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编注:这是一九九八年的旧文章。]最近,《齐鲁晚报》连续发表了有关法轮功的报道,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一时间法轮功成了人们议论的热点。在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中也引起了不同的反映:很多学员认为,这是对我们的考验,越是在这种形势下越是要坚定实修,对这些报道根本不予理睬;有很多学员认为报道不实,歪曲事实真相,有澄清的必要,他们或打电话,或走访,或写信,要求报社更正错误,公正报道,以维护法轮大法的声誉;很多学员对报道中出现侮辱李洪志老师人格的言词表示气愤,要求报社立即停止对李老师的人身攻击,并公开承认错误,否则是广大学员的感情所不容的。

我们也谈谈对这件事的认识和体会。

这件事表面上看是坏事,实际是好事。它客观上起到了向社会宣传法轮功的作用,近来,因看了《齐鲁晚报》有关法轮功的报道后而来炼功的新学员特别多。另一方面,它使我们法轮大法学员看到了自身的不足。李老师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事情表现在报纸上,那么我们应不应该找一下自身的原因呢?

自从李老师于一九九二年五月面向社会公开传法以来,先后在全国二十多个大中城市办了学习班,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和学术团体的大力支持,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和热爱,很快出现了学炼法轮大法的热潮。李老师在山东办的班也不算少,共办了五次。可是我们对大法的弘传就不如别的地区。北京现有大法学员五十多万,学员遍及工农商学兵各行各业,也有相当一些高层人士参加到修炼实践中来,他们中有省、部军级领导干部,有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还有教授、专家、学者和社会知名人士,在校大、中、小学学生,还有研究生和外国留学生。

由于学大法的人多,所以法轮大法在北京影响很大,报纸做了正面报道。而在我们山东,象《齐鲁晚报》这样有影响的报纸,竟然对法轮大法很不了解,甚至有人因炼法轮功丢了双拐这样有利于社会、有利于家庭、又解除了本人痛苦的大好事,也被误解,这说明我们对新闻界弘法不够,致使有些新闻工作者对法轮大法不了解。

随着法轮大法的洪传,李洪志老师也赢得了国内外高度评价和特殊荣誉。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在本届博览会上李洪志老师是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一九九五年初,法轮大法开始面向世界,很快传遍欧、美、亚、澳四大洲。在瑞典、法、英、德、俄、日、韩、新加坡、印尼、澳大利亚、加拿大等二十多个国家建立了法轮大法学会等群众炼功组织。《转法轮》一书以有中文、中文正体、法、英、德、日、韩等七种文体出版发行,在世界广泛传播,架起了我国与世界各国传统文化交流和民间友好往来的桥梁,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一九九四年八月,美国休斯敦市政府举行隆重仪式向李洪志老师颁发了“名誉市民”、“亲善大使”称号的证书。证书上写:“李洪志先生:鉴于您为人类公益事业所做的无私奉献与业已取得的杰出成就,我们以市政官员的名义愉快地授予您为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荣誉市民”。此外,为表达我们崇高的敬意,我们推选您为我们城市的亲善大使。”休斯敦市还将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李洪志老师到该市访问这天定为“李洪志日”。

李洪志老师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和爱戴,而在《齐鲁晚报》上却出现了公开诋毁李老师名誉,侵害李老师人身权利的事情,我们看了非常痛心,为没有维护好老师的名誉而深感愧疚。

在李老师的家乡长春市,“法轮功”已是家喻户晓,法轮大法深入人心;大连市有十多万人修炼法轮大法,他们召开的万人修炼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李老师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长春和大连的学员用他们高境界的行为创造了更正合法的修炼环境。

我们山东学员的修炼环境也是很好的,我们学员严格以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自觉规范自己的道德行为,在聚众上访的队伍中,在打架斗殴,偷抢拐骗的人员中,在为了个人利益纠缠领导、无理取闹的人员中,找不到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我们大法学员只讲奉献,不求名利,遇到事先考虑别人,与人为善,给家庭带来幸福,给社会带来安定,促进了社会精神文明建设。

省燃料公司离休干部邢福昆,在九六年九月曾和省、市部份企业的离休干部一百多人到省委上访,要求解决经济待遇问题。他在九七年三月学炼法轮大法,今年春节,有人请他出面联络再去省委上访,被他拒绝了。济南仪表厂退休职工张振洁学炼法轮大法前参与上访并有点影响,九七年四月学炼法轮大法后,以大法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再也不参与为了个人待遇的上访活动了。

