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定兴县七十一位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汇总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1999年7月20日法轮功受到迫害后,河北省定兴县中共不法人员抓人、抄书、毁书,强行收缴身份证。司法所的人公开说:“江××有指令,对信仰真、善、忍的人要‘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等。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是一个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洗脑班西侧有间屋子,里面有电棍、胶皮棒、手铐,房梁上还悬挂着挺粗的铁链,很多大法学员在这里遭受残酷折磨。下面是71位定兴县大法弟子,因修炼真善忍,遭非法关押、毒打、经济勒索等的事实。

1. 马术芝,现年41岁,女,家住定兴县郑村,只因信仰真善忍,为法轮功鸣冤,去北京上访。99年7月23号那天上午8点,有郑村保卫张茂田,连队干部王术伟,把马术芝从家中劫持到郑村大队办公室,非法审讯。北河镇的恶人刘洪浦(副镇长)骂他们,王志军(司法所长)杨某(是唐秀芹的司机,家是仓巨,杨申的儿子),它用手巾抽马术芝,王志军审马术芝,刘洪浦又把马术芝叫到太阳底下暴晒。关了她四天四宿,勒索1000元钱,(后退回200元),在村办公室交的钱。在场的有史焕利、王焕林、张志国。

2. 王春花,女,42岁,定兴县郑村人,99年7月23号下午,村连队会计、马守财、王术伟把王春花劫持到大队。只因王春花去北京上访,王志军和姓杨的非法审问王春花,刘洪浦骂她,还叫她在外边站着,并罚了王春花800元钱,交给了胡泽华,王春花被关了四天四宿。

3. 肖桂英,女,45岁,家住定兴县郑村,99年7月23号早7点多,被大队支书于建平劫持到大队,只因修炼真善忍,刘洪浦叫她在外面暴晒。肖桂英被关了四天四宿,被勒索1000元,给的史焕利,还有张志国。

4. 王景荣,女49岁,家住定兴县红树营村,99年7月23号那天,由袁增田和几个保卫到王景荣家勒索400元,说王景荣炼法轮功就得罚。没有给收据。

5. 王景花54岁,女,定兴县郑村人,99年7月23号,恶人把王景花夫妻劫持到郑村大队,有北河镇的田学军、王志军、刘洪浦。勒索他俩3000元,在大队办公室交给的张志国和于建平。

6. 卓晓玲,54岁,女,定兴县郑村人,为法轮功上访,在99年10月份,村保卫王文忠、赵士山把卓晓玲骗到大队,它们打她,侮辱她,勒索500元,给的张志国。2000年7月17号,以林术明为首又把卓晓玲绑架到北河镇,连续三天非法审讯,林术明和几个恶人打她,踹她,还勒索500元钱。

7. 张秀兰,女,54岁,定兴县郑村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99年7月23号,由田志成还有一个恶人把张秀兰劫持到大队,镇里的恶人刘洪浦打张秀兰嘴巴,还勒索1000元钱。2000年7月17号,林术明它们把张秀兰绑架到北河镇,还有派出所的姓王的,林术明打张秀兰,关了张秀兰五天。7月23号勒索了500元,交给了林术明。2001年8月14号,以恶人曹洪军为首的把张秀兰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用铐子把她大字型的锁在床上十多天。恶警马凯华打张秀兰嘴巴,恶医李刚一脚把张秀兰踹倒,姓于的也打过张秀兰,让张秀兰家交给曹洪军1000元钱才放她。

8. 张井凤,女51岁,住定兴县郑村,99年7月23号,田建录、赵刚把她劫持到大队,关押了好几天,刘洪浦骂他们,田学军叫骂师父、踩师父的法像,那天张井凤被勒索500元钱交给的张志国。

9. 李天秀,男61岁,定兴县郑村大法弟子,2002年7月份,村副支书张建华领着北河镇的几个恶人,把李天秀的大法书搜走,把他绑架到北河镇,晚上它们把灯关灭把窗帘拉上,一个长发的恶人抡起椅子照着他的后背砸,当时把李天秀打晕了,还有一个恶人打他嘴巴。向家人勒索5000元钱,给的史焕利。

10. 刘桂英,女,41岁,定兴县郑村大法弟子。99年7月22号,刘桂英去北京上访,走到定兴时,被史焕力、刘洪浦绑架到乡政府,把她关在一间屋子里,铐着,三个人打她嘴巴,23号下午回到本村,勒索890元,交给的张志国,在大队关了刘桂英一天一宿。

11. 卓晓芳,女,44岁,定兴县高里乡辛安甫村大法弟子,99年7月23日那天,她被恶警管庆敏马全勇劫持到大队非法关押。强迫放弃信仰,对她连打带骂,后来恶人三天两头上门骚扰。

12. 胡保玲、女,43岁,定兴县郑村人,因炼法轮功,99年7月23号,被乡政府邪恶之徒在大队关了一天一宿,罚款200元,张志国收的。

13. 马淑珍、女43岁,定兴县郑村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功,99年7月23号被乡政府在大队关了7天,田学军强迫踩师父的法像、骂街,勒索500元交给张志国。

14. 祖桂芹,女63岁,定兴县贤寓镇百楼村人,99年在学校关了好几天,因炼法轮功罚款200元,交给荆国英,2000年又被劫持到大队关了一个半月。

15. 毛志敏,62岁,定兴县贤寓镇百楼村人,因炼法轮功罚款200元,99年10月、2000年10月在大队报到。

16. 耿明,男45岁,定兴县贤寓镇百楼村人,因炼法轮功罚款200元,99年7月23号交给荆国英。99年9月去北京上访,被恶人绑架到乡政府,遭到潘江王凡为首的恶人们的毒打,然后在百楼村大队部被贤寓镇的恶人再次毒打,打后被拘留三月有余,被劫持到大沟看守所迫害并罚款600元,交给了荆鸿飞,再交给姓王的所长。又被劫持到李郁庄洗脑班迫害,勒索2200元交给荆鸿飞。

