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那些处于魔难之中的同修担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在上周四,我得知有一同修由于平时在单位里表现优秀,在竞聘小队“书记”的岗位上给聘用上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感到很吃惊,同修们做三退做的紧锣密鼓、热火朝天的,可这位同修怎么还钻到常人堆里出不来,竟然还成为邪党的一员了呢?

到了周六,我一早就来到了这位同修工作的地方,开始这位同修不愿见我,说单位里有人。最后我还是感到不放心,坚持到他那里去了。和他交谈得知,开始他也没有拿这事放在心上,几经领导动员,他就报名竞聘了,结果还应聘上了。过了一段时间,在别的同修提醒下,他才感到事态严重。这次我去和他交谈,告诉他如果是我,第一,找领导谈谈自己这几年在工作单位的表现,让领导知道我是一个怎样的人;第二,找机会和领导谈谈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有可能不是一次能谈清楚的,那就多谈几次,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在国内受迫害是违法的;第三,表明自己是修大法的,让领导考虑一下能否帮我调换一个工种。

这位同修听了,说:“我如果好好的,一下子将这个岗位失去了,不当领导了,同事们怎么看我,家里人怎么看我,我这不是给大法抹黑了呢!”我继续劝道,现在天要灭中共了,你成为它们中的一员,你把你摆到什么地方了。现在虽然共产邪党的小队书记已经被中共本身将其职权弱化了,但是你每年、每季度还发展党员,每月还收着党费,定期还发放一些党刊党报什么的,散发着共产邪党的毒素,你已经是它们中的一份子了。所以,我请你将这件事情重视起来。他沉思了一会儿,说:“如果我辞职不干了,我有可能流离失所,还是再过一段时间看机会吧。如果矿里出点事故后,这时候我会找他们谈这件事情的。”我又说:“这件事情你要主动找他们去谈,等他们找你谈话时,不知道正法形势过去多远了。”

我写到这里,想起了一个故事:说是有一只羊,掉在了狼窝里,开始它还感到很害怕的,老想出去。它曾奋斗了好几次还是没有成功。这时狼想把羊养肥了再吃掉,就给羊一些好吃的,让它长的肥肥的,再大一点,还说一些漂亮动听的话给羊听,羊对狼的警惕性放松了,过了不久,羊很听狼的话,认为狼对我真好,就继续在狼窝里呆着。这时一个猎人看到了这只可怜的羊,认为羊的处境非常危险,就告诉它,你赶快出来吧,不然狼会吃掉你的。羊不相信,说:“它对我这么好,给我吃的,还给我一个安乐的窝。怎么会吃掉我呢!”猎人看了看羊,叹了口气就走了。

猎人走后,狼过来了,很高兴。说:“你回到主人家里,主人挤你的奶,又让你干活。看你生活得多苦呀!你看你呆在我这里多舒服呀,有好吃的有好穿的,什么都不曾亏待过你。所以你在这里好好呆着,别走了!”说完,狼又出去寻找吃的去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羊的主人找到了这只羊,想把它带走,羊不想离开,它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出去会感到很难过的。过了几天,狼叫来了它的爸爸妈妈,开始烧水,羊问:“你们在干什么呢?”狼说:“我们准备做饭吃,我爸爸妈妈来了,让它们好好吃一顿。”水烧开了,狼把羊拉到一个架子旁,羊又问:“你们要干什么?”狼又说:“我看你有点生病了,把你绑在架子上,把你的病给去掉,这会很疼的,你要忍着点!”羊想起了它小时候上山摔的那一跤,感激的点了点头,它就老老实实任凭狼绑它。当狼开始剥它皮的时候,羊疼的大哭,但羊已经没办法逃脱了,只好让狼把它吃掉。

残暴的人有时会给你点好处,如果你驯服了它,那你就离生命的末日近了。因为它毕竟是邪恶的。

现在邪恶的旧势力就是那只狼,它给你点好处,它的目地就是为了让你给它服务,最后杀了你。如果你及早醒悟,过程可能是痛苦的,也可能不是痛苦的,但最终邪不压正,正义终会胜利的。所以,我劝这类自认为落到恶党控制中、还以为自己开创了环境的同修及早醒悟,从邪灵布置的迷魂阵中逃离出来。

