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界升华了,关就不难过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一九九五年底,因业务关系,我到一客户家,说话时,提到气功一些方面的知识,客户当时提到几个问题,我回答不出来,她说:“你找一本《转法轮》看一看吧,那里面对很多知识说的很清楚,我这有一本书的,借给别人了。”我听了后,当时脑子里就真的出现了碰撞的火花那种感觉。

我回来后就到处寻找炼法轮功的人,问了很多人,有人听说过法轮功,可是找不到这方面的人,我急于找这本书大概有四五个月的时间,脑子里总是《转法轮》。

功夫不负有心人,九六年三四月份的一天,在路边上有一个人看书,我心里求宝书的心情太迫切了,我就走过去问:“朋友,你看的是什么书”?他说;“是法轮功的书。”当时我太兴奋了,我说:“我能看看吗?”他说你看吧!我一看是《转法轮(卷二)》,工作也顾不上了,不去了,我蹲在那里一看就是两个小时,看了半本,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他找我要书,我问他书哪里买的,他说早上六点至七点,那有一个炼功场,那里有这本书。

转天早上我到炼功场上一看,那里有十几个人在那炼功,旁边有书,我当时请回《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宝书,回家后如饥似渴的看了三遍,心里豁然开朗;千百年等待的就是这个修炼的机缘。

我就是这样得法的,这其实也是师父安排的。之后我每天早上很准时的去炼功场,我夫人觉的很奇怪,以前上班总迟到的人,现在每天准点起床去炼功场,不放心,她怀疑这里有什么问题,她也跟着去炼功场,当时她也不是为了炼功,她是为了监视我的,怕有什么事,她到那一看都是很善良的人,也是缘份吧,就这样她也得法了。以后我们两个人每天早上都是早早起床,一起去炼功场炼功,互相督促,比学比修,风雨无阻。每天晚上呢,读一讲《转法轮》,每星期还参加一次集体学法,因为师父讲的学法是第一位的。

师父在《真修》里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

大约去炼功三四个月左右的时候,我就过病业关,当时我肚子痛,痛的不能动,当时想:师父讲遇到什么问题,就用法来衡量,修炼人要消业,消业就痛苦;要改变常人的观念,不能当是病,修炼人有师父管,师父已经给清理了不好的东西,剩下一点需自己承受。整整三天,我不能动,我夫人说;不行你就去医院吧。我说我相信师父说的,这是消业,如果要是不行我要死了,就死一回吧!她就说看你这么坚定,我给你念念书吧。就这样她念我听,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醒了之后,我起来跑了两次厕所,奇迹出现了,身体恢复了正常。后来同修们都说我过了一大关。

没过多长时间,有一个朋友找我,说给他的朋友借钱,只用一天就还,朋友还主动做担保,也没有写借条,就把我做买卖的本钱好几万全拿走了,之后就没音信了。随后我们夫妻俩全下岗,单位也不给钱,买卖也干不了了。这时我想到师父说:是你的不丢,我坚信师父的话,也许我是欠人家的,或者还帐吧,或者磨我对钱执著的心。两个月后,朋友才还回了我一部份,以后我看见他在路这边走,我就到路那边走,我倒觉的不好意思似的,就跟我欠他的钱一样。慢慢的我的心里平静了,跟没有这回事一样,有一天他主动把钱全还给我了。

真是一关没完又来一关,在这期间有一天孩子的老师打来电话说:你们孩子用体育用具把一个同学的脑袋碰了,去医院了,你去看看吧!我到了医院,老师正给那孩子照CT,我当时说:“看病吧,花多少钱最后我结帐。”真花了不少钱,转天买了不少水果,到孩子那同学家去看他。到那一看,孩子家长还认识,比较熟悉,也通情达理,说没事,孩子们玩也不是有意的,孩子学校有保险,医药费可以报销的。过后一想,这真是魔我来了,看你怎么对待。

守住心性。我家邻居卖房子,我看很方便,也比较便宜,就买了过来。过后一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了,有人砸我家的门,大喊大叫,骂骂咧咧。我开门一看认得,此人住的不远,以前还求我帮他们家办过事。他喝了很多的酒,借酒劲,撒酒疯,骂骂咧咧的,我想我是炼功人,不和他一般见识,我把他让到房厅里,他说:那房子听说你买了,我也想要,你抢走了。我说你要那就给你吧,你把钱给我,我已经付了款。他说:过几天才能给你钱,我说你把钥匙拿走吧,他走了。当时师父给我加持,心态平静,我是修炼中的人,不和他一般见识。可是,怎么说我也是一家之长啊,当着孩子,太没面子了,回到屋里,我哭了。奇迹又出现了,屋里师父的大照片忽然立体了,冲着我笑。晚上我睡不着觉,出了一头大汗,转天起来,我多年的头痛病减轻了,感觉头部非常清醒。以后经常和那个人见面,他还求我给他办事,很别扭,真是修心最难过。魔了我一段时间以后,他出事了,搬走了。