17. 马淑会、女44岁,定兴县百楼村大法弟子,99年7月23号去北京上访,被恶人绑架到贤寓镇,24号李金福、李爱军打她嘴巴,用啤酒瓶打脚踝骨,逼迫她骂师父,由潘江决定送拘留所。拘留半个月罚款230元,姓王的所长收的。8月8号在贤寓镇王凡任建国逼她跪在地上,用橡胶锤打臀部、嘴巴,逼她骂师父。9月4号派出所、贤寓镇、大队的恶人来她家骚扰,又把她关到乡政府。后来马淑会又去北京上访,又被恶人劫持到贤寓镇,以潘江和黄文河为首全体镇工作人员在信访大院一齐打她,李金福、王凡逼她跪砖在烈日下暴晒,用烟头烫胳膊,在派出所屋里李金福、王凡强迫她跪在地上打她嘴巴,让她骂师父,在信访屋内黄文河打她嘴巴和眼睛。然后送拘留所又送转化班最后到贤寓镇,共三个月,罚款460元姓王的所长收的。将近2000年过年,在贤寓镇信访屋内,以王凡为首折磨了她半宿,又过了几天在时田元办公室,有时田元、黄文河、袁庆、马世友打她嘴巴用针扎她,罚款3000元,在贤寓镇交给王凡。因为她不放弃修炼,2000年10月23号被关在百楼村大队部一个半月。2001年10月21号,在家被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恶人用睡死人床、吊、用橡胶棒打、电、乱棍打,半夜12点跑步,灌无名药物,上洗脑课,用水管冲,站军姿,烟头烫等迫害,罚款在百楼村交给荆鸿飞。

18. 耿玉玲、女61岁,定兴县贤寓镇百楼村人,因炼法轮功罚款200元,交给荆国英,99年10月份2000年10月份去大队报到。

19. 张树英,女65岁,99年7月23日,定兴县贤寓镇百楼村,因炼法轮功在本村被罚款200元交给荆国英。99年9月4日在大队部被非法关押到元旦。

20. 张艳波,女38岁,定兴县郑村人,99年7月23号在大队关了5天,罚款500元,收款人于建平。2000年7月17号以林术明为首的恶人把她绑架到乡政府,林术明打她耳光,北河镇镇长王海波和他的司机,用棍子打她,还用一本杂志卷着铁棍,打她的头和脸,罚款1000元,收款人林术明。

21. 刘文英,女,42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大法弟子,99年7月22号去北京上访,被村主任史焕利北河恶人刘洪浦,从定兴绑架到北河镇,三个恶人轮流打她嘴巴,又把她铐在树上用柳条抽打她的背胳膊,用酒瓶子打她的脚踝骨,在大队关了她好几天,勒索1000元,张志国收的。

22. 田淑芹,女63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人,99年7月23号北河镇的恶人把她绑架到大队部,刘洪浦骂他们,勒索800元,张志国收。

23. 赵淑田,女,57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大法弟子,因为去北京上访,99年7月23号,恶人刘洪浦,还有两个恶人,把她劫持到大队,让她在太阳底下暴晒,勒索1000元,钱是在大队交给的张志国。

24. 王玉荣,女,40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人,99年7月22号,去北京上访,被恶人刘洪浦和史焕利绑架到北河镇,3个恶人扇她的脑袋,还拿啤酒瓶敲她的脚踝骨,勒索1000元,张志国收的钱。

25. 李淑环,女,定兴县高里乡究室村,99年7月20号,乡里的恶人和村里的恶人叫她一天三报道。2000年7月份,李淑环依法上访,恶人把她劫持在乡政府,勒索500元,刘文鑫收的钱。2001年,由村里李术超和张小飞、田普另一个不知姓名,三个恶人把李淑环劫持到乡政府,刘文鑫让李淑环跑步,张小飞出损招,强迫学员打学员,勒索李淑环1000元,刘文鑫收的钱。

26. 岳灵英,女,38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功99年7月23号,被村里的恶人劫持到大队部,让她在太阳底下暴晒,勒索500元,张志国收的。2002年7月17号,被劫持到乡政府,以林术明为首的有王海波和几个恶人,有打的,有踹的,王海波拿一本杂志卷着一根钢筋打的岳灵英,关了一星期,勒索1000元,计生办李勇和胡泽华收的钱。

27. 张艳霞,女,42岁,定兴县郑村,因修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99年7月26号,被罚2500元,交给的于建平,在场的有史焕利张志国。

28. 马金梅,女,54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大法弟子,因为修炼法轮功,99年7月23号,被劫持在大队一个星期,罚款500元,收款人张志国。2000年7月17号,又被乡政府林术明为首的把马金梅劫持到乡政府,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屋门整天是锁着的,一个叫安华的穿着皮鞋踢马金梅,被踢的地方又青又肿,还有恶人打她嘴巴,脸都肿了,被关了10天,勒索1000元,收款人林术明。2000年9月30号,马金梅去北京上访,被恶人王海波等劫持回来,到乡政府大院,下了车,一个姓郝的,把她身上带的200元钱都搜走,他们就开始打马金梅,恶人有郭建军、闻建强、王海波、韩某某,有打嘴巴的有踢的有拿棍子打的。打完后,又把马金梅带到大队,恶人林术明、郭建军、闻建强他们又是拳打脚踢,打后又把马金梅押回乡政府,关押了45天,2000年11月15号罚款3000元,收款人韩某某。2000年腊月十一日下午5点多钟,村里的田建录带着北河派出所的恶警闯入马金梅家,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把马金梅绑架到定兴看守所,腊月十三下午马金梅被非法判刑事拘留。

29. 刘月英,女,61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大法弟子,刘月英被郑村的恶人劫持到大队,关了7天。刘洪浦骂她,勒索500元钱,交给的张志国。

30. 梁荣珍、女,66岁,定兴县郑村,恶人强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还勒索100元钱,交给的张志国。99年7月17号,梁荣珍被劫持到北河镇,身上有龙纹身的年轻人踹她,还让她跪着,罚她1000元,交给的林术明。

30. 马立芬,女,58岁,定兴县郑村大法弟子,99年7月20号,去北京上访,走到半路被恶人劫持回来,被勒索500元钱,张志国收的。

31. 杨金先,女,52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大法弟子,99年7月21号,杨金先正在炼功,张建华带领镇里的恶人们,把杨金先家的大法书、讲法带、放相机、录音机全部搜走,还扇了杨金先耳光。23号把杨金先劫持到大队,关了好几天,勒索1000元,张志国收的。2000年7月17号,以林术明为首的把杨金先劫持到乡政府,4个恶人一起打她,有打胳膊的有打头的有打腿的有打背的,还让她跪着。她一出门的时候,计生办的叫张春明的扇了杨金先一个大嘴巴,那10天里几乎天天挨打,勒索1000元,交给的胡泽华。2000年9月底的一天下午,1点半,于建平领着贤寓镇的恶人李金福,闯入杨金先家要抓她丈夫(也是修炼人)。杨金先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李金福拿棍子打她,让她跪,她不跪,他们又打她,打的她满身是伤。2001年7月底,北河的6个恶人,他们非法给杨金先拍照,杨金先不配合他们就打她,把她的脚打破了,硬把杨金先绑架到北河镇,杨金先就认识梁金贵,其他的都不认识。

