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酒鬼”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老罗今年七十多岁,退休在家,平时爱喝口小酒(东北方言,指一次喝的不多)。老罗有个儿子叫罗福生(化名),是某厂工人,有空儿就陪着父亲喝几杯。近几年,工厂不景气,妻子失业,孩子上学需要钱,家里日子过的很艰难。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罗福生的母亲和妹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拘留、关押,派出所、居委会经常来骚扰,整天担惊受怕,原本生活平静的一家人被中共邪党折腾的不但生计难以维持,而且精神上还要承受巨大痛苦。生活的烦恼使老罗父子常常借酒消愁,罗福生更是由喝小酒发展成了喝大酒,三天两头喝,光喝酒不吃饭,一提酒什么都不顾,成了厂里闻名的酒鬼。人常说“酒后无德”,罗福生喝醉酒就闹,打老婆骂孩子,班也上不好,成了家里的愁。

二零零六年仲夏的一天,罗福生在同事家喝完酒,醉的回不了家,同事送他回家,没等开门,人已经倒在地上。同事赶紧把他拖到邻居家里,再一看,罗福生口吐白沫,手脚抽搐,已经不省人事了。邻居打电话叫来老罗和罗福生妻子,众人又掐人中又捏腿,不见效果,急的眼泪都下来了。老罗赶快叫罗福生母亲和妹妹,二人赶到,趴在罗福生耳边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老罗平时不太相信这些,此时此刻,没有别的办法,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老罗夫妇、罗福生妻子和妹妹四人一遍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过了一会儿,罗福生不吐白沫了,身子也不那么僵硬了,可还是动不了,意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晚上,罗福生又抽起来。家人一商量,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是酒精中毒,打针输液,不但不见好转,反而开始胡说八道,最后连家里人都不认识了。医生说没办法,送精神病院看看吧。家人不同意,把罗福生接回家。说来也怪,只要罗福生的母亲和妹妹念《转法轮》、炼功,他就安静下来,有时还跟着比划动作。罗福生的母亲和妹妹就给他念书、听磁带,反复教他念“法轮大法好”。这样到了第七天,罗福生早上起来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说自己做了一个梦,怎么怎么回事,说的都是他醉酒之后的事。家人说:“这不都是真的吗?哪儿是做梦啊?”罗福生说:“我这不是死里逃生吗?幸亏给我听大法书、教我念‘法轮大法好’,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一条命啊!我要学大法,再也不喝酒了。”

从此,罗福生开始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过来。一个月后,回到工厂上班。厂里人都很惊讶,因为经常跟罗福生一起喝酒的两个人,一个酒精中毒死了,另一个半年多还在家里躺着呢,罗福生平时比那两个人瘾更大,怎么这么快就好了?罗福生就把整个经过跟大家学一遍,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威力无穷。也有个别人不太相信,那表情在说:酒鬼都没脸,见酒就上瘾,没几个能戒的了的,等着瞧吧。

罗福生最知道自己的命是大法给的,必须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他不但滴酒不沾,把烟也戒了,不骂人、也不说脏话了,对待妻子孩子和善体贴,一家人日子虽然并不宽裕,却和和美美,工作也顺利多了。看到儿子的变化,老罗对法轮大法的看法也变了,以前总说老伴儿没正事,跟中共对着干没用,这回才知道法轮大法能救命,学不学、信不信是为自己,而且这一切都是亲眼所见,就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再真实不过了,哪能连自己亲人都不相信,反而听那些广播电视编瞎话呢?老罗开始支持妻子、女儿炼法轮功了,自己也把酒戒了。

罗福生学了法轮大法就象换了一个人,内心对师父无限感激。他有一个愿望: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明白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赶快退出党、团、队,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