浮山口镇塞前村学员徐惠兰,多年与公婆不和,不赡养老人,还经常骂街,在村中影响很坏。对他的家庭纠纷,法庭曾多次进行调解无效。自从学炼法轮大法,她心性提高很快,认识到自己背离了大法的要求,主动上门向老人赔礼道歉,从此主动代老人种地,处处照顾老人,家庭和睦了,也改掉了骂人的毛病,和邻里友好相处。她的事例在村里影响很大,很多学员都主动向内找,类似的长期得不到解决的家庭矛盾,都圆满解决了。塞前村学员们还利用业余时间进行义务劳动,把一个闲置多年的大院修整一新,既给学员提供了炼功场地,又给大队开群众大会、青年人开展体育活动提供了方便条件。大法学员在大队的各项活动中都起积极带头作用,净化了环境,促进了村里的精神文明建设。党支部看学员晚上学法没有场地,就主动把大队办公室给学员晚上集体学法用。由于大法学员处处为别人着想,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村里决定,不管是市里,镇上到塞前村来工作的干部都安排到法轮功学员家里吃饭,支部认为这些人心性好,觉悟高,对开展工作有力。

冠县农民周子明,没学大法前交征购粮时往往是把“溜场”(扬场时飘出来)的瘪麦子掺進好麦子一起交给国家,修炼后把“溜场”的麦子留给自己,把好麦子交给国家。他说学习大法了,就的把“做坏事的想法去掉。”

至于在去病健身这一方面,效果更为显著。广大修炼者实践证明:凡是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的,坚持学法修心再加上炼功;放下有求之心的,身体就会得到调整和净化,达到无病状态;凡是只炼动作不修心性,又放不下有病之心的,就什么也得不到。大法就是这么神奇、玄奥。

所有能用修炼人心性标准要求自己的学员,修炼大法以后身体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没有病了。许多人从此与医院、与药无缘,不但给国家节约了巨大数额的医疗费,而且本人免受痛苦,给家庭带来了幸福,有力地促进了安定和经济建设。机床二厂设计院一位高级工程师朱秀臣身患直肠癌,手术后化疗,整天和医院打交道,她说:“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八日,经人介绍我参加了法轮大法的学习并进行修炼,从此再也没有吃药。不是老师强迫不让我吃药,因我吃的药太多了,也没把我的身体治好,不但给单位花了很多钱而且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糟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过去的病不治而好了。”

槐荫区人防办主任离休干部孙芳玉,患脑血栓,四肢不灵、语言不清,学大法后身体很快康复,四肢活动自如,语言清晰,还能骑自行车上街办事买东西。

省社会主义学院干部马桂林,九五年患恶性淋巴瘤,经常去省立医院、西郊肿瘤医院做放疗、化疗、头发掉光,面黄肌瘦,身体非常衰弱。九六年四月学大法后,不但病好了,还重新长出头发,头发逐渐由白变黑,红光满面,精神十足,前后判若两人。

省吕剧院一级演员李岱江,患尿道结石,不时疼痛难忍,学大法后,九七年七月的一天,突然在剧烈疼痛后,排下一块结石,他视为珍物收藏,以备劝善,逢人就说:这是大法的威力。

法轮大法是重心性修炼,高层次修炼大法,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法轮大法被越来越多的善良的人们所认识。

这件事也使我们认识到用大法修炼者的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一举一动都要符合大法。李洪志老师说:“人家不把你看成是一个单个的人,一个随随便便的炼功人。你无论做什么事情,人家都会把你当作是一个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代表着法轮大法的形像,这件事情很重要。”李老师教我们法轮大法学员要从常人中好人做起,要比英雄模范人物还要好。那么,我们在单位、在家庭、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做到了没有?

李老师在《转法轮》一书中指出:“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

我们的体会是:在修炼过程中没有任何与修炼无关的事,发生的一切都是要我们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层次,整体得到升华。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每一次机会。在各种考验和磨难中坚定修炼信心,在向内修、提高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用大法修炼者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注意自身的形象。用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形像,来宣传大法、弘扬大法,也是最好的维护大法,造福于全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