32. 李要海,男,61岁,定兴县郑村大法弟子,因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1日被罚1000元钱,张志国收的。2000年三月份,由于仓巨村的张术娟告密,北河镇的曹洪军和两个恶警,把李要海绑架到北河镇,勒索2000元,给的一个戴眼镜的,林术明也在场。2000年7月17号,李要海被绑架到乡政府,计生办的几个恶人轮流打她让她跪着,罚款1000元交给的胡泽华。2000年9月底,于建平领着贤寓镇的恶人李金福,把李要海绑架到北河镇,李金福打李要海嘴巴,勒索2000元,再北河镇给的林术明。2000年腊月的一天傍晚,姓杨的恶人把他绑架到北河派出所,几个恶警一起打她,把她打昏后,又拿凉水泼醒。把她拘留送到看守所,迫害了86天,勒索他3000元,定兴政保科的张术兰收的。2001年6月底,张建华带领北河镇的曹洪军、安华、张术齐,还有派出所的,强行把李要海绑架到北河派出所,姓张的指导员和几个恶人一起打他,又送李要海到定兴看守所,又在保定劳教他两年。回来后恶人经常上门骚扰,有李小军,女、王志军、周志军、闻振海、马立海、黄宝华等。

33. 刘素荣,女,55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大法弟子。99年11月8日,刘素荣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河北省驻京办事处劫持一天一夜,不让吃喝,不让去厕所关在一间屋子里,被恶人又打又骂。第二天夜里,刘素荣被固城镇绑架到乡政府,一下车,连打带踢一直到四楼,进门一看恶人摆好架势,共二百多人一拥而上,有用胶皮棍的、啤酒瓶的、椅子腿的、拳打脚踢乱打一气。打累后,就让跪下,不配合就被踢倒,两脚向外它们用脚踩碾两脚踝骨,有的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晚上不让睡觉,罚立正站,站不正就打嘴巴。第二天又被单调派出所,恶警(古双剑、李建)用胶皮棍一下把刘素荣打倒在地,就站不起来了,用脚踢,恶人从刘素荣身上搜去110元钱。她丈夫支持她修炼,也被恶警绑架到乡政府,罚立正站,不配合恶人刘丽华,就被打嘴巴。刘素荣被非法关押了17天,勒索6000元,收款人李文秀、崔儒、张春宝。2002年10月1日,凌晨三点,恶人李文秀、唐瑞新指使恶警七八个,翻墙闯入刘素荣家,把屋里的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把刘素荣夫妻俩绑架到北河拘留所。恶人从刘素荣身上搜去700元钱。刘素荣丈夫被打的鼻青脸肿,拘留了十五天,伙食费300元,勒索1500元,交给唐瑞新、李文秀。刘素荣又被劫持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恶人王志刚举起凳子说,非打死你不行,后勒索1000元,交给唐瑞新、李文秀。

34. 杨艳利,女,37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久安庄大法弟子,99年7月21日晚被固城镇派出所恶人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次日在院内太阳底下暴晒,然后又把她押送到拘留所,拘留了几天,勒索700元的伙食费,8月2日左右被乡里接回,勒索1500元。2002年二月初八,定兴县公安局的张军、政保科的张淑兰,带领几个恶警闯入杨艳利家,(当时杨艳利娘家有庙会,杨艳利是来上庙的)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大法书和资料,张军要带杨艳利走,杨艳利不从,张军一手揪着她的头发,一手往后拧着她的胳膊,把她硬推上车,在车上一边揪着她的头发,一边打嘴巴。他嘴里还骂着不干不净的话,到了派出所刚下车还没站稳,张军一个耳光打的杨艳利眼冒金星,差点栽倒。他们一部份人去抄杨艳利的家,翻箱倒柜连墙缝都没放过,抄走了两本经文和真相不干胶,他们问不干胶哪来的,杨艳利说是她的。他们不信,张军和男恶警女恶警轮番打杨艳利嘴巴,有一个年轻的恶警用电棍电杨艳利的脚心。折腾完他们就走了,在派出所呆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乡610头子唐瑞新和两个恶人把杨艳利押送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一下车唐瑞新就打了杨艳利一个嘴巴,打着了杨艳利的右眼,当时眼就睁不开了眼,泪流了半天。在洗脑班出现病状,他们怕担责任,呆了五天也就是二月十三,就让乡610把她接到乡里,勒索了2700元钱,唐瑞新收的。2002年10月1日早上四点,由县公安局张军、张淑兰为首的一伙恶警跳墙闯入杨艳利家中,把她绑架到乡政府,当时那已有二十来个大法弟子被他们抓去了,其中有杨艳利的妈,当时杨艳利妈一个人在家睡觉,他们翻墙进去的,杨艳利妈连鞋都没有穿,被强行抬上车。后来他们把大法弟子又送到定兴县北河拘留所。在拘留所,因杨艳利妈妈不配合邪恶,张军和两个恶警把她妈妈踢倒在地,嘴里还骂着脏话。后来杨艳利妈妈还有其他几个大法弟子又被送到李郁庄洗脑班迫害。10月12号,杨艳利妈妈在洗脑班被它们迫害致死,杨艳利才被拘留所放出来。杨艳利妈妈被他们害死后,县乡怕杨艳利家闹事,县政法委书记郝国赤给了6万元赔偿金,镇政法委书记李文秀偷着扣了5000元。

35. 张春梅,女,56岁,河北省、定兴县、落部乡、落部村大法弟子,只因修真善忍,99年7月20日的那几天里被恶人刘增禄劫持到落部大队,非法关押了15天,勒索200元,把钱放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有刘增禄、刘增志、肖道光、牛启兴肖春禄他们五人在场,有收钱的、有记帐的。

