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犍为县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以前我身体有很多病,头晕、腰胀、一身无力、肩周炎、关节炎、风湿、四肢麻木等,我吃了很多种药都没有效,每天都很难受。一九九八年八月,我家门前有个炼功点,听说炼法轮功能祛病,我就抱着治病的想法去炼功,炼功以后,我的各种病不翼而飞,和以前相比,简直换了一个人。

经过几年的修炼,我认识到,我们的师父不是来治病的,是来救度众生,传“真、善、忍”法轮佛法的。他能使人心向善、社会安定,是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我亲身体会到法轮大法的无边威力,无所不能。从此我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我按照师父教导的讲真相、救众生,我和同修一起到街上发真相传单、贴真相标语、拉真相横幅。这使邪恶大为震怒,2001年6月,我们八个功友正在一起炼功,被邪恶操控的恶人黄绍开、徐金元、徐金华举报。

当地派出所恶警杨福银、赵炳超通知了县公安大队,他们火速开来几辆车,下来十几个人,用枪对着我们,叫我们不准动,把我们强行拉上车,非法关押在石溪派出所15天,每天派人强迫我们放弃炼功,要我们人人“过关”,迫使我们每人写“保证”。我们都不写,他们轮流来胁迫我们,这批人来施压不成功,换那批人来,它们的工作人员换完了,我们也不配合邪恶,恶人们无可奈何,只好放我们回家。

回家以后,我们继续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2001年9月17日,我正在家里晒谷子,十几名恶徒非法闯進我家,一个个虎狼似的蛮不讲理,到处乱翻,在没找到它们想找的东西后,就把我家里他们觉的有用的东西抢走,并把我强行抬上车拖走,也不让我关家门。随后把我和另一位功友关進石溪派出所,不让我们吃饭、喝水,几天后,我被饿的晕倒了,才放我回家。

11月22日,恶人又非法把我送到犍为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刚進门,所长就说是以打架的罪名关押我(而不是以炼法轮功的名义),这使我彻底看清了它们颠倒黑白、弄虚作假的嘴脸。12月24日,恶人又把我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强迫洗脑,不准睡觉,面对墙壁站到晚上12时。寒冬腊月,又冷又饿,一次我晕倒了,头上被摔了一个大包,包夹告诉了警察,他们将我强行送到医院吃药打针,就是这样,它们还天天来人叫我写“悔过书”和“揭批书”,稿子是由曾小春写的,我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迫抄了一遍。

过了段时间,我觉的错了,这样对不起我慈悲的师父,我就又写声明,声明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这样它们马上把我搬到会议室,睡在地上,一天关到黑,屎尿都在里面,恶人赵凤英来打我的头,骂我。我糊涂的在里面被迫害了一年半,因为以前学法不扎实,头脑里是一片空白,无可奈何的被恶人无理长时间迫害。

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虽然摔了跟头,我也要爬起来接着修。强制改变不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