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酷刑专员要求中共解释器官移植疑点(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七日】奥地利第二大杂志Profil 的记者Robert Misik 先生近日采访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专员诺瓦克(Nowak)先生,并于三月初发表了题为“在器官移植中失踪”(Lost in Transplantation)的文章,报导了麦塔斯和乔高指出中国的器官移植供体来源于被迫害法轮功学员,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专员诺瓦克先生要求中共政权在本周内对一系列疑点作出解释。


2005年12月2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问题专员诺瓦克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谴责中共滥用酷刑

麦塔斯和乔高的调查报告引起轰动

文章中指出,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去年说,“除了少部份器官来自交通事故的死者外,大部份来自死刑犯人”,这种说法被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否定。加拿大人权律师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详细研究了中国的器官移植机构,写出了一份引起轰动的调查报告。他们的结论是,过去六年里,中国器官移植医学从几乎不存在一举变成获得高额利润的行业。令人注意的是,缺乏透明度的器官移植生意开始繁荣的时候,正是法轮功学员开始被大面积迫害的时候。

诺瓦克先生要求中共政权在本周内作出解释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酷刑专员、维也纳人权法学家诺瓦克要求中共政权对此质疑作出回答,并给了中共一个期限──期限是到这个星期(三月十八日)。

在采访中,诺瓦克说,“法轮功从一九九九年开始遭到残酷迫害,这是事实。同样无可争论的是,开始迫害法轮功的同时,器官移植的数量大量增加。中国医学机构也在数据上公开了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共进行了六万个器官移植。”

诺瓦克认为,器官移植来源于自愿捐献者的说法很值得调查,“因为出自宗教和文化原因,在中国社会里没有人愿意捐献器官,死后也一样。中共官方也承认了这一点。”

关于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器官来源于死刑犯自愿捐献的说法,诺瓦克说,“我们不知道中国有多少人被处以死刑,因为中国是唯一一个不公开这方面数据的国家。根据来自非政府组织,如国际特赦的数据,每年约有一千五百至四千。在加拿大的调查报告中可以看到,许多医院对潜在的客户承诺,他们的需求会很快得到满足。几个星期内就可以得到器官。这需要很强的组织。”“法轮功学员由于他们的生活方式和社会类型很适合被用作器官捐献者,他们不吸烟,不喝酒,大部份在二十五至三十五岁之间。”

诺瓦克现在正在等待中共政权做出回答。“现在中共被要求针对各个疑点回答相应的事实(比如死刑的确切数据,用于器官移植的器官确切来源)。对于大量的来自不同方面推断的证据只是笼统驳回是不够的。”

诺瓦克展示一封中共官方的回信,这封笼统否定有关质疑的信还不满两页纸。诺瓦克说,“这肯定不够”。因为加拿大的麦塔斯乔高报告里面推断的证据太令人信服了。

中国的医生电话里承认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文章引用了调查报告中调查小组给中国打电话的对话,一个移植中心的医生承认,现在就有年轻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另一位外科医生表示,广州的医院有来自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们都是三十多岁,“我们只挑选好的,因为我们得保证器官移植的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