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今年初我回老家,专程去了村支书家,当初给他讲大法真相他是能接受的,但一讲到三退时,开始他是拒绝退出,我就给他看《九评共产党》,他看完后不但自己退了,还把他的所有亲属党员都说退了,我当时好高兴呀,真是师尊在《济世》中讲的:“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

我是九八年秋有幸得法的,记得当时是老伴在他同事那里带回一本书,偶然被我发现,是师父的《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当时看到书中师父的像时,老伴突然说:“这个人是神”。由于当时悟性不高,也没在意,到晚上我静下心来一口气就看完了这本书,真是万分激动,有得法恨晚的感觉。不久就托人买了一本《转法轮》。从此以后我就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师父在法中讲“多看书”,我就按照师父讲的做,每天都是学法到深夜,耳边时刻响起师父“佛法修炼要勇猛精進”的告诫。在看书过程中我的病没了。从九九年初到“七•二零”前,我们晚上都是在炼功点上炼功,炼完回家要走一段山路,我经常一个人也从未怕过,正是如师父所说:“一正压百邪”。

当五套功法还没完全学会时,铺天盖地邪恶的镇压就开始了,我当时很想不通,就跟别人讲:“江泽民没本事管坏人,反过来整我们这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后来被人举报到公安局及儿子的单位。他们找我谈话时,我就大讲大法的神奇,讲大法是教人做好人,为什么要镇压?讲得我泪流满面,当时和我谈话的公安干警是老乡,又是很熟悉的人,也没怎么迫害,只是叫我不要再炼了,如果我不听,他也保不了我,还说是上面的指示。我当时就说自己是决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我仍然在家里坚持修炼法轮功,但是老伴害怕了,不准我再学,要拿我的书上缴。他去拿书,我就用身体挡住,并明确的告诉他你要交书就是要我的命,结果他没拿到书,但是他天天跟我吵,在经济上卡我,还把我赶出家门(我自己没有经济收入,靠他的工资生活)。我曾一度在外面露宿街头,但是在巨难中我仍然坚如磐石,不肯放弃自己的信仰。

记得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渴望见到师父的新经文,见到同修。二零零零年春,我终于盼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我很快就背熟了,更坚定了我坚修大法紧随师的决心。接着就是新经文《走向圆满》、《理性》,我如饥似渴的反复的学,师父在《理性》中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是要我们出去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世人。因江氏流氓集团及恶党的栽赃陷害,造谣污蔑师父和法轮大法,蒙骗了众多的世人,让许多世人仇恨师父和法轮大法,从而使众生被销毁。

师父怎么讲我就怎么做,我从此走向讲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白天我就走街串巷遇到能搭上话的人我就讲,没事找事到亲朋好友家里去讲,晚上就在家学法炼功。那时我悟性提高得很快,法理也越来越明白,特别在“忍”上我自认为是做得好的,讲真相遇到不接受的人对我发脾气,我也能很平静的对他们说我是为了他们好,没有别的,有的后来还是诚恳的接受了。在家庭中由于我能做到忍,环境也发生了较大改变。

随着不断的学习师父的《大法坚不可摧》、《导航》、《北美巡回讲法》等大量经文,又和同修切磋交流,我明白了“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就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段时间我抓紧做完家务后就步行到农村给农民讲真相,发真相传单,田间、地头我都去,有时我还帮忙干活。由于自己的朴实、善良感动了忠厚老实的农民朋友,记得一位农妇说:“她从未遇到过这么好的人”,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电视上宣传的是江泽民操控的,利用职权造的谣,你们千万别相信,否则就害了你们自己。

我就这样从二零零零年讲到现在,我都是先面对面讲清真相后,再送真相资料,并请他们传给自己的亲朋好友看,有个别世人还会多要一份或几份,这样一来有的人还得了法。

二零零五年春师尊《向世间转轮》、《不是搞政治》经文来了,我学了后和同修切磋交流,明白了:师父要我们讲好真相的同时,做好恶党组织内部人员三退的事,也是在救度众生。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先讲真相,然后如果对方是党、团、队人员我就又讲三退。但是讲三退效果不太好,我苦苦思索,总结经验,继续劝退。

八年多来,由于我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众生,身心变化很大,红光满面,走路生风,有时走在街上碰到许多熟人,都说我不到五十岁,其实我都是六十好几的人了,给他们留下了法轮大法好、大法神奇的印象。今后我要继续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承受。

有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