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难求的日子已在视野中

瓦格纳歌剧节的常客谈新唐人新年盛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八日】笔者是瓦格纳歌剧节的常客。瓦格纳歌剧院有一千九百个座位,每年夏天举行三十天演出。第一天几乎百分之五十邀请主流社会的名人。都说瓦格纳歌剧节的排队候票的观众已经超出座位总数的五万倍了,有些观众要排队等十一年,也有的等了七年,终于买到了一张入场券。笔者每年都能碰到这类观众,观众们时常感叹得之不易。今年我由于研读了所有全球各个城市演出后的报道,从各地的观众评估上看,我感觉新唐人电视台主持的这场晚会将来也是这个发展趋势,而且大有可能超过这个趋势。为什么这么说呢?

有一位巴黎的老太太,自从看了新唐人巴黎晚会第一场以后,便接连又去看第二场。看完第二场之后,又迫不及待的打听接下来在哪里还能看到,当知道柏林还有两场后立即决定起飞赶到柏林晚会的演出地点,买了两场的票。她激动的对一名不懂法语的德语现场工作人员说,那音乐往她内心深处去,每个节目都吸引她,说时还用手比划着,通遍全身,往心里去的动作。

慕尼黑的观众能到柏林来吗?五百多公里哟。一位礼仪小姐告诉我,她偶然还真遇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与她的先生专程赶来了,她向礼仪小姐讲,自己的母亲是亚洲人,她自己从小就对中国的东西感兴趣,在慕尼黑前一段时间看到一个关于柏林晚会的海报就决定和先生来了。

不要忘了这可是第一年在德国上演新唐人晚会,进而发生的故事。这两个观众也是第一次偶尔听说或者看到之后决定买票,而意外惊喜的。那么若干年以后呢?

笔者个人也是听说纽约曼哈顿的晚会第一场是演出阵容最全的一场,由于将来要走向与大剧院签订长期合同的那种商业运作发展模式,所以今年出DVD光盘的可能性不大,当场我就急了,也迫不及待放下手中很多重要的事,专程从德国飞往纽约,一饱眼福。久仰的交响乐团第一次现场伴奏,每一个节目都给我一个震撼,一个惊喜,一个思考。到最后结束时还没回味过来呢,总是一种说不出的没有看够的感觉。什么是精神享受,花一百八十美元买一个最好的座位,飞机票毫不吝啬,就图个精神享受,精神享受族就是非常渴求高品位的艺术熏陶,看完之后能对自己说:“值了!”就真不虚此行了,没有比这再美的事了,没有比这再值得的事了,就这感觉。第一场爆满是六千个座位,早已超过了瓦格纳歌剧三场的观众哦。

这一天不远了,就象世界各地的观众飞往瓦格纳歌剧节一样,就象人们传颂着瓦格纳歌剧的值得品味处一样(当然新年晚会盛典的内涵拿这个歌剧节打比方都不太恰当了。但是其知名度,其不用做广告的家喻户晓程度,其以固定剧院近百年坐等观众的运作模式,其得票者引以为荣的样子,其等退票者各国观众那连夜个个带着睡袋熬通宵排队在剧院门口售票处的场景,还是可以比喻新唐人晚会未来那种一票难求场面以及发展趋势的。)如同想看的人认为值得付出去欣赏而等候十一年以上获得一张票一样,就象歌剧节的观众以在剧院门口电话亭给亲人打一个电话为荣,就象各国观众在剧院书店购买瓦格纳的相关印刷品或给亲友在剧院邮局邮寄一张明信片那样引以自豪的炫耀场面一样,那一天一定不远了(当人们对晚会的内涵有了深刻认识后),瓦格纳歌剧节售票处全年都在运作,瓦格纳之友协会各国都有,比如伦敦的观众告诉笔者,二零零六年他们协会只有三张票,不得已只能采取抓阄的形式决定那三张票的得主。

当然,瓦格纳歌剧院是守株待兔式的售票模式,歌剧院建造长达十多年,路特维希二世资助。新唐人晚会不太可能耗十年以巨资盖剧院。不过,建立“全年固定提前售票处”还是非常实际的,只要各地巡回演出的时间地点清单统筹安排迅速,全年售票处就遍地开花了。当你看完所有新唐人晚会的对观众的跟踪采访后,就更坚信,这一天不远了。

很多观众回去以后都心传心,人传人哦,目前叩门的观众已经络绎不绝了,世上就是有这样的观众,他就愿意早早提前一年把票买好,就图个心里踏实。人们在柏林晚会后的几天也一直打热线电话问德国哪个城市目前还会演?接下来的演出还要去德国哪个城市?明年还会有吗?明年新唐人新年盛典在德国的时间地点现在能否知道呢?……

两个月前,新唐人圣诞晚会刚结束不久,纽约有一家西人报纸在当地的新闻评论报道中就提到:今后人们如果要欣赏世界顶级的溶服装、舞蹈、音乐、演唱和舞台背景艺术于一台的艺术或者追求有档次的世界当前最高雅的艺术时,首当其冲想到的、脱口而出向友人提及、推荐的,自然应该是新唐人主办的这类系列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