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对联和贴对联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日】我的爸爸妈妈是一九九六年二月得法的,当时我才一岁。那时家里是个学法点,我成长在师尊洪大的慈悲之中。“七•二零”以前,我经常跟着本地大法弟子中的叔叔、阿姨一起学法、洪法。在我的心灵里种下了真、善、忍的种子,并且生根发芽。

课余时间,爸爸妈妈不让我学习社会上一些变异了的东西,所以五岁的时候,便送我去学习书法。他们认为书法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我一直坚持到现在。我会写的书体有:隶书、楷书、篆书。这几年,我家里的对联以及亲戚朋友家里的对联都是我写的。

今年,我从《明慧网》上看到大法弟子编写的对联及贴对联后的体会,就下决心让我们本地也要贴上大法弟子编写的对联,用以震慑邪恶,解体黑手烂鬼,使有缘人都能明真相。为此,爸爸背回了一百张红纸。

写对联的过程是提高心性的过程。我先是用篆书写对联。同修来取时,当面就说:“不要篆书,常人不认识,起不到好的效果。”我立即反驳:“这对联是不分书体的,都有好的效果。”可同修执意拿隶书对联,不要篆体的。我看在眼里,内心很不舒服,一些不好的想法都出来了,但碍于面子,什么也没说。事后仔细一想,实在不对,我表现出来的是一颗多么强烈的私心啊!

在写对联的时候,有时觉的很累,便叫苦连天。“好坏出自人的一念”,顿时,手酸、腰酸、腿酸接连出现,可我并不向内找,相反叫的更欢了。最重要的是,我忘记了这是为了众生明真相而写,把它当作常人的事在做了。导致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发生了一系列本不该发生的事情,严重影响效果。

刚开始是流鼻涕、咳嗽,不过,这都没有影响到我写对联。但由于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使邪恶更加有借口干扰我。结果,又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烧,有时,突然冷的要命,一会儿又热得要死,但却不出汗。妈妈及时发现问题,放了师父讲法给我听,我自己也发正念,第二天,我恢复正常,可以继续写对联了。

经过这次写对联,暴露了我非常不好的心。写对联、贴对联都是一次证实法的过程。因此,一定要每一步都做好。由于本地大法弟子中只有我会写书法,并没有大面积的传开,不免有些遗憾,但收到的效果是好的。

我的外公以前曾炼过法轮功,但“七•二零”以后便不炼了,身体也垮了下来,又抽烟又喝酒,跟常人没啥两样。妈妈多次劝他退党,他非但不同意,还说妈妈“反党”。所以,妈妈决定大年三十晚上把对联贴到外公家,把他家的空间场清理干净。到了那天晚上,妈妈赶到时,外公身体似乎不行了。妈妈二话不说,先把对联全部贴上,瞬间外公就感觉好了很多。妈妈跟他再讲“三退”时,他马上就答应退出恶党了。临走时,妈妈还叫外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外公也答应了。

很多常人看了大法弟子编写的对联后都说“好!”这些对联展示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可以强有力的震慑邪恶,让邪恶之徒闻之胆战心惊。周围环境清理后大法弟子做三件事顺利了。

我们全家一定做到信师信法,以法为师,把三件事做得更好,不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完成史前大愿,随师回家园。

请同修慈悲指正。全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