父的经文,不敢要资料。我就想,既然如此,我就不用自己做了,甚至还想:这是支持资料点同修呀!因为我们家是“第一中转站”,拿资料方便,还觉的这样挺好,其实依赖心已经很重了。

零五年九月初,同修甲突然被绑架,在她家专职做资料的同修乙被迫匆匆撤离。一下子我们失去了全部资料的来源。那些日子我们真的很难过,为同修,也为我们整体出现的漏。我和丈夫商量,明慧网一再强调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也来做一朵小花吧,为了救度众生,我们应该承担起自己应尽的责任。

丈夫很快去买了一台喷墨小一体机,我们开始了自己做资料的历程。开始的时候,我们通过辗转的方式才得到需要的周刊和真相资料,然后再复印出来,发给其他弟子;后来我们和同修丙联系上,用U盘直接把资料取回来打印;再后来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们可以直接上明慧下载资料了,各方面开始慢慢走上正轨。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真正体会到修炼的严肃和神圣,这不是常人的工作,这是真修实修的过程,修炼的心性和层次,全在此中体现。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了自己许多的不足,我把它写出来,去掉它,也希望能对和我有类似问题的同修起个提醒作用。

刚开始做资料的时候,虽然我们一窍不通,但心里还是很有信心。在流离的日子里,我大部份时间是住在一位亲戚家。这位亲戚开了一个复印店,很多时候我需要的资料就在他那印,一次几百张,印的很顺利。所以我自己做资料时,我想应该不会很难。但没有想到,我们一开始做,就遇到很多问题,干扰很大。可能就是针对我的想“顺利”、求“容易”的思想,邪恶给我制造了不少“麻烦”和“复杂”。因为机器小,经常要注墨水,奇怪的是,注了墨水以后,墨盒却不好好工作了,清洗半天打印头,还是出不来字,只能换新墨盒,消耗很大。这时难免心情紧张,一紧张就容易出差错,资料有时印歪了,有时忘记翻页了,有时印的页码颠倒了,有时不小心还弄上一块墨渍,真是手忙脚乱,心里也乱乱的。知道这种状态不对,也一直向内找自己,也发正念铲除干扰正法的邪恶因素,但效果好象不是很好,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处于一种很被动的状态。因为初期耗费很大,心里总是不由自主的嘀咕,有时发着发着正念,竟然会走神想着复印一份资料得花多少钱啊,弄的自己真是很懊恼:我怎么会这样呢?后来我在明慧上曾看到一位同修的文章,同修的经历和心态几乎和我同出一辙,我不禁哑然失笑,看来我们还真有不少的同修有过这样的经历。

一段时间以后,情况有所好转。这期间自己有所提高,放下了一些患得患失的心,心态也较为平和了。这时印资料,效率提高了,墨盒也能够换墨水了,差错也少了。但还是有不尽人意之处。不知为什么,没印多少资料,墨水就很容易消耗完了,所以有时注墨水,我就一个劲的灌,结果有好几次弄的墨水溢出来,不小心还会溅到纸上,手也弄的黑黑的。因为墨水消耗太快,资料印出来容易有模糊的字迹,我就把有模糊字迹的资料留下来自己发,把好的资料给同修。渐渐的我觉的不对劲:我们做出来的资料不是为了救度众生吗?我留下的资料也是发给世人的,难道经我手发的就不用注重质量了吗?虽然意识到不对,但我又在心里为自己开脱:这些资料仅仅是字迹有点模糊而已,还是完全能看的清楚的,问题还不至于太严重吧?所以我还是没有真正认认真真重视这个问题。而这时做出的周刊也有字迹模糊的现象,作为同修的母亲不止一次批评过我。这时我又有点心急了,甚至想换一台机器。但想到这台机器能和我一起做资料,一定是有缘份的,我读过很多弟子的文章,知道机器是有灵性的,出现这种情况,一定是我没有和机器沟通好,责任在我,我不能轻易放弃机器。我和丈夫商量,丈夫说,不管怎样,资料一定要做好,我们多买一些耗材吧。

