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临危不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

一、面对恶警临危不惧

师父在《理性》这篇经文里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

自七二零以后,警察隔三差五就到我家骚扰。记得大概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两警察到家里来,一進屋就攻击大法诬蔑师父,我怎么跟他们解释也不听,我灵机一动,高呼:“法轮大法好!”话一出口,两个警察就被震住了,他们不再开口,静静的听我讲真相。他们听完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过几天我们还来。

果然没过几天他们又来了,一个警察假装跟我唠,另一个鬼鬼祟祟东张西望,还到各屋扫视查看,我觉的不对劲,肯定没怀好意。那天我恰巧没上班,就我一个人在家。我大喊一声:“你,给我站住!这是我的家,给我放规矩点,不许乱动,给我坐这儿!不然我告你们扰民。”把那小子吓的乖乖的回来,坐下,听我讲真相,后来才知道,他们非法抓的一个大法弟子跑了,他们在找。

又过了很长时间,由片警带着便衣来了,進屋第一句话就问,你还炼吗?师父说:“你们已经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在最后一个执著中千万要放下心。”“走好每一步,不给自己已证到的一切抹黑。让你们修好的那部份放射着更加纯正的光焰。”(《去掉最后的执著》)我回答:“炼啊,你想学吗?我教你。”我立马坐在沙发上,双腿一盘, 面对面的打了一套静功手印,坐在床上的警察低着头连瞅都没敢瞅我一眼。打完手印,我问他们,学吗?来,我一个个动作教你们。另一个警察说:“我跟你走的不是一条路。”我说,是你这套衣服闹的,不然你跟我走的是一条路。我问他们,想立功吗?那你就去抓小偷、抓坏人立功快,别老看着这些老头、老太太,算啥本事?那不成了懦夫了吗?他们谁也没说话就走了。从那以后他们再来,我就拒不开门,时间长了,他们觉的没趣,也就不来了。 

突然有一天,有人敲门,从门镜一看是警察,楼道里也有。我没开门,他们在楼道里堵我一天,气氛非常紧张。师父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我在屋里一直发正念。后来经打听才知道,被抓進去的同修把我给出卖了,供出了我和其他几个同修。我们几个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干扰,但都安然无恙。

通过这件事我感觉我成熟了很多。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伟大的,因为你们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因为你们用正念证实了大法,因为你们在巨难中没有倒下。大法弟子正法,历史上从没有过先例。在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伟大壮举中,完善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圆满的路。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弟子的伟大》)

二,做真相抑制邪恶跟踪

“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坚不可摧》)“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

大概是二零零三年的夏天一个晚上,九点多钟,我出去发“天地苍生”,做完两栋楼还剩点儿。心想,既然出来了,不能再带回去呀。就又到别处去发。当我从一单元下来四单元门口站着四个人,三十岁左右。我心想,你们几个快走开,我要進去发真相。那几个人真的走了,去哪啦,我不清楚。发完东西往回走的时候,发现后边有人,紧紧的跟着我。

临危不惧,当走到一排铁栅栏的时候我急走几步一拐弯儿,挡住了跟踪人的视线,立即将我盘着的发髻打开,变成长发飘飘,急忙把外衣脱掉,缠在胳膊上,使上身变成了短袖衫,顿时由忙乱变成了一个悠闲自得的散步人。我一边悠闲的散着步,一边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甩掉那个人。我避开回家的路,直奔广场而去,从另一条僻静的小路回家了。

还有一次冬天,大概是十一月份晚上,天挺黑,我去贴小条,在一个铁门上正贴着呢,过来四个人,我没看见,还在贴。这时跑过来一条小狗对着我狂吠,条也贴完了。那四个人正好走到我跟前儿,问我,“干什么的?”答:“等人。”“这么晚啦还等什么人?”“啊!我这不是看狗呢吗?”这时我才发现四个人都是警察,其中有一个还是女警。他们走过去很远了,还回头告诉我:“注意点儿安全”。

哎!谢谢啊!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知道每次有惊无险都是师父的呵护,才化险为夷,就我个人而言什么也做不了。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话:“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后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