36. 张春香,女,39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肖村大法学员,99年7月20日以江罗为首的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弟子,张春香丈夫李建军因受恶党的谎言欺骗,逼她放弃大法,不叫她学法炼功,使张春香精神遭受很大压抑。张春香亲眼看见很多大法弟子不放弃信仰,被江罗流氓集团迫害的家破人亡,村里的大法弟子耿秀荣一家,就是被他们迫害的其中一例,还很多很多,希望所有被迫害者都站出来,揭露他们把他们的邪恶,曝光于天下。

37. 谷风侠,女,44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肖村营大法弟子,99年7月20日,被肖村乡以李平为首的恶人劫持到乡里,勒索300元,交给的肖村任国录(在他家)。99年10月1日,又将谷风侠骗到大队,中午去的,第二天放回。2000年7月20日,又一次把谷风侠劫持到大队,送到本村学校非法关押了3天,有李平、张青山、赵小勇、和利、林进录、曹红英等监控,去厕所也得跟着。2001年6月1日,有李平、姚九斤又把谷风侠劫持到大队,又把她绑架到乡里,非法关押了8天。2001年阴历12月26日,恶人姚九斤带7、8个人闯入谷风侠家,企图绑架,没能得逞,他们把谷风侠丈夫抓到了乡里。2002年阴历五月初二,恶人姚九斤带着七、八个恶徒把谷风侠绑架到定兴李郁庄洗脑班进行迫害。下车后恶警马凯华将谷风侠踢倒在地,又用铁链将谷风侠锁在一棵大树上,(倒背手)而后又给谷风侠两个大嘴巴。恶人李爱军、娄标文指使用铁链把谷风侠锁上吊大挂,两脚尖着地,王志刚、李刚、张克新、刘生春、用球杆打谷风侠腿和臀部。蹲马步,他们在后头用一次性注射器扎谷风侠屁股,手捏墙头、两脚踩墙、不能落地,李刚、王志刚用棍子在后头一边打,还逼谷风侠在五分钟内喝完一大壶开水,不许上厕所。超量吃饭跑圈,跑慢了娄标文用塑料管打,做100个俯卧撑,手摸脚尖蹲着在地上蹋着走,他们把床板掀掉,逼谷风侠仰面躺在床的铁架上,王志刚、李刚不断的用棍子打,有时拳打脚踢,谷风侠身上到处是肿的,青一块紫一块,路都走不了。在李郁庄被他们迫害的那样,乡里边的姓李的还向谷风侠家人勒索500元钱。

38. 张金梅,女,49岁,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99年11月8日去北京上访,被信访局关了一天后被乡政府劫持回来,让张金梅上四楼,乡里的恶人们红了眼,不知有多少人围住张金梅就拳打脚踢、打嘴巴,还被他们搜去五十元钱。郭大伟把张金梅拉出去,让她下跪,又被镇长打嘴巴。有一回,把张金梅拉到三楼阳台上雪地,用手铐铐在外面冻了半天,手脚冻僵了。乡书记说不拿钱不让回家。到后来,他们勒索了3500元现金才放了张金梅。张金梅妹妹和妹夫也是修炼人,也和张金梅关在一起,派出所去抄张金梅妹妹的家,张金梅的儿子不让抄,他们上来就拳打脚踢和打嘴巴,电棍电,他们还要带人走,最后请了乡政府的恶人们一顿饭,才肯罢休。2001年农历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八点左右,镇610的(唐瑞新)还有两名恶人把张金梅绑架到乡政府。刘刚把张金梅铐起来,当天晚上,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打开窗户跳出,翻墙脱险。镇610为要手铐又来骚扰,勒索了200元钱,唐瑞新勒索的。2004年7月20号,镇610(唐瑞新和一个书记)又来骚扰,把张金梅的录音机摔了,还打张金梅嘴巴,没过几天就把张金梅劫持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一群恶警围住就拳打脚踢、打嘴巴、用手铐铐在死人床上,双手举过头顶被铐在床上,强迫看诽谤大法电视、灌食。每天家里都向他们要人,最后被他们勒索1500元交给洗脑班。唐瑞新勒索两条烟(价值七、八十元钱)。

39. 史桂林,男,53岁,王秀亭,女,50岁,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大法弟子,只因修炼法轮大法,99年11月2日,镇里的邪恶之徒,把他们夫妻俩扔进警车,绑架到镇政府。车刚停下来,恶警把史桂林从车内拉出来,不由分说,几个恶徒就是拳打脚踢,关押了几天被他们勒索了300元,交给姓黄的。

40. 许桂芝,女,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三街,因修真善忍,99年10月的一天,固城镇来了一大车人,把许桂芝绑架到镇政府迫害,把她的身份证没收,至今未还,强迫大法弟子们拔草、洗车、扫马路、刷厕所、挑大粪,迫害了好多天,最后勒索1000元钱才放许桂芝回家。2000年10月1日前后,那时正是秋收种麦时节,固城镇的恶人把她绑架到镇政府,许桂芝全家共抓了六个人,把他们锁在四楼就没人管了,在那里关了好几天才放他们回家。

41. 王长征,男,36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三街,99年10月1日,王长征只因说了一个炼字,就被派出所长刘成栋、政法委书记李文秀、610主任唐瑞新强行绑架到固城镇,被铐了一晚上,天亮姐姐去看他,遭到姓杨的打两个嘴巴,罚王长征跪下,又让王长征刷厕所、打扫卫生,几天后被他们勒索1000元钱,交给李文秀,家人请他们吃饭花了几百元。

42. 李桂英,女,52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三街,2000年8月的一天晚上,李桂英和一个同修证实法,另一个同修被固城镇610主任唐瑞新等几个恶人绑架,李桂英就走脱了。当时李桂英家没人,他们就到李桂英家翻了个底朝天,抄走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李桂英在外面流离失所6个月后,回家,被他们勒索3000元(镇书记杜金成)。2002年10月1日凌晨3点多,李桂英正在睡觉,固城镇政府一帮恶人翻墙跳进李桂英家,把门砸开,从屋里连推带打,把李桂英弄上车,连门也没锁。把李桂英绑架到镇政府,又绑架到拘留所关押了15天,直到同修熊凤霞被迫害致死才被放回家。

