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我是一位农村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八岁。一九九六年我去县城医院给儿子治病,住在弟弟家里,早晨起来没事儿就去公园溜达,看到有很多人在炼法轮功。当时我觉的这功法很好,我也想要炼功。正巧亲属中有修炼法轮功的,通过亲属得到了一本《转法轮》。

以后我就在家中看书学法,几天后我原来因劳动导致弯曲的胳膊竟然能直开了。这让我感到非常的神奇。之后我主动去城里学习动作,与同修交流,开始了真正的学法炼功。

在邪党恶徒七、八年的疯狂迫害中,我一直没有放弃修炼的意识,一直坚信自己修的是正法。但因自己是农民,周围没有学法小组,学法炼功没有象城里那样形成环境,不能坚持,时而松懈,特别是农忙季节,更是如此。但我能深切感受到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不精進的弟子,时刻看护着我。几次险遇车祸都有惊无险,有时是三轮车把我的自行车挂倒而人却没被撞倒,有时我被两辆汽车夹在中间,有时我和面包车撞了个正着,我的自行车被撞倒了,那面包车也急刹住了。可是二零零四年的这场车祸给我的印象却是刻骨铭心的。

那是在零四年农历九月二十五日,我骑着摩托车去镇上买塑料布,就在上公路时,左侧开来一辆收猪的大车,速度很快,突然把我和摩托车撞出六、七米远,当时我失去了意识。事后我听别人说,在我被撞倒后右侧又开过来一辆大货车,直奔我而来,车上司机急刹车,车刹住后,距离我躺的位置只有二尺左右,大货车刹车时在路面上留下很长的车痕。司机下车时都惊呆了,是旁边的群众告诉他没有他的事儿,让他快走,货车司机这才上车调转车头开走了。

当时我不省人事,地上一大滩血,后来周围的人在交警看完现场后,用布把我抬上出租车,送到了镇里卫生院。有熟人通知了家属,家属打车把我送到了邻县医院。医院起初不肯收留我,让转省医院,后经商量勉强留下,做CT后诊断是脑壳破裂,大脑出血,左侧肋骨全部骨折,左侧肺叶全部被肋骨扎伤,左肩骨折,命在旦夕,处于休克状态。医生开始在左肋间给我插管放血,第二天喉管切开插管抽痰,打氧气。弟弟问医生,病人多久能醒过来,医生的答复是:“十天、二十天都有可能,醒了也许是植物人。”当抢救到晚上十二点以后,见我一阵一阵的停止呼吸,医生就对我的家属说:“做后事准备吧!先把病人放在这儿一宿,明天再往外抬。”我的儿女都哭的死去活来。可是第二天早晨我女儿看我睁开了眼睛,开始了正常呼吸,便找来了三位医生,医生们都很惊奇,说:“这真是奇迹了!”然后又开始给我治疗。

当时诊断的结果为:“虽然可以呼吸,但部份意识丧失”,可出奇的是,大脑中修炼的这部份意识没有丧失。记的我醒来时看到医院宽敞的房间,就对我的弟弟说:“这是谁盖的房子啊!这么好的房子,咋不写上‘法轮大法好’呢?”吓的我弟弟忙说:“快快别说了,政府不让说这个”。还记的我劝经常来看望我的一对夫妻亲属炼法轮功,他们说:“我们要是炼功,政府不给我们工资咋办。”就这样,三周后我出院了,医生当时并没给我做接骨方面的治疗,只是在身体外面给我用绷带和木板绑了一下,因为当时手术需要二千多元,我家一时拿不出来钱,所以没有做手术。

回家后我对自己的伤没当回事儿,家人给准备的药,起初还吃了两天,后来自己收拾收拾都扔掉了,身体却不知不觉的转好。三个月后我感觉到自己的左肩还有一点不好使,手臂抬到一定高度后就不能上举了。后来我進城买回来一个MP3,同修帮我装入大法音乐及讲法录音,我很高兴,就用他炼静功,炼完后去亲戚家办事,亲戚问我手臂好了没有,因我悟性不好,我说还是老样子,可是我不自觉的举了举手,竟然举了起来,我当时真的好兴奋。现在身体一切正常,这大法太神奇了!

我悟到这一切都是我修的不够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是李洪志师父一次一次帮我度过了难关,从死亡线上把我救回,对师父的感激之心我无以言表。现在我要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