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炼功的人对法轮功的感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日】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放弃了过去相信的东西。

还是我在校读书的时候,因为家庭破裂,身患重病的母亲无意间遇上了法轮功,而我在目睹了母亲身心的巨大变化后,也跟着炼了一段时间。后来听师父讲法,越来越深,越来越玄,我渐渐接受不了,产生怀疑,加上生活在同学当中,受普通人的影响比较多一些,渐渐地就放弃了。

虽然放弃了,但全国性的镇压开始时,我不由震惊了,当时师父一直说不谈政治,谁也不知道共产党是邪恶的,但是我们多年受教育被灌输的理念是“党和国家”是为人民群众说话的政权,而这个“党和国家”违背事实,违背医学原理的疯狂造谣和镇压,我是无法接受的。我自己的亲人中就有医疗系统的,做了多年医院院长的舅舅,看了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中的“采访”录像时,一个医务工作者的良知让他忍不住拍案而起,怒道:这简直就是反科学,完全没有根据的造谣!

母亲被抓了,我们过了一个并不祥和的中国新年。母亲几次被抓,不是通过善心感动了刑警,就是在拘留所感化了小偷和妓女,母亲总觉得自己被抓没有关系,可我们儿女是操心不已。并且因为母亲忙于修炼,无法帮我带孩子,我心中对法轮大法也生出了几分怨气。

今年中国新年发生的几件事,让我觉得自己的怨气是不对的。

事情的发生 是在我们新年前回家时开始的:

我带孩子提前从北京回到老家,就住在母亲家里。孩子4岁了,可晚上还得靠纸尿片,否则就尿床,然后就会感冒咳嗽。

我委托母亲去买尿片,母亲在超市转了一圈,买了些菜,把这事给忘记了。回来后,到处找以前剩下的一包,也找不到。然后母亲一拍脑袋,说,你这孩子以后不用纸尿片了。

我说那就尝试一下吧,晚上孩子睡前,母亲陪着,一直和孩子说些什么。后来,那夜没尿床。在后来的几夜,都没有尿床。现在虽然偶尔喝多了水还尿,但我们是的确摆脱了尿片。

这是其一,更神奇的是,尿片事件后,有一天我带孩子去我姐姐公司,等我姐下班。孩子就坐在仓库办公室门口的一张椅子上玩,扭来扭去。过了一阵子,我姐出来了,孩子也跳下来准备走。这时,一个同事从椅子旁边拿起一根靠在墙上的棍子,准备把卷闸门勾下来。

就在拿起棍子的一瞬间,那张椅子突然四分五裂倒下来。我们都惊呆了,后来我拿起坏掉的椅子腿,想拼起来,却怎么也拼不起来了。看着尖锐的裂口,我不敢想象如果刚才孩子坐在上面时,要是被这个扎到,会有多疼。

回家后,母亲说:你应该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应该到明慧网去发一下。

于是我发了。怀着一个感恩的心,虽然我在常人中的生活很幸福,不愿意修炼,但因家人炼功,所以大法师父也在守护着我的孩子,我愿大法和所有善良的修炼人们,能越走越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149996.html