43. 张金英,女,47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99年11月8日去北京上访,被保定驻京办事处姓(何)的把她铐在暖气上,下午三点被恶人们劫持到固城镇派出所,恶警们象疯了一样围住就打。恶警(乔金赞)让张金英跪下又打嘴巴,从张金英身上搜走五十元钱。晚上张金英被带到四楼,恶人们拳打脚踢,混成一片。有人一脚把张金英踢倒,又打嘴巴。张金英被关押了四十天,被他们勒索800元,交给张春保。张金英丈夫也是修炼人,2001年9月,被乡政府610劫持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他们为了勒索钱财,逼迫张金英丈夫打欠条。在2002年正月十八晚上,镇610拿着欠条逼迫着向张金英要钱,张金英不配合反而把欠条撕掉,他们恼羞成怒,把张金英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在半路上四个恶人(有唐瑞新、刘刚、八街小狗、还有一个姓侯的)停下车在车内打张金英脑袋、打嘴巴,大约十几分钟。到了李郁庄洗脑班,一群恶警围上开始打,有马凯华、刘金水、王志刚、张志远,拳打脚踢、打嘴巴,然后用铁链锁在床上不让大小便。李平用桑树条抽腿、做俯卧撑、强迫看诽谤大法电视,听它们讲诬蔑师父的课。张金英不听,就被李常青用小棍抽脑袋。在房间不让说话,可大法弟子们一说话就被恶警刘金水、马凯华发现了,开始体罚,做俯卧撑、走鸭子步,就是用手攥着脚腕走圈,李平用桑木条抽不让上厕所,罚站军姿,刘金水在后面踢,打嘴巴,一下倒在平板铁锹边,从那起左腿开始疼,他们给张金英打点滴,不知用的什么药物,使张金英身体发胀最后迷糊过去,一天一夜。直到五月八、九号,镇610让张金英丈夫拿2000元钱,张金英丈夫不配合,最后他们觉的榨不出油水,这才无条件放了张金英。

44. 刘淑珍,女,60岁,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99年11月8日,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办关押了一天,又被乡政府劫持回来。下车后,连推带打上了四楼,把刘淑珍毒打一顿,打完后就逼刘淑珍跪下,不让抬头。有一恶人说刘淑珍跪的不好,照她脑袋就是一脚,又被绑架到派出所,从刘淑珍身上搜去现金394元。非法关押在那里不给饭吃,家人整天给送饭,被关押了20多天,勒索2000元,交给主任冯某。2001年农历九月二十四日晚上八点左右,镇政府610的唐瑞新还有两名恶人,把刘淑珍绑架到镇政府,刘淑珍不配合,就把刘淑珍铐上锁在一楼里(恶人刘刚)。刘淑珍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打开窗户跳出翻墙脱险,回到家后,被他们勒索100元,交给唐瑞新。

45. 李淑芬,女,60岁,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99年11月8日去北京上访,在信访局关了一天,又被镇政府劫持回来,到四楼逼着李淑芬跪下,不许抬头、不许动,好多恶警围住李淑芬,拳打脚踢。又过了几天,恶警拉出李淑芬去拳打脚踢、打嘴巴,从李淑芬身上搜去90元钱,镇政府非法拘留50天,勒索1000元,交给冯主任。2002年11月8日大约三点左右,县610和镇610把李淑芬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在军训跑步的时候,娄标文对李淑芬拳打脚踢,一会儿又找来一条桑木棍打李淑芬上半身。在洗脑班每天都受到体罚,稍有不慎就是一顿毒打,最后勒索1000元钱,交给唐瑞新。2004年7月22日唐瑞新和一个不知名的书记,来李淑芬家骚扰,抢走了李淑芬的录音机。

46. 侯艳玲,女,55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就因为修炼真善忍,2002年10月1日凌晨三点多,侯艳玲正在睡觉,外面有人砸门,开门他们就闯进了屋,有五、六个恶警手拿电棍,逼着侯艳玲不让动,他们翻箱倒柜,把侯艳玲的大法资料和录音机全抢走。不由分说,他们连拉带拖把侯艳玲绑架到拘留所,被勒索2000元钱和烟,交给唐瑞新。

47. 聂天英,女,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99年12月8号,聂天英去北京上访,被乡派出所的恶人劫持到肖村乡。迫害聂天英一星期,他们用酒瓶子打聂天英脚脖子、拳打脚踢、让聂天英跪着,(打人者:李平、王成先、马联合等)。一星期后勒索4000元。2002年7月1日,乡里的恶人又把聂天英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在那里遭到毒打,用铁链吊起来,用警棍打的晕过去好长时间。醒来之后把聂天英放回屋去,把手铐在床头,脚铐在床尾,不让上厕所。聂天英被他们打的皮开肉绽,走路呼吸非常困难,他们叫来了医生,给聂天英抽血化验,说得了肝炎。聂天英被关押了半月,才放回家。(打人者:王志刚、李刚、马凯华、张克心、李爱军、娄标文、刘金水、刘金春、杨青林、李平)

48. 韦梅香,女,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99年12月9日,去北京上访,被乡派出所的恶人劫持回来,遭到毒打、让韦梅香跪在地上,用脚踢她,用瓶子打她的脚脖子,用棍子打手背,打的浑身都是紫的,脚肿的穿不上袜子。一星期后,勒索了300元钱才放人。打人者:马联合、李平、李军平、王成先。2002年7月1日,乡里的恶人又把韦梅香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用警棍打的韦梅香走不了路,还让韦梅香跑步。拿着一块铁板上带钉的,要把韦梅香的牙敲下来。韦梅香不张嘴,他又打韦梅香,晚上不让睡觉,罚站跑步,还叫做100个俯卧撑,做不够又照死打、百般刁难,(恶人有:李刚、张克心、李军平、马凯华、李爱军、娄标文、杨青林、刘金水、刘金春)韦梅香被关了一个多月,被勒索500元。

49. 钟月桂,女,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99年12月9日去北京上访,被肖村乡派出所劫持回来,遭到他们的毒打,他们把毛巾沾水抽打钟月桂的头和脸,打的钟月桂眼睛睁不开,强迫让钟月桂跪下,把钟月桂踢倒了,就来回的踢,他们踢累了就用酒瓶子打钟月桂的脚脖子,连打带踢的,全身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一边打还骂下流话(李平),到了晚上随时都让站着、跪着,一个星期后,罚了350元钱,才放钟月桂。打人者:李平、李军平、王成先。2001年6月1日,钟月桂又被绑架到乡里,关押了八天。晚上在椅子上睡觉,蚊子叮苍蝇咬,看管钟月桂的人有:姚九斤、林少亭、侯险、李爱军、李平、冯保科、李占良、李培英。

