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在火车旅途中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这两年,我多次借走亲访友之机,从东北到南方各地向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每次出行自费约二、三千元。我想,只要救度出一个人来,或让一个人明真相,我觉这钱花的值!下面讲讲我一次火车旅途讲真相的经历。

去年十一月下旬,我坐上海去福州的火车。车到杭州站,上来两位上虞市中老年男商人,四十多岁阿亮是某汽配件厂厂长,五十六岁的阿优是汽配厂供销负责人。他们一上车,就大谈前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大贪官陈良宇腐败案,吸引了车上许多乘客。

这时,乘警来登记乘客身份证,在乘警登记我时。我说,你为什么登记?乘警说,没办法,例行公事,我们也不愿意这么做。我见登记上有某教师、商人、律师、电脑策划。我说,我身份证落在住所没带出。乘警说,请报你的姓名、单位就可以了。乘警一走,我故意说:邪兴了,咋老登记呢?阿优半幽默半认真的讲:车上常发偷盗事,登记一下好为你负责。我说:过去从来没有这档的事。阿亮讲:是啊,他们用精力惩治大贪官多好呀!省的我们为点业务事,这么劳神来去那汽车集团谈判。接着阿优讲:我曾联系的汽车集团老总对我说,最怕江绵恒到他公司来协调,一协调,就免费协调走一批汽车发动机,说是研究改造用。后来这个集团破产了!”

听到“破产”两字,我马上接阿优的话题,从新讲陈良宇腐败案,我说,陈良宇腐败案根子在江泽民身上,仅江泽民一纸批条,就将国家二十亿美元划入到他在国外银行私人帐户上,他那来那么多钱?江泽民怂恿其儿子江绵恒,勾结陈良宇的弟弟,搂着上海地痞周正毅一伙,强征、白拿上海黄金地段,他们动武强迁成百上千家居民户,百姓倒大霉,而江绵恒们从中大赚成百亿元钱;这帮强盗流氓用这些钱肆意挥霍,众党官见状,趋之若鹜,争着效仿江泽民,纷纷动起榨取老百姓血脂血膏的坏招来,小混混张荣坤通过黄菊之夫人,将上海社保金三十多亿弄到手做买卖,上海社保局长祝均一从中得好处,祝将好处分流给上司们,宝山区头儿秦裕原是陈良宇的大管家,陈家收纳的数亿元钱都是经这大管家之手,这就是中共党官们效仿江泽民贪赃枉法的根子所在。

听到此,阿优讲:哟,你讲的比我们更详细呢,连根子也挖出来了!你咋知道的那么清楚?我指着对座两位南昌市某电脑技校讲师说:“他们最清楚,是用破网软件看真实新闻呀”。那两讲师点点头,但又冒出茫然的样子。在讲陈良宇腐败案时,乘警过来瞅瞅我,我照说江泽民的事,他以为我在论一般国家大事,不一会就离去了。

阿优用探讨口吻的方法说了句:看来曾庆红还好些?我呵呵一乐说:你知道乾隆手下的大贪官和珅,曾庆红比大贪官和珅还阴险狡诈!他傍着江泽民,大捞政治资本,他封官许愿,从中大捞上贡好处;其老婆是商检部门的官员,她到各省属下“视察”,其身后总呼拥着省委、省府一大批党官,谁也不敢轻慢了“曾太后”了!不然,你的官帽子还能戴头上?阿优不吱声了。

火车到上饶站,上来一位青年汉子阿荣,我用一技之长对阿荣讲,你的胃很不好。他一愣:“你咋知道的?我是胃不好,早晨不吃饭就上工,中午可吃一大碗饭,这胃疼病随我好多年了!大叔,你有办法?”我对他讲:待到福州站,我告诉你方法。他听后很高兴。我又说,你鞋上哪来那么多粘土?阿荣讲,我正在扩建的上饶火车站打工,我刚从泥泞的工地来赶火车的。我说:你们民工很辛苦。阿荣讲:“辛苦?还危险呢”。我说:我给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在北京一座三十多米高的烟囱上,民工甲被忽然的狂风吹倒,安全带受下坠身体重力而脱扣,在坠地一刹那,他在半空中大喊一声:李大师救我!这时,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托起到烟囱上。在地上的领班与众民工见状后,纷纷惊呼起来:“啊,又上去了,神奇!神奇!”

每说到这些,我的声音就哽咽,咱们尊敬的师父无时无刻为救度众生着想。这时,后座的一大个男青年旅客“呼”的一声站到我跟前,半张着嘴着急的等听分晓。我略镇定了自己激动的情绪,接着说:地上的民工们惊奇的欢呼起来,领班坚决叫民工甲下来问问,民工甲下来说:“有个炼法轮功的人送我一枚大法护身符,他叫我平时常念护身符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你得福份,危难时刻喊:求李洪志大师救我!就可逢凶化吉!刚才我大声呼救,就觉有人用手把我托了起来!”民工甲一说后,大伙互相对视着,接着都说:“我们也要护身符,我们也要法轮功,我们也要李大师保护!”工地欢呼声响成一片!

大个男青年旅客听后,赞叹一声说:“这法轮功这么神奇啊!”说着坐回其座位上了。阿荣听后也很激动:“大叔,我回家先处理家事后,马上找你住处好好聊聊。我们福建信教的人很多,寺、庙、道观遍地,我今天头一次听你讲法轮功神奇的事,真想好好了解”。我说:“我走亲戚第三天就回去,你要找,就找你们长乐市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会告诉你一切真相的”。阿荣郑重的点点头,将思绪又沉浸在刚才的故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