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市安宁区和平滩女子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我有幸98年9月得法。得法9个月、在不到一年的日子里,99年7月20日邪党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我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多次去北京向上级部门讲真相、揭露谎言。可是多次被送回当地看守所、拘留所。最后一次上京上访证实大法,恶党人员又把我送到看守所,我绝食七天后被释放。

回家后没有多长时间,恶人在2001年2月10日,让我们单位一女同事敲门,说要给我领工资,看我在不在家,我在家等着,结果不一会儿,工资给我没拿来,来的却是社棠派出所、北道公安局和我厂保卫科的4名恶警,让我跟他们走一趟去洗脑班。我说:我不去,我没有犯法,我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道德高尚,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不去,当时他们没有任何手续和任何证据,几个人强行在我家非法给我戴手铐,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到楼下,我这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害怕我喊,他们4个人把我推到车里面,他们的车停在楼底下,就这样我被恶警送到了戒毒所。在戒毒所我不吃不喝绝食,当时戒毒所朱万民派恶人强行给我灌食,用大勺子把我嘴撬开,再用小勺给我灌食,把我绑在长条椅子上,不让我大小便,嘴也被撬流血了,肿了好长时间。戒毒所迫害了40天后,于2001年3月19日,戒毒所来了几个人,让我看一份非法劳动教养的决定,就这样我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

恶人把我非法送到兰州市安宁区和平滩女子劳教所,在里面我受尽了无数的折磨。刚进劳教所不长时间,我们集体炼功,恶警说:这里不能炼功,炼功就要关禁闭。说我带头炼功,关禁闭10天10夜,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在劳教所经常让我们写所谓的作业和所谓的上课,恶人诬陷说“法轮功危害社会”,让我们抄这一句话,我抄的是“法轮功不危害社会”,于是恶警让吸毒人员每人一小时看着我不让我睡觉,白天还要让我军训、劳动,就这样把我折磨了半个月。

有一次让我们写所谓的作业诽谤大法和师父,我不写。我写:我们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师父是救度世人的。恶警看后说,让她转化,她不转化,反而更坚强。恶警指示吸毒人员看管我,不让我睡觉,长达4个月,迫害得我骨瘦如柴,才罢休。

劳教所里经常让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焦点访谈、自焚事件,看完让我们写感想,我写自焚全是假的,是谎言。他们不听,我遭到他们的毒打。恶警指示吸毒犯打我,十几个人打我一个,把我的头用被子捂上,拳打脚踢,我在房子里喊打人了,恶警装着听不见,反而说我不遵守它们的规章制度,又把我关到禁闭室。在禁闭室把我铐在地上的管道上,管道流着水,淌得满地都是,就这样把我折磨了3天3夜,才打开铐子。在这期间,我在这小黑屋里听给我送饭的吸毒犯说,又送来了一位大法弟子,是一个60多岁的老人,高级工程师,名叫程桂兰,三天就被活活打死了。这伙恶徒真是丧尽天良,劳教所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

在临解教的那段日子里,恶警迫害我,让我写这个书那个书。我不写,恶人就让我看厕所。卑鄙到什么程度,谁大小便几次都让我记在本子上。我不记,就让我一直呆在厕所。一中队恶警杨得兰逼迫我写四书,我不写,就指示恶警把我铐在高低床上,蹲不下,坐不下,折磨了七天七夜。之后我的胳膊不能动,回家后好长时间才恢复。

以上就是我受迫害的部份经历,现整理出来,揭露兰州市安宁区和平滩女子劳教所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