这个时候,我们家和同修丙一家(他们家也都是大法弟子)已组成一个学法小组,我们定期学法切磋,有时在交流做资料的问题上,我们都有相似的困惑。一天我们学法时,来了一位协调的同修丁,他和我们讲起他自己做资料的体会,他说,他对自己的要求是,一定要用心,要把资料做完美。我们都觉的好象有点要求太高了(其实这恰恰就是我们自己对自己要求太低了)。我们都得到过同修丁做的资料,真的是无懈可击。同修丁微笑着,没有多说,但我却明白了,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应该是突破的时候了。我心里问自己:为什么我做资料时就没有想过要把资料做完美呢?

有一天,我正在学《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师父的一段法深深的打入了我的脑海:“如果中国画中、塑像中的技法也同西方一样成熟、准确,岂不更能使人感动、更加逼真吗?不能因为神的作用而把不成熟、不完美的作品就看成可以了,完美的作品加上神那才更是神圣。”我的心一下子豁然开朗,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

长期以来,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大法无限神圣威严,师父无限伟大慈悲,在今天这个正法时期,师父领着弟子们救度众生,我们的真相资料是有法的威力的,能救的人,一定会被震撼的,一定会找回生命本源的那份期待和喜悦,我们只管去做,法的威力就会尽显。所以我总觉的,资料只要印出来,就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也就是说,在我的潜意识里,资料的质量并不是关键,因为他的内容自有其强大的力量。虽然也知道做资料是修炼不是工作,但心思还是更多的放在了如何多印多发一些资料,对资料的质量问题还是没有站在法的角度去考虑。是,大法的真相资料,确实不同于常人的白纸黑字,我们做出的资料,确实能起到除恶和救度众生的作用。与此同时,我们是否想过,一份资料的产生,凝聚了我们多少大法弟子的合力呀!当我们高质量把资料做出来的时候,我们不是很好的参与其中了吗?这不也是我们对法的一种圆容和整体配合吗?这不也是在我们应该做的这道工序上为这伟大的作品添上完美的一笔吗?我个人理解,一份真相资料,包含了我们大法弟子方方面面齐心合力的圆容和配合,使资料达到内容和形式上的和谐完美,加上法的内涵和威德,自然会更加神圣,更令世人敬重。同时我还悟道,要把事情做好,要学好法,还要提高自己的技能,解决一些自己应该解决的技术问题,这样会有更好的效果。

悟到这层法理,接下来的日子,我做资料时,真的有了一种全新的感觉。每次做资料时,我的心清清静静的,没有别的杂念,只专注于做资料。同时我还把一些以前比较含糊的技术问题弄清楚了(以前想弄清楚却总弄不清,现在一下就明白了)。还是那台机器,还是那些耗材,但奇迹出现了,同等数量的墨水,过去只能出二、三十张资料,现在可以出将近二百张!而且出来的资料清晰干净,赏心悦目,这就是大法的威德和威力。尽管现在资料的需求量比以前大,但我却比过去做的从容和自信,我希望自己能在法中越做越好。

我本来不敢写这篇文章,因为我很惭愧,修炼这么多年(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弟子),自己在一些最基本的事情上,还是常常没有做好,我实在太差劲了。但一件小事触动了我。现在我们很多弟子都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我曾在别的弟子那里得到一些其他点上制作的资料,我发现很多都做的很好,但也确实有一些字迹暗淡不清,有些甚至有缺行缺字的现象,看上去比较粗糙且难以阅读。类似的情况我遇到了几次。说真的,以前我会不在意的,只要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符合正法要求的资料,我都认为是好的,但现在我的想法有点不一样。师父告诉我们:“完美的作品加上神那才更是神圣”。希望我们都能重视这个问题。其实,很多弟子在这方面做的相当好,为救度世人,他们想了很多很好的办法,不仅做出高质量的资料,还把资料進行精美包装,让世人更容易接受。我们虽然是小小的家庭资料点,但我们的责任不小,我们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做的事情应该是神圣而美好的。

一点粗浅的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