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江城乡政府及派出所恶人恶行 【明慧网】

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江城乡政府及派出所恶人恶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河北省保定市新市区江城乡政府及派出所恶人王丹、张爱臣、黄涛等野蛮迫害当地大法弟子。以下是这些恶人的犯罪事实。

王丹:满城县人,二零零零年起任江城乡政法委书记,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卖命,心狠手黑,任职期间三天两头坐车转,去北京找大法弟子。江城乡刘庄村书记刘桂堂暗中指使迫害。二零零零年他们随时到大法弟子家骚扰。王丹从江城乡调走后,升任韩村乡乡长,张爱臣从江城乡调走后任保定市韩村乡副乡长,现王丹任保定市新市区南奇乡党委书记,张爱臣任韩村乡乡长,江城乡打手李记现在南奇乡。

张爱臣:保定市新市区南奇乡张海庄村人,二零零一年到江城乡任政法委书记,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卖命,上任第一天,让打手李记领着到刘庄村先认识一下大法弟子情况及住址,此人自己不下手打人,让手下一批打手打大法弟子任意非法拘留大法弟子,非法罚款仅刘庄乡就有十万元之多,而且从来没有任何收据,这还不算抢的。它把一学员家的六间新房玻璃全部砸光,室内大镜子也全部砸光,新买的沙发、春秋椅等等都被抢走。面粉机弄不走要砸了,没砸成。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他们随时到大法学员家骚扰,吓的老人一听汽车门声就站立不住。张爱臣在二零零二年带几个人到家里吓唬老人。

黄涛:满城县大郭村人。二零零六年以前这几年派出所的联防队员黄涛经常带人抄家翻书。江城乡派出所临时工黄涛心狠手黑,当地有名的打大法学员的黑手,每次打大法学员大多是他先下手,咬牙切齿,给大法学员上老虎凳是黄涛的“绝活”,用大棍子左右打脚踝骨,非常残忍。尹庄大法学员展金燕在北京被打死跟他们有直接关系。当时展金燕去北京,第二天她不修炼的丈夫报江城乡派出所,派出所立即开车上北京找人,几天后说展金燕绝食死了。

恶人多次抄家说是看着大法弟子不让进京上访,每天二十四小时,分三组,每组四人,上大法弟子家吃住,每天让大法弟子买酒菜,十五天内用了大法学员家的电话费就七百二十元,最后两天电话线断了,还叫大法学员去接,麦子、面粉、麸皮都抢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抢光,多次抄家,具体多少次都记不清了,大法学员被拘留期间把家用电源切断,在大马坊新建洗脑班,伙食费每天一百元,有的十天要三千元,说是拘留所要一部份,后大法学员给二千元放回家,有的去了三天三百元,你不去给三百元也行,大法学员发真相被举报,把大法学员的脸打成黑紫,用开水烫,每人被迫罚款一万六千元,然后非法拘留,把所有大法学员叫到村委会恶人们把学员围起来,所有乡政府的打手一齐下手.

恶人曾野蛮迫害大法弟子冯瑞合,男,五十九岁,保定市新市区江城乡刘庄村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因病离世。九八年喜得大法,身心受益。二零零零年正月去北京上访被江城乡接回,被往死里打,光脚站在雪里冻,从拘留所绝食回家没几天,晚上被带到顺平县腰山一个民兵训练基地。被家人接回后多次被干扰,二零零一年四月底去北京因不报地址,被保定市驻京办事处送到蠡县公安局,又被城关派出所带走,晚上打了一顿后派出所的人说:拿铁锨来,把他们拉出去埋了。晚上被拉到村里一个有很多平房的大院,在床上铐了一宿。第二天,来了几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问地址,冯瑞合不说,恶人用胶皮棒打后背,把他打在地上起不来,然后被扔了出去,他挣扎着爬起来,坐车回家。刚到家,乡政府和派出所黄涛等人就到冯瑞合家把他带到派出所打了一顿,问他这两天到哪去了?此后一到敏感日就到冯瑞合家问“炼不炼”,并非法搜书。二零零三年在和学员交接资料时被富昌乡派出所跟踪绑架被非法送入看守所近两个月,犯人打的他身体出现病状才放回家。

当地恶人还曾迫害大法弟子李顺利。二零零一年李顺利被非法送入看守所后,邪恶到李顺利家里找他的摩托车,没找到,到屋里转了转说:没值钱的东西。就走了。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夕,张爱臣领几个人到家里找李顺利的像片,恐吓李的老母亲,把李结婚证上的像片撕下。二零零四年腊月二十三李顺利回家被人举报后,江城乡新任派出所所长王卫军亲自带人两辆车把李顺利抬走,这几年的迫害使李顺利母亲一听外面汽车响,腿就软站立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