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几次推票活动的一点想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经过了北美、欧洲、日本,现在就要去澳洲和台湾,我参加了其中的几次推票,有几点我印象很深刻的想和同修交流一下。

推票本身不是目地,能進场的世人毕竟是少数,每个城市那么多的人,怎么救?我的体会,我们就是需要造势,去地铁发资料也好,广告也好,拜访VIP也好,目地就是一个,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在学校里,在地铁口推票的时候,开始我不敢喊,直到师父借常人的嘴告诉我怎么样喊。喊出来之后,我有一个感受:我们发出的声音,都像是法器一样,晚会就是福音,能听到这个福音,就已经是在救他们了。同时我们喊的过程也是在清场。当然方式很多,但是我们心里要明白,不管采用什么方式,哪怕是微笑,那都是我们的法器。

最大程度的信师信法。特别是一些固有观念,一定不能被它们障碍住了。比如什么样的人肯定愿意买票,我们这样做别人会怎么想……我们的切身体会就是,很多时候是自己把自己障碍住了。这台晚会是最好的,与之相应的一切也都应该是最好最顺利的。

放下自我,溶于法中。这是师父在正法,不要用自己的任何心去阻挡。曾经有两次,我们整体都觉的很累,杂念很多,学员交流希望形成一个整体,集体发出一念:晚会救度一切众生。可情况还是没有缓解。后来大家意识到这次是师父正法,我们所有的心,哪怕是自己认为很慈悲的心,都可能成为阻碍,因为我们所在的层次有限。索性放下自我,什么也不想,完完全全溶于法中,就做好自己该做的。一下子大家都精神焕发,推票效果也很好。

晚会演出的当天往往是出票最多的时候,那几天最好的推票方式就是直接跟人讲,不管是谁,要让他们知道晚会有多好,不买票也要真正知道晚会有多好,这种时候常人的反应往往是意想不到的。

学法交流很重要,推票的过程很辛苦,时间也很紧,可是学法炼功,特别是集体交流一定要保证,这样更有利于我们形成一个整体。特别是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首先要把心静下来。常人社会很多东西,甚至是修炼人之间的各种反应,都是我们自己心性的直接反映。

这次推票过程中,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的是师父的一段讲法:“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有时候觉的拿不准,就用正念问问自己:这是不是师父要的,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说来说去就是放下自我吧,真的溶于法中,自己就是师父功的一部份,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

看了《致台湾学员:勿干扰正法進程,把票让给世人推向社会》,我想起来发生在一个欧洲学员身上的例子:他千里迢迢到巴黎看晚会,下午那场突然通知他去做保安,让他坐在出口,演出过程中一个進出的人都没有,偶尔路过的学员问他:“你为什么坐在这里?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毫无意义啊。”他心里更难受了。打开《转法轮》,映入眼帘的就是《失与得》。听到这个故事我很感触,师父一再讲要修心性,修心性,不能只炼动作不修心性。很多大法弟子把看新年晚会当作对自己的一种清理和提高的过程。可是这其中也有放下私心,失与得的修炼过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