刚走進修炼的最初那一段时间,真是不好修。这几个关过去后,我学法也更认真、重视,认识上也有了提高,遇到问题向内找,找自己,心性很快提高上来了,以后还遇到许多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心性提高了,境界升华了,关就不难过了。

九七年我们炼功场人多起来了,自然我们家就成了炼功点的学习小组,开始每周学习一次,以后每周两次。在我们学习小组,大家比学比修,切磋交流,提高的很快,自学和集体学相结合,从法上认识法,很多看起来疑难的问题都从大法中解决了。后来学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相继又成立了几个学习小组,我们这个学习小组的学员很多都成了组长,然后学习小组又发展成炼功点,这些学员就做了当地炼功点的辅导员和协调人。我夫人去负责一个炼功点,没有录音机,我就买了录音机、录音带、充电器、电池,拿去给大家炼功用。有学员家里困难,暂时没有大法书的,我就多拿几本给大家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诬蔑造谣迫害大法,说有人给经费,我就用这事实驳斥他们:我是辅导员,我们家就是辅导站,经费就是我的工薪。

九八年到九九年是我学大法最精進的一年。有一天下午,我盘腿打坐读《转法轮》,渐入佳境,看到一层一层的空间被打开了,一下看到大法的内涵,一时间明白了许多许多的法理,好象开智开慧了一般,我高兴的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我把这些体会讲给夫人听,她说你今天真是大智慧被开发出来了!忽然我觉的很累很累,我说我睡一会儿,醒来之后,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这样美妙的感觉再也没有出现过。

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天津教育学院发表刊物中有一篇文章诬蔑大法,大法弟子们就到学院去讲清真相,维护大法的尊严,要求他们收回刊物,不允许这样的刊物毒害青少年。学院的领导接待了我们。大家把修炼的体会、大法的美好、自身和全家如何受益等讲给他们听,他们说,我们不了解情况,听你们这一讲,我们明白了,我们可以把刊物收回,但还须向上一级请示。后来不知为什么他们态度忽然强硬起来,这样就僵持了。然后更多的学员去讲清真相。

二十三日下午,天津教育学院里来了许多警察,喇叭里广播让学员无条件的撤出,僵持了起来。忽然广播喇叭停了,这时有人惊呼下雪了,有学员看见法轮像雪花一样在学院上空旋转飘浮,有人看见是小法轮,有人看见是大法轮,各人看见的有所不同,有人看见老师的法身,有人看见老师的功身,也是各说不同,也有的什么也看不见。就连路上的行人也有对着警察在喊的,你们看天上的大法轮,你们警察还跟人家闹,闹的过人家吗,当时警察有的都傻了。大约有半小时,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广播喇叭又响了。这时大法弟子们一起背诵《论语》,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警察开始抓人了,来了一队队的警察,几个警察架一个学员,架到大门口以外,警察心里其实也是很害怕的,他们架我身边的一个学员时,突然那个学员大声质问:你们干什么?几个警察都惊呆了,不知所措,好一会才醒过味来。但是我们不怕,因为我们是正义的。我们出了学院,去市政府讲理去,警察把我们截在市政府的马路这边。这就是轰动全国的四二五事件的起因。我们要求他们放人(有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

我坚持每天看《转法轮》,朗读一讲;后来又抄书,背书,又背《精進要旨》,《洪吟》,理解的更多,我就这样的努力的学法,并且把我的体会告诉同修们,大家都精進起来了。就是因为注重学法,基础扎实,用大法指导衡量一切,精進实修,许多的同修们都能跟上正法進程,给七二零以后证实法、救度世人创造了条件,打下很好的基础。在我以后被非法关押时期,学法也很方便,因为大法就在心里;也给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创造了学习的条件,在那里边同修们就是你背一篇,我背一篇。有许多在和平环境没有时间系统学法的学员,倒是补了一课。

我悟到,修炼的过程,就是学法实修,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破除邪党文化侵蚀,放弃执著心,就是坚定信念的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