50. 姬振强,男,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只因修炼真善忍,99年7月20日,恶人把姬振强绑架到乡政府,中午在烈日下面向太阳暴晒,强迫拔草擦玻璃,弄不干净还挨骂,晚上罚站、毒打。王成先拿来一根柳条给姬振强,让姬振强打一个大法弟子,他不配合,马联合把姬振强叫到办公室,问姬振强,你犯法没有,姬振强说没有。他说你炼法轮功就是犯法,姬振强说你拿出证据来看看,他上来照姬振强大腿就一棍子,棍子一下就打断了。过了几天之后,勒索300块钱,姬振强妻子也修炼,也被勒索了200块钱,交给宋洪奎、王树英。

51. 王淑霞,女,50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肖村营,因为王淑霞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99年7月20日由乡书记李平领着乡里的恶人,把王淑霞绑架到大队和学校各一天一夜。2003年8月10日下午两点,刘红身和姚九斤带领三、四个恶人闯入王淑霞家,就王淑霞一个人在家,他们四、五个人把她抬着塞进车里,王淑霞连鞋都没有穿,把王淑霞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610主任李爱军强迫王淑霞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排操时,王刚穿着皮鞋把王淑霞踢倒,勒索1800元钱,交给了张振福。

52. 张素兰,女,77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三里铺村。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2002年10月1日凌晨四点,安振铁领着四、五个恶人闯入屋内,翻箱倒柜,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音机和手电全部抢走,张素兰被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强迫看诬蔑师父和诽谤大法的东西,恶人王志刚打了张素兰一个嘴巴,不知谁踢了张素兰一脚,当时就晕了过去,医生量张素兰的血压,血压太高,又把张素兰送回固城镇,勒索300元,交给会计冯某。

53. 李秀荣,女,59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三街,因为修炼法轮大法,99年8月中旬,有李文秀、边征带领几个恶人,把李秀荣绑架到固城镇,强迫拔草、刷车、刷厕所,勒索2000元,交给边征。2000年6月6日晚上,李秀荣出去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到乡里,从车里出来,一帮恶人拳打脚踢,把李秀荣铐上。又绑架到看守所,勒索5000元和几条烟,交给李文秀。

54. 田秀花,女,55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三里铺村,99年7月20日,田秀花去北京上访,被恶警劫持到北京体育馆,又用车拉到廊坊,在太阳底下暴晒,又拉到保定,渴的喝洗澡水,绑架到固城派出所,用铐子铐在车上。22日又被绑架到定兴县拘留所。让家人交了230元生活费,又绑回固城镇,一个恶人把田秀花踢倒,让她跪下,让她骂师父,田秀花不骂,就打田秀花嘴巴,勒索700元,交给主任冯某。2000年5月28日晚上10点,由潘风云带着七、八个恶人闯入田秀花家,把田秀花绑架到固城镇,在四楼不让大小便。

55. 王俊祥,男,44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三街,因炼法轮功,99年8月中旬,王俊祥被绑架到固城镇派出所,铐在三马车上一天一夜,穿着背心短裤,被蚊叮虫咬。那里的恶人叫王俊祥两腿、两脚、竖直,叫王俊祥骂师父,王俊祥不配合,他们就用胶皮棍打、拳打脚踢,给他们刷厕所,扫马路。在四楼被锁着,不让大小便,就是大便,都是用家人送饭用的塑料带装上,扔出去。被勒索1000元,交给李文秀。后来每天到派出所报道两次。

56. 田秀珍,女,60岁,河北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因为信仰真善忍,99年7月22日晚上,被赵刚劫持到大队办公室半宿,23日上午被大队恶人劫持到大队办公室,非法关押了三天,恶人刘洪浦,让大法弟子在太阳底下暴晒,勒索田秀珍500元,交给的张志国。

57. 杨淑芳,女,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三街,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恶人劫持到廊坊,非法关押了三天,又送回保定,由镇610主任唐瑞新押送到定兴县拘留所,被关了一星期,勒索1500元,交给冯主任。

58. 苏代芬,女,60岁,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罡上村,99年11月8日去北京上访,在保定驻京办事处被铐在暖气上,下午三点被固城镇610(唐瑞新、李文秀)绑架到固城镇派出所,恶警们象疯了一样围住苏代芬就打,让苏代芬跪下,又打嘴巴、拳打脚踢,用胶皮底的鞋打苏代芬脸、腿、臀部,抢走了苏代芬随身带的六十块钱。晚上把苏代芬绑架到四楼,让苏代芬跪在地上,拳打脚踢、打嘴巴,关了半月,勒索2000元,交给李文秀。

59. 郭梅,女,43岁,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久安庄村,99年7月20日恶人们非法抄家,抄走了郭梅的大法书、一台录音机。2002年10月1日早四点,正在睡觉,被定兴县610张军为首的一伙恶人,翻墙破门而入,把郭梅绑架到北河610处,下午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王志刚、李刚、张某给郭梅上刑、灌食、吊打,在一次吊打、灌食时王志刚照郭梅头顶打了一棍子,造成郭梅时常头痛。李爱军带人给郭梅在床上上刑一整天。有几个恶人把郭梅毒打了一顿后,吊了半个晚上。第二天,又在床上上刑到晚上7点,李刚强迫郭梅喝脏水。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17天,勒索500元,交给李文秀。

60. 杨显珍,女,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99年7月25日去北京上访,被恶人绑架到定兴县拘留所,被拘留了六天,勒索杨显珍500元,交给李文秀。2001年8月的一天晚上,几个恶人又把杨显珍从家里绑架到定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20天,罚款5000元交给政保科张淑兰。2003年10月的一天夜里,有七、八个恶人跳墙硬是把杨显珍抬走,绑架到定兴拘留所,非法拘留三天,又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10天,勒索2000元,交给李文秀。

61. 房桂玲,女,42岁,保定地区定兴县杨村乡北寨村。99年7月22日下午,房桂玲去北京上访,走在半路被杨村乡610恶人雷兆虎、李克俭劫持回来。2002年元旦左右,房桂玲在家洗衣服,下午两点多,杨建民和三个恶人突然闯进房桂玲家,要绑架到乡政府。房桂玲没有配合他们,房桂玲的家人和邻居都指责他们,他们就灰溜溜的走了。

