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能忘记和师尊在一起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我于一九九四年六月与八月,分别在济南、延吉两次幸运的参加了师尊举办的讲法班。下面将两次我在讲法班上,目睹和亲身经历的几件超常的事,奉献给读者,让我们共同分享大法的神奇和殊胜。

刚一進班,我对师尊就有一种特亲的感觉,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又想不清楚。本来在去参加班的路上,听老学员讲什么有关神、佛的事,我还有点后悔,因为我是邪党党员,受无神论的毒害特深,心想我这不是搞迷信吗?可当时疾病缠身的我痛不欲生,只好带着矛盾的心理,不情愿的参加了学习班。然而当我听完了师尊的讲法后,仅短短的几天内,我的世界观却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大法真的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人为什么能当人,做人不是目地,是返本归真啊,人生原来是这么回事。一下解开了很多困惑已久的心底之迷,那种喜悦无以言表,庆幸今生能得大法太幸运了。

记得当时正处在单位评正科级调研员的时候,按能力和付出,我认为自己应该理所当然的得到,结果事与愿违,心里开始不平衡,想不通很苦,百思不得其解。听法后,我一下明白了,是我生命中没有,根本就求不来。在常人的名、利、情中苦苦挣扎的我,吃不好、睡不好,积劳成疾,身体出现了多种疾病,痛苦不堪,每年都要住院治疗,如:胰腺炎、慢性浅表性胃炎、神经官能症、颈椎骨质增生、腰脱等等,给家庭、工作、生活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不便,真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就在这种情况下,我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

特别神奇的是,记得在济南听师尊讲法的第二天,师尊说自己不治病,只给真正修炼的人清理身体,现在大家站起来想一下自己的病、跺脚,不要着急抢先。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完后,瞬间我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身体仿佛象没有重量的气球往起飘。激动的我,泪水夺眶而出,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真实和超常。

我还有一种久治不愈的“病”(其实是附体),医学上叫“神经官能症”,表现症状是一有声音,就可能抽搐过去,晚上入睡前不能有声音,就连翻书声都能导致抽搐过去;特别严重时,下肢不能行走,上楼要人背,真是苦不堪言,也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负担和压力,我对生活几乎失去了信心。是慈悲的师父,清除了折磨我多年的附体,把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从此告别了人类医学永远无法治愈的“病”,使我重获新生。同时也使我明白了当今社会流传的各种假气功(我曾经练过附体功)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只有师尊才能处理和归正那些不好的东西,真正的挽救人类。在清理附体时,只见师尊用手一抓,就把那些不好的东西清理了,有时还能听到那些东西叫呢。在场的人都特别震惊,见证了佛法神通无所不能的威力。

在济南听师尊讲法中,还有一件令我难忘的事。讲课中间休息时,我就想到师父身边,仔细看看师父,可怎么也找不到。这时身边的人告诉我,师父就在我们身后。我回头一看,师父正在看我呢,好象师父早已知道我在想什么。

当济南讲法结束时,我们都特别不愿意离开师父。为了满足大家的心愿,师尊决定和我们照像。可好几千人怎么照呀,师父说,分地区照。只见师尊用手一指,那么多人就自动分开,一批一批的照。最后我们请求师尊和我们偏远地区的学员单独照,慈悲的师父不辞辛苦,再一次满足我们的要求。当照片洗出来后,我们惊奇的发现,凡是看到的照片,无论多少学员,多高的学员和师父站在一起照像,师尊都比别人高。开始觉的不可思议,后来我们意识到,原来师父绝非常人!

济南讲法结束了,紧接着师父就去大连讲法。师父告诉我们,明天去大连听课的学员,不要坐飞机,乘坐其它交通工具。当时大家不知为什么。等到次日,天气突然大变,民航全部停运,飞机无法起飞。这时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同年八月,我再次参加了延吉学习班,这次我又目睹了大法的神奇。在办班期间,有一天听课前,突然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尘土飞扬,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夹杂着冰雹,顷刻间大街小巷一片狼藉,有的树被连根拔起,路面成了河流,汽车门都打不开,顿时造成了交通堵塞。见此情景,大家都很着急,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怎么去听课呀!就在这关键的时刻,突然间风停雨住了!大家都按时赶到了听课地点,我们知道是师父用神通清除了邪恶的干扰和破坏。

还有一件事让我更加坚信师父和大法的神迹,令我终生难忘,至今记忆犹新。在延吉班即将结束时,我们地区的学员,为了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特做了一面《佛光普照》的锦旗。在献旗时,师父带着祥和的微笑,接过锦旗和我们握手时,不仅有说不出的温暖和慈悲,而且是我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师父的手象棉花一样柔软,当时我心里一震,原来“佛手如棉”的传说是真的呀!从那一刻起,在我的脑海里根深蒂固的无神论彻底破产了!

由于观念的转变,更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在返本归真的路上,我要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