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磨炼中升华自己

《齐鲁晚报》事件前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我叫崔建英,济钢炼功点学员。今年(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五点多,有两个陌生人敲开我家的门,说是要来学法轮功,因我正在厨房炒菜,我丈夫接待了他们。

我炒完菜后,就和他们谈起修炼法轮大法的事。女同志说她家有一个长偏头痛的也想学法轮功。我说:炼法轮功的不能抱着治病的心来,俺老师说:无所求而自得。我们的功法是性命双修功法,是讲心性的,按“真、善、忍”去修。我又问他们在什么地方上班、姓名、住址,女的回答:她在济钢小学上班,住东九楼。男的没说话,我就以为他们是俩口子。后来那男的问我什么时候得法、腿是怎么回事?我就告诉他:九三年六月八号上班的路上被轿车撞伤,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省中医做手术。九五年九月三十日学炼法轮功,九七年二月二日扔了双拐。男同志问我哪个大夫做的手术?姓什么?当时我真是想不起来了,四年多了早把这个忘了。他们临出门时,我再三问他在哪上班,他只说:在市里上班。四月一日看了《齐鲁晚报》后,方知那男同志是晚报的记者。

见报后,我心里非常不平衡。一是我把他们当成是来求法的人,善心热情地给他们宣传、弘扬大法,结果是骗了我;二是报道中许多地方都不属实,特别是把我手术的时间往后推了两年,当时我怎么也不相信,一个报社的记者能做出这种事来。因为他把时间由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手术改为九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手术,其目的就是为他后面的结论:“医生说只要不怕痛,坚持锻练半年就可以丢拐,因她怕痛才一年多丢拐,所以与炼法轮功毫无关系”吻合。这位记者的职业道德在哪里?我不得而知。

我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手术后,又去省中医就诊两次,因上下车不方便,以后就在附近医院就诊治疗,同时也找骨科专家看过,各种偏方都用过,都没有好的效果,每天家人陪着我围着济钢,坚持锻练,也不管用,腿肿痛的晚上根本就不能睡觉,一年四季穿着棉裤,夏天也不能脱,天天拄着双拐,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一九九五年九月三十日,我有缘得法,从此再没去过医院。在炼功场上我忍受巨大的疼痛。靠墙炼功一段时间后,通过不断学法提高心性和悟性,炼功时能和功友站在一起炼了。到九七年二月二日早炼完功后我突然地丢了双拐,结束了我长达四年拄拐的痛苦生涯。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今天身体的健康,谁也否定不了我的腿是修炼法轮大法而恢复健康的!

李洪志老师要我们凡事向内找,炼功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济钢炼功点的辅导员和我一起学法、切磋交流,使我心性得以提高和升华,同时知道这是对我的一次大考验。也认识到自己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虽然自己在言行上严格要求自己,但通过这事,我认识到内心深处、潜在意识中是有自己修的不错的想法、潜在的欢喜心。老师讲所有的心都得去了,认识提高了,这个“坏事”就变成好事了。

往常外出弘法十几里路我都坐车去。四月四日我四年来第一次骑上自行车和功友一起去,一起回来,大家见我这么大的勇气和毅力都鼓励我,更增强了战胜困难的信心。第二天,四月五日,我又同功友乘车去章丘普集参加弘法活动,没想到是在白云山上。我想这又是一次考验,功友能上,我也能上。功友要拉我帮我,我谢绝了不用。一个多小时,我和大家一起爬上了白云山。站在山顶上,我真切的体会到老师说的:你的心性上来了,那个难就变小了。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我真想向所有的人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就是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