62. 刘晓娟,女,30岁,保定地区定兴县杨村乡杨村。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上访,刘晓娟被一便衣恶警劫持到一个地方,刚下车就对刘晓娟拳打脚踢,后来刘晓娟被拉到一个关犯人的地方,把刘晓娟随身带的财物全部抢走。定兴的恶警把刘晓娟绑架到杨村乡派出所,任金田(乡书记)领几个恶人围着她打,任金田用足了劲打了刘晓娟一个耳光,刘晓娟的眼直冒金星,肿了好长时间睁不开。恶人们接二连三的打刘晓娟嘴巴,又是打又是踢,杨建民用手铐把刘晓娟的两只手铐在一起。(左手绕过脖子、右手从腋窝下伸过)他们把刘晓娟摁在沙发上,用那种硬的细铁丝,好几根拧成麻花,打的刘晓娟屁股,都成了紫茄子色。最后勒索了现金6000元,还有吃饭请客共花去近万元。

63. 魏素芬,女,52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肖村大法弟子,99年7月,去北京上访,魏素芬被恶人劫持到乡政府,让魏素芬骂师父踩师父法像,如不踩不骂就打,恶徒赵士永(郑村人)一边骂一边打说,打死你也没人管。王成先又把魏素芬拉到院子内,又打了二十个嘴巴,说拿手打疼,就叫马联合找来一个木棍打,一边打一边骂,还说你满脑头的高粱花子,还想去北京上访,打了半天,又把魏素芬架到一间小屋子里又打。有十多个恶人围着,一边骂一边打嘴巴,有拿木棍打的,有用脚踢的。魏素芬的腿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眼冒金星。两个人把魏素芬架到大厅里,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勒索了魏素芬500元,恶人们还不断的来家里骚扰。99年12月,又把魏素芬绑架到乡政府七、八天,勒索魏素芬160元。2000年4月份的一天,乡里的恶人李爱如还有宋洪奎、李培英,把魏素芬绑架到乡里八天。2001年农历12月26日上午10点多,乡里的恶人高某、刘得顺、耿祥、小宋、李忠,把魏素芬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过了年初三,就开始用刑,让做100个俯卧撑,魏素芬做不了,马凯华、于涛天天打魏素芬,晚上把魏素芬用铁链子锁在床上,手脚锁在床架上全身不能动,也不让大小便。打嘴巴、脚踢、木棍打、胶皮棍打是经常事,让骂师父,魏素芬不骂,李平和于涛拉出魏素芬,就打,打的全身都是黑紫色。晚上连冻带打,打的魏素芬坐也坐不下,躺也躺不了,全身都是肿的,恶人于涛一拳把魏素芬打倒有三米多远,魏素芬还吐了几口血,经医生检查胸前的骨头折了。有半个多月晚上不能睡觉,憋气咳嗽。有一回魏素芬昏倒,恶人李平说,你死了,就把你拉到火葬厂火化了,就说你心脏病复发。魏素芬128斤的体重被他们迫害的只有皮包骨了。勒索了魏素芬500元钱,才让她回家。

64. 田春凤,女,45岁,保定地区定兴县固城镇,99年农历11月初8,去北京上访,田春凤被恶人劫持回乡政府,恶人张金棍脱下他的胶底鞋,揪着田春凤的头发,用鞋抽田春凤嘴巴,连骂带打几十分钟,恶人喘着粗气,田春凤的脸肿了起来。副所长李健用胶皮棒打田春凤膝盖后面,一下就把田春凤打倒在地,让田春凤跪下两臂伸直,打田春凤的踝子骨、前胸、腿、臀部,张风连和两个男恶人用脚踢田春凤,张风连用皮靴踢田春凤的头。打了有一个小时,打的田春凤在地上起不来了,他们才住手。恶人把田春凤带的三十多块钱抢去。晚上恶人让田春凤上四楼,一脚把田春凤踢倒在地,乱踢乱打,还让田春凤跪下,不许抬头。非法拘留40多天,勒索2400元,交给冯会计。2002年10月1日凌晨三点左右,县610和乡政府又把田春凤绑架到北河拘留所,强迫田春凤按手印,田春凤不配合,上来就拳打脚踢,(专踢胸、膝盖)打倒在地又抓住头发揪起来,再打,打了好长时间。又进来一恶警用电棍电她的手,把她的手背电的都是一个小坑一个小坑的。过了不长时间,田春凤又被绑架到李郁庄洗脑班,恶警用铁链锁住田春凤的手。悬空而起,恶警捏着她的鼻子往下灌食。次日恶人王志刚让她趴下,她不配合,就用胶皮棒一下把田春凤打倒,打她的臀部,最后打的田春凤子宫下垂他们才住手。第三天刚起床就强迫她们穿囚服,田春凤不配合,马凯华一个嘴巴打了田春凤一个大跟头,连着好几个嘴巴子,又把田春凤两个手腕锁住悬空吊起。恶警李刚用锤子锤田春凤的脸、用钳子拔田春凤的牙、用小皮鞭抽嘴。不让吃饭,李爱军把田春凤铐在死人床上,上吊挂,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最后被勒索1000块钱,交给李文秀、唐瑞新。

