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莒南县刘合玉被绑架 妻子六次要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六日】山东莒南县路镇城南派出所恶警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窜到大埠南村,以炼法轮功为由,将大法弟子刘合玉绑架到莒南县看守所。刘合玉的妻子陈贵香先后六次去看守所、公安局要人,坚持要求无罪释放丈夫,恶人互相推诿不放人。至今刘合玉还被关押在莒南看守所里。

刘合玉,男,今年四十八岁,家住山东省莒南县路镇大埠南村。中共邪党被当今世人退党退的慌恐不可终日,为了收买党员死心塌地的跟恶党卖命陪葬,在今年过年之际,大埠南村按邪党指示分发给党员奖金五十元、挂历一本,常去参加党员会的还有牛奶一箱。刘合玉当兵时加入过恶党。村邪党小组长刘助金给刘合玉家送五十元钱和挂历,被刘合玉拒绝。刘合玉说:“钱和挂历我不要,如果村民知道还分老百姓的钱给党员,村里老百姓也会骂的。请你把我这份送给困难户,给有癫痫病、老婆也不跟了,还领着五岁小孩艰难度日的吴学山吧。”刘助金被拒收碰壁,当天晚上便召开了党员会。(刘合玉从不参加开会)这可能就是小人举报他炼法轮功,而被绑架的导火索。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四日(农历正月初七),晚九点四十分左右,城南派出所恶警窜到大埠南村,在村治保主任的带领下,砸刘合玉家大门。当时刘合玉和妻子陈贵香已睡,听到砸门声,刘合玉穿了衣服给敞开大门,一开门见是村治保主任和五个穿警服的,两个四十多岁,另三个二十岁左右的手里拿着警棍、橡皮棍之类的凶器,拎着一个很亮的手提灯。恶警说:“你炼法轮功被人举报了”,就直闯屋内。刘合玉的妻子陈贵香见恶警闯进屋,急忙把里屋桌上的大法书藏在怀里,被一个四十多岁的恶警发现,吼叫着叫陈贵香拿出来,并要打陈贵香。陈贵香被逼迫把书拿了出来。此恶警又抓着陈贵香的袄下方猛拽、抖擞。

五恶警在刘合玉家象土匪一样的分散着抄家,床上、床下、放煎饼的盆、饭橱、鞋盒子、桌子、做饭的厨房、小孩睡觉的东屋等地方被抄了好几遍,翻了半个多小时,整个家被翻的一片狼藉。恶人抄翻出:师父的法像、经文与讲法、《转法轮》一本、义解一本、炼功带一套、mp3一个、部份周刊、塑封袋千多个。刘合玉当晚被绑架到城南派出所。第二天八、九点钟被劫持到县公安局,从公安局又被绑架到莒南看守所关押。

陈贵香去看守所给刘合玉送衣物,要恶警无条件释放刘合玉。当时凶残打手马宗涛在场,马宗涛盘问陈贵香,刘合玉是哪年学的大法,大法书籍、周刊哪来的。马宗涛还炫耀说自己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已经干了八年了,经他手抓的大法弟子有五百多人。

陈贵香哭着说:“刘合玉炼功前患有严重的胃肠炎,天天不能干活。有一年正收割麦子,刘合玉的胃肠炎又严重了,躺在家里床上挂点滴,两个孩子又小,收割麦子的活全由我一个人干,他身体有病脾气也不好。我受累不说,还经常挨打,天天又气又累,那时就准备要离婚的。为了给他治病去了不少医院花了不少钱,吃了不少药,但吃药只管当时几天。哪里都去治了,也没治好。九八年刘合玉学法轮功后,病不治而愈,百病全消,身体从此健康了,脾气也变好了,家庭也从此和睦了,是大法挽救了俺这个家。我从刘合玉炼功后身体变化上,见证了炼法轮功就是好。刘合玉有病不能干活时,家里很困难时,那些坏人怎么没看着俺家,怎么不举报到上级帮助俺家。噢,俺现在炼功学法身体好了,不偷不摸,不打人不骂人,吃苦耐劳的在本村石塘里打工挣钱,养家过日子,那些坏人看着俺家了,偷偷举报给恶警来绑架关押迫害。人心都是肉长的,俺又没犯罪,你们抓好人。你们就得无条件的释放刘合玉。”陈贵香的哭诉,引来看守所很多人围观。

马宗涛被陈贵香讲的理亏,嬉皮笑脸的推给看守所里的其他人员,其他人员再推给马宗涛,马宗涛到别屋里躲着陈贵香,别屋里人一见陈贵香跟过去,急忙撵马宗涛说:“我们和你不一样,你领着不要在这屋里。”

在要人的过程中,看守所一个人员说:“炼法轮功的炼的有剖腹找法轮的?”陈贵香对他说:“电视上王进东身上衣服都烧了,头发和腿上的雪碧瓶却没烧着,让人一看就知道在演戏,都是假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6/150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