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归正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我出生在唐山市郊区的一个村子里。儿时的我曾如醉如痴的迷恋着评书和戏曲。听着评书我仿佛置身于中国的古代,依稀看到了群山环抱的古刹,悦耳的木鱼声从远处传来……。十三岁起,我常爱静坐河边看夕阳西下,那时,能清楚的看见天空中真实的映现出来亭台楼阁、水榭云海。我沉醉于另外空间的那份殊胜美好,遐想着世上所有的人都能团聚一起,和平共处,没有矛盾、争斗和烦恼;幻想在自己主持的世外桃源中,每个人都没有生老病死,快乐无比……。那时我已经厌倦了人生苦短变幻无常,老和母亲说:“我要出家当尼姑!”十四岁的年龄竟然看起了宗教书籍。

九六年四月的一天,同校的A老师对我说:“咱俩今生一起修吧!”我诧然的望向她:“修一生也只有扔了肉身才能成神,带着本体成佛不可能吧?”A笑着递给我一本《转法轮》。我惊呼:“前几天我在集上看见过这本书,光芒四射金光闪闪的。我误以为是普通气功书,没敢翻开看内容!”

回到家,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书,刚读到:“佛法是最精深的……”这句话时,我一跃而起拿出崭新的日记本作笔记,一夜间读完了全书。

次日,我请假去集上请回了宝书《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晚上,我的肚子热乎乎的疼但又是那么舒服,“师父给我下法轮啦!”我有些兴奋。我给师父写了封信:“李老师我想找您!我就想见您!”信被打回来我才知道了师父的近况。我无法控制自己悲伤的情绪。我痛恨自己得法太晚,没有缘份见到师父,甚至妒嫉所有参加过面授班的人,当时的我,带着一个多么肮脏的强烈执著呀!

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的执著,点化我去距家八里远的礼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着师父慈善的面容,聆听师父深入浅出的讲法,沐浴着“真、善、忍”的佛光,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到全身每个细胞都充盈着大法的能量,从未有过的舒服温暖。二十六年来积存体内的污泥浊水所有不好的因素,被师父慈悲祥和形成的正念之场洗刷的干干净净。我陶醉在师父的讲法中,真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师父此刻讲道:“卍字符是佛的层次的标志,只有达到佛的层次才有。菩萨、罗汉没有,但大菩萨、四大菩萨都有……”“如来只有一个卍字符,达到如来以上的层次,卍字符就多起来了。”哎呀,我得法没几天,就得到了法轮,还有师父法身保护。有生以来所吃的苦全是为了得法跟师父回家呀!“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缘归圣果》)

A老师在学校成立了炼功点,组织我们在教室学法炼功。第一天炼静功时,我很快便入静了,我清楚的看见观音菩萨托着净瓶,从金黄色的海面向我微笑着走来……。出定后我还见了象闪电式的银白色光环在我身边闪过。

嫂子对我深夜回家很不满,总是找碴指桑骂槐,还每天把大门反锁,害的我進不了家;父亲也对我大骂不止,横加干涉;母亲为给我开门,承受着父亲、嫂子撒向她的怒气,哭着求我别炼了。“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转法轮》)。

身居老宅的我,每晚都会被狐黄蛇等低灵动物纠缠,它们在我枕边唱大鼓、打快板,把我身上捏的青一片紫一片。三伏天我都不敢脱球衣球裤过夜。我在惊恐中熬过了长达四年之久的漫长黑夜。得法后,恩师的大法像、《论语》、法轮图形被我庄重的挂在墙上,从此,我睡得那么安稳香甜。师父说:“我已经把能真修大法人的身体所带的附体,不管是什么东西,身体上从里到外带的所有不好的这种东西,全部都拿下来了。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时,也会给你清理身体,而且你家里的环境,也得清理出来。”(《转法轮》)感谢伟大慈悲的师尊!弟子无以报答您的厚恩,唯有精進实修!这里弟子再次给您叩首合十!

九七年八月八日,我在吃完定亲饭后回家时,男友的摩托车刮倒了一个男子手中拽着的自行车,走出去很远的我非要回去看看伤着人没有。岂料那个人打电话叫来了交通局的亲属,辗转本市几家大医院,全面检查说没事,最终我还是被讹走婆家刚给的两千元订礼。我心态很纯净的承受着家人的冷嘲热讽,听着男友的斥责,他怪我不该回去看那人。师父说:“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转法轮》)

我担任小学二年级班主任的时候,学生们每期书费都要退还二十来元。校长嘱咐我可以不退留作“班费”。我的工资每月一百二十元钱,这笔钱相当于我几个月的工资。我不为所动,一分不差的退还学生们。直到今天我回娘家劝“三退”时,我的学生和家长们还赞不绝口呢!他们说:“就冲你任教时的人品,那么正直,善良,你们的老师也错不了,我们全家都退了。”

每逢新年茶话会,班主任都借同学们联欢为名,向学生们收钱,买的水果、礼物等大多送给了校长。我只要求孩子们自己带点吃的,好好准备节目就可以了。校长、大队辅导员和教务主任面带不悦的对我说:“就你不给我们表示一下。”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场所,为人师表的大法弟子怎么能随波逐流混同常人呢?

九八年新年的第一天,我的婚期临近准备去买家电时,才发现放在箱子里的钱有七百元不翼而飞。我父母逾七旬,家境不好,而我工资也很低,这突如其来的事让我有些恼火。蓦然,我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修炼“真、善、忍”的。我问自己:从修炼那天起,我碰到的魔难为什么总和金钱有关呢?是不是我太执著于金钱利益了呢?“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转法轮》)当我悟到这层法的时候,心平静了许多,我象没发生什么似的,轻松的走出了家门。

九八年六月,因为教育体改,大量裁员,我和同修先后离开了校园。虽然从各方面讲也轮不到我们下岗,但是,为了给其他老师让路,我们还是选择了辞职。不正之风吞噬着校园,最终被解体。人去楼空的校园一片荒芜。惟有那间曾容纳二、三十名大法修炼者的教室安然伫立在旷野中,恭候着春天的来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