65. 耿秀荣,女,52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东肖村。99年7月20日,耿秀荣去北京上访,被恶人劫持回来。7月26日,耿秀荣在浇地,乡政府的三个恶人把耿秀荣绑架到乡政府大院,他们让骂师父,耿秀荣不骂,七八个人围着耿秀荣打耳光,又拉到屋里打。2001年4月份,乡政府的恶人李爱如、杨水把耿秀荣绑架到乡政府办班,一办就是八天。2002年9月30日,耿秀荣正在收秋,乡政府的恶人杨水、张某把耿秀荣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李刚叫耿秀荣念“转化”标准,耿秀荣说不会,他就拳打脚踢,揪住耿秀荣的头发在地上拉着走,用铁链砸门牙,牙全被砸活动,满口是血。10月4日,他们疯了似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耿秀荣高声喊“法轮大法好,不能这样迫害我们”。恶人们手拿球杆、胶皮棒在她身上乱打,骂声不断,又带到反省室打,直到昏迷,用水把耿秀荣泼醒,娄标文用抹布堵住耿秀荣的嘴,还用烟头烫耿秀荣腰,用针扎手指和脚趾,昏迷后又被泼醒,有的踩肋骨、又用大铁链把耿秀荣吊起来,脚尖刚着地。又把耿秀荣铐在床上,全身黑紫,火辣辣的疼痛,耿秀荣不写“转化书”,王志刚揪住她的头发往后拉,用拳猛击胸部五拳,胶皮棒乱打脚踢,顿时呼吸困难疼痛难忍,把耿秀荣铐在铁窗上几个晚上,用扇子和脸盆扇风,寒风刺骨。李刚、杨庆林把耿秀荣又吊在铁窗上,强行让站在冷水盆里一动不动,几个小时。还让耿秀荣蹲着走,王刚从后背猛锤肋骨,耿秀荣当时就不能动了,他还说把你弄出去活埋,报个自杀。他们用各种毒辣的手段迫害的耿秀荣全身都是内伤,迫害了耿秀荣56天,才放回家。2003年10月1日凌晨四点,恶人张淑兰、李忠还有女恶警从窗户跳进来,抄耿秀荣的家,把耿秀荣的大法书和经文全都抄走。把耿秀荣绑架到国保大队审讯一天,又转到拘留所,4天后,又转到洗脑班迫害。耿秀荣绝食六天,奄奄一息,才通知家人接走,勒索500元和一块手表。交给李爱军。

66. 周立华,女,36岁,河北省定兴县北河镇郑村,因修炼法轮功,99年7月23日被恶人劫持在大队办公室一天一夜。罚款200元,交给张志国。

67. 许汉武,男、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石象村大法弟子。只因修炼法轮大法,99年7月20日,由乡政府副书记(王某)为首的,把许汉武绑架到乡政府,打他嘴巴,罚了他500元钱,交给乡副书记王某。

68. 乔世茹,女,50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石象村。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访,被恶人宋洪奎、高贵敏绑架到乡政府,罚款500元,交给宋洪奎。2000年5月13日,乔世茹又被恶人宋洪奎、高贵敏等绑架到乡政府,关押了10天才让回家。2001年5月份,又被宋洪奎、高贵敏和本村恶人许友祥、吕术才绑架到乡里,不给吃饭,关押了7天,才放回家。2002年7月13日,由宋洪奎、李培英、谢某某,把乔世茹绑架到定兴李郁庄洗脑班。王志刚用胶皮管打的乔世茹两腿全是紫的,打耳光打的天旋地转。吃饭前先让唱恶党的歌,乔世茹不唱,就罚乔世茹背着一个人在操场上跑圈,跑不动就打。被非法关押了半月,勒索1000元。

69. 王翠文,女,53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石象村,因为王翠文去北京上访,99年8月2日,恶人宋洪奎、高贵敏、许友祥把王翠文绑架到乡政府,关了一天,勒索500元,交给宋洪奎。2000年5月13日,又被宋洪奎、高贵敏绑架到乡里,被关10天,不给饭吃。2001年9月25日,又被宋洪奎、高贵敏和本村许友祥、吕术才绑架到乡政府。恶警李勇打了王翠文好几个耳光,用脚踢王翠文,让跪下,被非法关押半月才放回家,勒索500元,交给宋洪奎。2002年7月13日,又被宋洪奎、李培英、谢某某从家里把王翠文绑架到定兴县李郁庄洗脑班,王志刚用电棒打王翠文,打的王翠文全身发紫,还用烟头烫王翠文胳膊,在20多天里每天都挨打,罚款1000元,交给洗脑班,有乡里张勇村里吕术才做证。

70. 许洪生,男,52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石象村大法弟子,99年9月2日去北京上访,8号被恶警劫持到昌平转运站,由定兴县610押回县拘留所,随身带的300元钱被任国录抢去。在拘留所,许洪生绝食,又被关进看守所5天,12月26日才让回家,被“610”勒索1500元,伙食费600元,张海做证。2000年9月20日,在自家地里收玉米,又本村副支书吕术才带乡政法委书记张某某和两个恶人把许洪生绑架到乡里,10月25日才让回家,罚款1000元交给乡长王某某,本村支书许长江做证。2000年农历12月11日,又乡恶警李勇带县610四个恶人闯进家中,把许洪生绑架到定兴看守所,许洪生被非法关押了五天,罚款2000元,交给张淑兰。村支书许长江村主任许现民做证。2002年2越2日,政保科张淑兰带6个恶人闯进许洪生家抄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把许洪生绑架到公安局。恶人李俊岭用手铐把许洪生吊在门的上槛长达20分钟后,身体出虚汗,脸变色,才放下来。晚上恶警刘某某、林某某把许洪生用绳子绑在椅子上,不叫休息。天亮后送进定兴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许洪生不“转化”。12月8号张淑兰等人把许洪生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体检出现严重心脏病、血压高180——120,劳教所拒收。12月26日保外就医回家。交看守所伙食费500元,被勒索4000元交给张淑兰。500元交给李俊岭。2002年10月16号,又县610张军李俊岭和乡副书记刘某某带领5个恶人早上6点闯进家中,把许洪生绑架到保定小白楼“转化”班,11月18日回家,被勒索2000元,交给副书记刘某某,村支书许长江、副支书吕术才、治保许桂臣做证。因许洪生全家都修炼,在当时许洪生家其他人也被勒索了1800元,交给乡副书记王某某。

71. 许术民,男,60多岁,河北省定兴县肖村乡石象村大法弟子,许术民去北京上访,2002年8月10号左右,被恶人绑架到定兴拘留所,和许术民一起被绑架的有白玉中。在拘留所被迫害半个月后,白玉中被他们勒索2000元,释放回家。许术民被送到李郁庄洗脑班,那里的主任李爱军、副主任娄标文、恶警王志刚、张志远、马凯华、恶医李刚是最凶恶的,对许术民和别的大法弟子都用过酷刑,用铁链吊起来用棍子打,还揪着许术民的头发往墙上撞。大法弟子熊凤霞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时候,还叫许术民把她抬到外边去,她吃不了饭就野蛮灌食,站不了军姿就拳打脚踢。结果被活活打死,还假装送医院抢救。在李郁庄洗脑班许术民被迫害三个月,罚款500元,交给许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