师父讲了:“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这种环境的形成,与我们平时的心有关,真相没讲到位,佛性就会被魔性压住,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来干扰你,不让你修成。佛性战胜魔性,三件事情都做得很好,就会在大法中修炼圆满。就这么简单的理。

从他那走后,我就来到当地的协调同修家里,问她平时怎么样?她说她平时出去讲真相的时候比较少,三退也才几十个。我又问了几个同修的近况。她说,年龄较大的胖同修,她被家里的孩子看着,平时很难出的来。还有一个稍瘦的五十多岁的同修,平时也很难出来讲真相。

谈到这里,我的心里十分不好过。九九年之前,晨炼的时候,炼功时有二十来人,到如今,搬家的搬家,被绑架的被绑架,不修的不修,没有剩下几个人了。在邪恶面前害怕了,在现实生活舒服的环境中他们退缩掉下去了。

接着我就来到了这个区年龄最大的八十多岁的老年同修家里,她的孩子告诉我,老年同修已经去世了。我回忆起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同修们之间的联系少了,我平时由于工作很忙,到同修家里切磋的时候少,但一、两个月也去上几次。虽然我修的不好,但我的目地就是在那黑暗的夜里,有我和你同行,使你不感到怎么孤单,在你过劫难的时候,有我来看望你,使你有勇气面对这旧势力的干扰。可现在她走了,一个七二零之后还在学法的同修,竟然就这样走了。

最后我来到A姐家里,她女儿说她母亲出去溜达了,每天都这样。我原先还以为她现在很精進了呢,还是她女儿解开了这个迷,说:“她母亲去年检查出来是脑血栓,已经花了好几千块钱去治疗了,到现在还没好。”我说什么好呢,我只是让她母亲有机会到协调同修那里去一下,让她们沟通沟通。

在回来的道上,路两边被鲜血染红的邪党“国旗”插在了路灯杆子上相互离的很近。我在心里告诉这里的人,我会每天发正念清除这里的邪恶的,一直到真相大显的那一天。

回来的这几天,我的心情很沉重,也很复杂,毕竟这些事情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因此,我建议:

1、全国类似这样的地方还很多,尤其是那些小村镇,只有那么几个同修,平时就很少联系,所以,建立学法小组显得很重要。同修们经常在一起,切磋交流,面对旧势力的干扰时,就知道怎么去面对了。至少,协调同修也应该经常到她们家里去看看,在法上多交流,不至于在大法修炼中掉队。

2、有了师父的经文给同修们送过去,有了《明慧周刊》也给她们送过去,让她们看看别的同修面对魔难是怎么过去的。有了《明慧周报》,也给她们送去几张,哪怕她一个月发出去一张,甚至是很勉强的发出去一张,这一张也在一定程度上增添了她助师正法的信念。时间长了,面对风险她经历的多了,就知道怎么去做了。师父在《心自明》中写道:“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你就知道我们经历的这场对大法的迫害是多么的险恶呀!所以,她发出去的一张传单,为大法说的那么一句话,就是一个突破。

3、也希望别的地方的同修也经常到这样的地方去看看,毕竟明慧网上的文章是别人写的,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的,如果用你自己的经历告诉别人怎么去做,显的就很直观,就很有说服力。毕竟挽救一个大法弟子比挽救一个常人要重要的多。

我写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管我怎么努力去做真相,但被救的人还是有限的。想想那些在偏远农村里得不到大法真相的人,我为他们感到惋惜,我知道我会努力去做的。又想想那些处于偏远地区的同修,她们不太精進,许多还陷于常人的苦难之中,我又感到很心疼。其实师父更为那些不争气的弟子感到心急,一篇篇为着他们发经文,一句句的为他们讲着法。

面对这些,同修们精進起来吧!做好我们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情,学法、发正念,还有每天出去做真相。而不是每天学法、发正念,想出去做真相了就出去,不想出去就不出去了,隔几天再出去。你还算是一个精進的大法弟子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